彭博社:《往日不再》不会有续作,索尼正制作《神秘海域》新作

  彭博社在今天的爆料文章中除了表示 PS5《最后生还者》重制版正在制作中外,还透露说《往日不再》制作组 Bend 工作室正制作一款原创新作,不会制作《往日不再2》。

  文章指出,Bend 工作室在去年尝试制作了《往日不再》续作,但以失败告终。尽管《往日不再》是盈利的,但或许是不会有续作了。


  这之后工作室的其中一个小组被派去顽皮狗工作室协助制作一款多人游戏,另一只小组去协助制作了一款《神秘海域》新作。包括领导在内的部分员工对此感到不满,Bend 工作室的员工担心工作室会直接被并入顽皮狗工作室,所以工作室领导要求撤出《神秘海域》的项目。

  在上个月 Bend 工作室得到索尼批准,现在正在制作一款他们的新作。

来源:彭博社

彭博社:PS5《最后生还者》重制版开发中,幕后暗藏汹涌

  彭博社记者杰森 · 施莱尔刚刚发表了一篇报道,爆料称面向 PS5 的《最后生还者》重制版正在开发中。该重制版原本由索尼内部一个小团队操刀,但最终索尼决定将这个项目交给顽皮狗工作室完成。

  据报道,该小团队由业界老兵 Michael Mumbauer 组建,招募了约 30 名开发者,最初目的是在索尼一些最成功系列的基础上进行拓展。据相关人士透露,索尼从来没有认可过这个团队的正式地位,也没有为其提供足以在当下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中取得成功所需的资金和支持。

  Mumbauer 希望能产出一些能够得到索尼领导层青睐的作品,考虑到从头开发新作的成本和风险,该团队决定把制作《神秘海域》初代的 PS5 重制版作为团队的首个独立项目。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决,毕竟是 2007 年的老游戏了,以 PS5 版规格进行重制既昂贵也需要大量设计工作。显然,2013 年发售的《最后生还者》初代是个更适合制作 PS5 重制版的作品。

  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当时索尼仅是暂时批准了 Mumbauer 提议的《最后生还者》初代 PS5 重制版,项目类似于进入了「试用期」,代号定为 T1X。

  当时索尼正经历管理层的洗牌,前 Guerrilla Games 负责人 Hermen Hulst 在 2019 年 11 月被任命为 PlayStation 全球工作室负责人之后,Hulst 认为 T1X 这个重制项目「太贵了」,质问计划预算为什么比索尼之前的重制版高得多。他得到的回答是,重制用的是 PS5 的全新图形引擎,而且 Mumbauer 还要求调配更多人手用新引擎制作更好的画面、重新设计游戏机制。知情人士透露,Hulst 并不认可这个项目。

  在《最后生还者 第二幕》宣布延期到 2020 之后,Mumbauer 的团队被要求帮忙「救火」,他们自己的项目就被耽搁了。而等到《最后生还者 第二幕》开发完成后,索尼派了数十名顽皮狗的开发者来参与 Mumbauer 的重制项目。Mumbauer 的团队认为他们的开发自主权被剥夺了。

  逐渐地,项目被列入了顽皮狗工作室的项目预算中。最终,索尼还是将《最后生还者》重制版的开发权转移给了顽皮狗。Mumbauer 组建的小团队成为了为顽皮狗打下手的辅助团队,无法再主动开发。

  同为支持团队和开发工作室的 Iron Galaxy Studios 创始人 Dave Lang 表示,他可以理解索尼高层的决策。「如果必须在一个有相关经验的团队和一个首次尝试独立开发的团队之间选择,可以理解为什么会选择前者而非后者。」

  施莱尔采访了 8 位对情况了解的人士,得知该小团队的领导层在开发权被索尼转移之后非常泄气,包括 Mumbauer、游戏总监 David Hall 在内的许多开发者选择了从索尼离职。Mumbauer 拒绝接受施莱尔的采访,其他受访者则要求匿名。索尼一名代表拒绝置评、拒绝接受采访。

  如今,T1X 仍在顽皮狗手上开发,Mumbauer 团队的其余成员前景尚不明朗。

  根据施莱尔的说法,索尼对于「大作」的痴迷已经在其内部激起了动荡,现阶段「小规模创意游戏」或是「只能在日本成功的游戏」在索尼已经很难得到高层同意立项了。也因为索尼对大制作游戏的追求和资源分配, 内部小众团队和工作室「被牺牲了」。

  此外,彭博社的报道还提到了未公开的《神秘海域》新作、《往日不再》不会推出续作等信息。

来源:彭博社

女孩与机器人的寻父之旅,《英科迪亚》现已更新中文

  近未来科幻世界观点击解谜游戏《英科迪亚》已于本周正式更新官方中文【Steam 传送门】,游戏目前正七折特卖中(截止至 4 月 13 日),折后售价 56 元。

  本作的背景为 2062 年的新柏林,小女孩蒂娜意外发现了失踪父亲遗留下来的任务,于是她和监护机器人山姆一起踏上寻父之旅。只是想要完成父亲的任务并不简单,就连警方就开始四处追杀蒂娜和山姆。

  在游戏中玩家需要随时切换操作蒂娜或者山姆,搜索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寻找有利于解开谜题的道具和线索。使用不同角色与NPC互动也会得到截然不同的回应。

  福利:

  在本文评论,我们将抽取 5 名玩家送出本作的 Steam 激活码一枚。

刀牌之后,《刀塔2》和它的衍生游戏如今都怎么样了

  2021 年 4 月 4 日,《Dota2》新加坡 Major Bo5 决赛,来自中国的战队 IG 在先失两盘的情况下奋起反击,上演了让二追三的精彩大戏,最终将疫情爆发以来《Dota2》第一场世界级大赛的冠军腰带带回中国。决赛中 Emo 的“?”更是点燃了整个圈子,一时间各种MeMe玩梗层出不穷。

  Major 的成功举办,《Dota2》背景扩展动画《龙之血》好评播出,新的游戏环境更新……在 2021 年这个春天,《Dota2》似乎正逐渐将走出自己的冬天,迎来新的春天。

  只是《Dota2》的衍生游戏似乎没有那么好运。前段时间《Artifact》(刀牌)终于是确认了终止开发。这款 V 社联合原万智牌创始人的电子卡牌游戏在宣布重做后沉寂了许久,大家本以为 Valve 在这个产品上憋什么大招,结果刀牌就这样在自己的冬天寿终正寝。

  而另外一款衍生品《刀塔 霸业》也还在自己的冬天中寻找出路。

传火失败的救火队长 ——“霸业”

  2018 年末,当时被寄予厚望的刀牌却在发售后立刻遭遇了 “滑铁卢”,游玩人数直线下滑,自己的邀请赛被无期限搁置。

  在这时出现的刀塔自走棋,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是一个满足了当时所有《Dota2》玩家与“刀牌”轻度玩家对“刀牌”最初畅想的……游廊地图,或者说,《Dota2》的衍生mod。

  尽管这个将众多优秀前辈优点整合的产物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但好在它完成度高,“吃鸡“式的设计保证了策略与娱乐性,并且足够轻度——这些都是用户所希望但”刀牌“所不具有的。

  后面的剧情我们就都熟悉了,《刀牌》被压死并宣布重启,刀塔自走棋异常火爆并迅速出圈,玩家一度挤爆了《Dota2》 的全部服务器,休闲游戏自此正式多了一个类别:自走棋。

  有着知名“mod转正“历史的 Valve 去找了《刀塔自走棋》的开发者巨鸟多多团队商量《刀塔自走棋》的独立端游化,但是两家公司并没有成功达成合作。之后V社宣布自行研发独立的自走棋游戏,也就是我们后来熟知的《刀塔霸业》。

  显而易见,霸业从还未诞生时就身负重担:刀牌被市场宣布近乎死亡,Dota 宇宙的扩展计划因此被搁置,需要有新的产品继续这项工作并同时抢占自走棋所扩展的巨大蛮荒市场。

  那么作为救火队长的霸业,任务完成得如何呢?

  霸业这个初出茅庐的灰烬刚开始的传火之路还是蛮不错的。

  V社自身的品牌号召力,刀塔系游戏的定位以及霸业在自走棋基础上的创新,吸引了不少《刀塔自走棋》和刀牌用户、主播投向霸业。

  “霸业”制作组也回馈给市场 100% 的制作动力:到现在都难以想象的“V社游戏”以周甚至是天为单位的更新频率以及极快的手机端推出速度……再加上《刀塔自走棋》此前的铺垫与刀塔主播自来水式的直播宣传,“霸业”的新手关卡过的是相当轻松愉快。

  然后霸业的热度就慢慢消失了,逐步退出了主流玩家的视野,以至于我相信如果不在这篇文章提到它,很多人可能都忘了这款游戏,并且会发出跟我当初发现这个问题时一样的感叹:这游戏并不差怎么就这样了呢?

  从现在回看的话,这样的结果其实并不令人意外。

  “霸业”确实做到了“V 社游戏”最频繁的更新速度,但也是最恼人的更新速度。这帮人先是高频率更新但放任破坏平衡的内容长期存在——长到让不少开服玩家直接因此退游,之后又经常进行换血式的大型更新,导致玩家的学习难度指数级上升。

  同期《刀塔自走棋》成功走出低迷期,并联合直播平台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势;同样嗅到商机的同行均已经推出或即将推出同类型的竞品,逐步收割外围用户。多重劣势加持,当时已再也没有任何额外宣发的“霸业”自然败下阵来,慢慢消失在大众眼中。

  不过V社这个时候并没有放弃“霸业”,EA阶段的霸业继续保持着饱受争议的更新一点一点向前走,并且在2019年10月25日迎来一次重大更新。

  随着这次更新“霸业”有了一点小小的回光返照,但人们马上发现,新系统的加入虽然有趣,却让整个游戏有点过于复杂化了。

  如果你了解“自走棋”这一品类的话,就会知道这个时间点有多么尴尬:往前《英雄联盟》上线了自己的自走棋「云顶之弈」,并且在这个时间完成蜕变并有了一大批忠实用户,往后一个月有《炉石传说》的「酒馆战旗」,其正式上线后更是迅速爆红。

  而“霸业”呢?尽管脱离EA更新了单人战役,补充了一些不太重要的刀塔世界的相关故事设定,也无法在市场基本被瓜分完毕的情况下分一杯羹。

  “霸业”虽然没有太成功,但好歹积累了一批人数不算多的忠实玩家。不过 Valve 又开始犯闭门造车不怎么跟玩家社区沟通的老毛病了,更新的频率也逐步被放缓……现在打开游戏的 steam 页面,可以看到最新的更新在去年的 11 月 22 日,这对于一款需要通过经常更新来维持热度的自走棋游戏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无论最初“霸业”的市场表现如何,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基本可以宣告失败,很可能就是下一个“刀牌”了。而寄托在“霸业”身上扩展刀塔世界观的“火种”,自然也无法被这位卡关的“灰烬”传下去了。

  那么作为本体的《Dota2》,前段时间怎么样呢?

尝试迎来新的“春天”的《Dota2》

  《Dota2》自己本身过的也不算好,可以说之前也在“冬天”徘徊。

  经历了去年疫情的冲击,整个游戏的负面情况被全面放大,虽然玩家经常以 Dead game 自嘲,但是《Dota2》本身确实正步入死亡。在不断下滑的同时在线人数面前,最令人骄傲的,保持着最高奖金记录的“国际邀请赛“奖金俨然成了整个游戏唯一的遮羞布。以至于形成了一个玩家间的自嘲梗:除了客户端,哪都有“刀斯林”。

  首先是电竞赛事方面。本该在 2020 年 Ti 后全面实施的赛制改革因为疫情导致的 Ti 取消遇到了困难。而在这之前,你很难想象有着全球最高奖金的世界级电竞比赛的赛事体系给人的感觉如此原始。

  彼时《Dota2》的赛事体系,相较于吸取“NBA“等传统体育联赛优点建立职业比赛体系的守望先锋联赛,以及在后者引爆市场后对其体系加以改造利用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而言真的是活在电竞行业大拓荒的年代。

  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新的选手队伍难以进入《Dota2》的赛事体系,而旧有的战队缺乏新鲜血液与活力。在队员与队伍的管理方面,相较于成熟的另外两家可以说是全面放养式。Valve 基本只行使了最基本的义务——比如确定转会期,认证队员为项目选手之类——剩下的基本由各地区战队自己解决。

  这些因素重合的结果就是,Valve 完全无需为各战队的运营状况负责,整个赛事体系各实力层的战队数量完全由市场决定。其结果就是实力较弱或无法自负盈亏的战队要么解散,要么通过“菠菜“(博彩)假赛来养活自己。同时在触犯底线的事件发生时,Valve 的反应速度也极慢。比如之前的东南亚选手辱华事件以及前不久才有定论的 NewBee 战队假赛事件。

  其次是游戏内,玩家面对的是被疫情严重影响的更新速度与质量,以及环境不断恶化的游戏环境。

  老生常谈的新玩家数量低,普通玩家数量也在逐步减少;现存玩家对游戏内容掌握熟练度和对队友的技术要求逐步提高,这导致了对他人的宽容度下降,排他性逐步提升。尽管这是正常游戏寿命周期的表现——毕竟这游戏十一年了——只是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游戏环境一旦形成就很难再改变了。

  真正在加速杀死这个游戏的,是更恶劣的内容:高手玩家创建小号恶意“捕鱼”;天梯代练、买号行为络绎不绝;顶尖对局充满演员与广告哥,“菠菜”内容横行。

  好在,Valve 在上个月发布的一份补丁让玩家看到了些许希望。它不仅包括早已落后游戏好几年的新手教学系统,更是增加了对恶意“捕鱼“的玩家的惩罚措施与老玩家回归方面的调整,以及下一个游戏内容平衡更新的预告 —— 要知道,上一个大版本更新在 dota 的历史上足以被称为噩梦。

  加上之前针对演员恶意破坏游戏对局环境的监管系统,《龙之血》的开播及新加坡 Major 的举办……这些东西都在告诉我们在去年 12 月 19 日的大型更新后,Valve 并没有只留一个小型的平衡性调整团队在公司,其他人去夏威夷度假。同时他们知道《Dota2》的玩家们想要什么,并做出了相应的努力。

  扩展《Dota2》背景故事的动画,新的新手引导,游戏环境改善更新,疫情爆发以来的第一次大型线下比赛,即将到来的新的游戏性更新……

  这套组合拳足以打破自疫情以来一直笼罩在《Dota2》头上的阴云,为玩家带来一缕阳光。我似乎看到了《Dota2》在倒下前成功拿到了“不朽之守护“,但是当读秒结束后《Dota2》是否能继续战斗下去,还要看 Valve 之后应对。

  毕竟没有《Dota2》,Valve 也能生存下去。

不得不提的完美世界

  既然提到了《Dota2》,那国内V系的全盘代理完美世界自然不得不提。

  如果让我作为一个玩家来形容完美世界这几年的代理体验的话,那就是只有一个词了:鸡肋。

  其实完美世界做了不少事:比如游戏公测初期的宣传、游戏赛事的筹办、国内电竞圈第一个年度晚会颁奖典礼《完美盛典》等等。《Dota2》的本地化也做到了足以令玩家骄傲的快速与高品质。

  只是完美总是会给玩家一些“惊喜“,不过是坏的方面。整个游戏除去公测时的广告与赛事期间外基本0宣发;即便是在去年都还在举办的业余赛事,完美也几乎没有在主流玩家间加以宣传;专业级赛事 DAC 举办地很漂亮,但是第一届就被爆出各种丑闻;《完美盛典》本应是一年一度玩家与从业者的狂欢,但是观众从来不知道表彰之后有什么用,近年的评判结果与社区也存在巨大分歧……

  除了上面提到的《完美盛典》外,完美在以前对社区的态度可以说是不扶持不帮助也不互动,以至于不少 B 站 up 主需要接博彩网站的广告来获得一定的收入。好在现在《Dota2》官网出现了对社区的帮扶活动,就是不怎么见官方对这个活动进行宣传。

  在赛事转播和制作方面,除了最初的一些黑历史外基本正常,但就是这都 2021 年了,仅次于 Ti 级别的赛事 Major 为什么还能做出卖单一直播平台独家的行为呢?

  游戏内,《Dota2》现在破坏游戏环境影响最大的便是「捕鱼」,买号,演员与广告哥,尤其是最后两者。所谓“广告哥”,便是将游戏id改为博彩网站域名,为网站做广告。做广告的主要方式便是在天梯游戏中匹配其他玩家,尤其是可以上《Dota2》客户端观战首页的高端玩家,职业选手或高人气主播。

  而演员则更加过分,其依托于博彩网站为主播或者职业选手的高端对局设的菠菜盘来开展。网站针对某一人物开盘,打手则去狙击该人物,当排到同一局游戏后根据博彩盘的赔率或者庄家的要求来操纵比赛以获得报酬。

  广告哥与演员在国服发生,理应由代理商完美出面解决,但是完美迟迟没有动静导致游戏环境极度恶化,让玩家甚至觉得完美管不了这件事。

  然而在今年春节期间忍无可忍的著名主播 zard 在个人微博表示自己将实名举报相关现象。紧接着官方就迅速发布了一条公告,惩处了一批涉嫌天梯广告的账号。

  但惩处账号之少(只有几个),惩罚力度之轻依旧令人瞠目结舌。

  诚然这或许有完美代理权限不足,没法在游戏内及时进行处理,或是和 Valve 沟通不顺畅的可能,但综合各种事件的结果,就是在玩家看来,这些年来除了 CSGO 过审与相应的宣发外,完美世界似乎只做了蒸汽平台这一件大事,在代理和运营方面很多时候都是隐形的。

  可以说国服《Dota2》现在的情况,要分锅的话,完美和 V 社谁也逃不掉。

  排开一言难尽的完美,在《Dota2》这方面,还是可以看出 Valve 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是疫情对其造成的影响可能比我们预估的都要大。不过反观这一切,《Dota2》的问题,包括“霸业“的处境与”刀牌“的停止开发,似乎都是可以避免或减轻影响与损失的。

  而我认为其中一个关键点便是 Valve 对社区的态度。

  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现在这个时代,厂商会在新媒体上与自己的用户、玩家、社区交流并改进自己的产品。那么 Valve 不重视社区和玩家么?

  恰恰相反,Valve 十分了解玩家,毕竟一定程度上他们也是靠这个成功的。看看 G 胖玩“数三梗“,看看《Alyx》,他们太了解玩家想要什么了。但这唯一的违和感就是,Valve 似乎基本不在社区,或者通过社区与玩家直接交流。

  结果是,Valve 可能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我根本不知道 Valve 要对我的游戏做什么,玩家只能盲目地相信自己的游戏或者对自己期待的游戏抱着未知甚至恐惧的心态对待。

  这些有些能转换成惊喜,比如刚发布补丁更新的《Dota2》;有些则会变成惊吓,比如刀牌与霸业。这些盲目、未知与恐惧都是可以被减轻甚至消除的,就像这次《Dota2》的公告一样。惊吓也可以转化为惊喜,有时可能就只是需要一次问卷调查,一发蓝贴或者几条推特来看看玩家需要什么,而不是完全的闭门造车。

  所以,相信你的社区吧,Valve,跟我们来直接谈谈,当然前提是 Valve 还想让这些游戏焕发第二春。

  毕竟《Dota2》对我们而言,只有这一款。

《新美妙世界》将于7月27日登陆PS4/Switch平台

  Square Enix 在今日公开了《新美妙世界》的新预告,并宣布了游戏的PS4/ Switch 平台的发售:7月27日。

  游戏的 PC 版(Epic Game Store)会在今年夏天发售。

  《新美妙世界》以 3D 再现的涉谷为舞台,新的主人公“リンドウ”将挑战了赌上自身生死的“死神游戏”。  


《新美妙世界》将于7月27日登陆PS4/Switch平台

  Square Enix 在今日公开了《新美妙世界》的新预告,并宣布了游戏的PS4/ Switch 平台的发售:7月27日。

  游戏的 PC 版(Epic Game Store)会在今年夏天发售。

  《新美妙世界》以 3D 再现的涉谷为舞台,新的主人公“リンドウ”将挑战了赌上自身生死的“死神游戏”。  


《暗黑破坏神2 狱火重生》开场16分钟实机影像公布

  暴雪旗下经典作品高清重制版《暗黑破坏神2 狱火重生》即将于 2021 年登陆 PS5/PS4/Xbox Series X|S/Switch/PC 平台,官方即将于今晚(4 月 9 日 22 时)开启 Alpha 技术测试,外媒 IGN 已提前放出本作开场 16 分钟的实机试玩视频。  

视频地址

  《暗黑破坏神2 狱火重生》将包含原版游戏与“毁灭之王”资料片内容,并支持原版存档继承。重制版相比原版加入了对 4K 画面、杜比 7.1 环绕声、动态光照的支持,并对游戏纹理、法术效果、全部过场动画进行了重制。想要提前体验的朋友可前往游戏官网申请 Alpha 测试,测试时间截止至 4 月 13 日 1 点,仅支持单人游玩,不设等级上限,玩家可以选择亚马逊、法师、野蛮人三种职业并体验游戏前两章的内容。  


【福利】统治城镇成为领主 中世纪模拟经营游戏《第一王权》正式版更新

  由 Harpoon Games 开发,Gamera Game 代理发行的中世纪模拟经营游戏《第一王权》现已于 Steam 更新了正式版。这部由俄罗斯团队开发的模拟经营游戏最初于 2017 年发布了抢先体验版本,如今正式版游戏加入了三大胜利目标、全新事件以及铁人模式等十几项更新内容,游戏价格也调整到了 68 元。

视频地址

  在《第一王权》中,玩家将从一个农民白手起家,通过建立据点,逐步发展村庄城镇成为领主制霸一方。玩家不仅可以操控小人亲力亲为,同时也可以给村民发布指令,启用自动采集建造模式。随着城镇的发展,玩家还需要升级科技解锁更多内容,并面对外敌的入侵。

  此次更新的正式版为玩家特设了三大胜利目标,可以在科学、军事、经济三个方面来寻求最终的胜利。此外新增加的事件,为玩家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其中包括此前从未出现过的传说事件。而在铁人模式里,仅允许使用一个存档,向玩家的规划和策略提出了更高的挑战。另外,在此次更新中还增加了大量全新的科技以及新的建筑,让玩家在发展时能够获得更多的便利。

  《第一王权》还包含多人联机模式。通过联机,玩家可以和好友组队一起建设城镇,分工担当不同的职能,一起去抵御外敌的入侵。


福利

  在本文评论,我们将随机抽取 3 位朋友,送出本作的 Steam 激活码一枚。

《流放之路2》最新游戏预告和试玩演示公布

  Grinding Gear Games 曾于 2019 官方嘉年华活动上公布了 ARPG 网游《流放之路》的完全续作《流放之路2》,官方今日公布了游戏的最新预告视频和一段长达 20 分钟的实机演示视频。  

预告视频

实机演示

  官方在视频为我们带来了瓦斯提里沙漠场景的实机演示,展示了矛和十字弓搭配不同技能宝石的玩法,据介绍《流放之路2》的剧情背景定于原作 20 年后,故事将分为七章进行叙事,本作用了极大预算开发了近九年时间,目标为玩家带来令人惊叹画面、伟大的故事情节、游戏平衡性以及完善的生态系统,本作计划将于 2022 年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