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用民法典看了一眼薛定谔的虚拟财产

春节假期如白驹过隙,眨眼就已经余额不足。当我磕着感冒药,迎着寒霜天,在办公室里拿着薄薄的开工红包稳坐工位,准备看一眼自己趁着新年开出的黄金“虫”狙卖掉了没有,就看到个Big News。

U1S1,还是蛮好看的

 虽说我也很想吐槽《今日说法》讲着CSGO的事,却总是穿插着给《和平精英》打软广的行为,但单从虚拟财产保护被纳入民法法典这件事来说,对广大玩家来说依然是个好消息。

当我们能够“有法可依”,才可能在面对不可预见的虚拟财产损失时,保护好自己的权益。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我把黄金“虫”狙卖掉之前,便想和大家一起聊聊我们手里的那些虚拟财产。

 

【1】小箱子,致大富

以下是我的哥们和他女朋友的故事。(不要说“这哥们其实你自己”这种话!首先,我没有女朋友!)

阿方这人优点不少,工作努力,勤劳肯干,但他的女朋友突然问我们这帮兄弟,阿方是不是偷偷在外面养女人了。

我们都开玩笑的说,怎么可能,阿方这个瘦弱白净的样子,要也是被养的那个。

如果阿方真的养女人或者被女人养,我们肯定是秉持着兄弟义气,任凭他的女朋友怎么威逼利诱也不会说出去。

可阿方老实巴交的程序员一个,我们也想不到阿方到底做了什么事,会让他的女朋友产生这样的想法。

简单来说,阿方近期的财务状况令她的女朋友百思不得其解。

阿方每个月10号发工资,要是这时候兜里揣点小钱,带着女朋友吃好喝好也还能理解。

可最近几个月里,他有的时候连续几周在家吃泡面,有时候又突然带着他的女朋友好吃好喝,这实在让人起疑:这家伙的钱都去哪里了。

在半个月后,群里的小聚时刻,透过摄像头我们找到了真相。

这家伙坐在电脑前面,鼠标在屏幕上几个选项之间辗转腾挪,在“洛卡!”(开箱神曲《The Minions》)的BGM当中,动画一个熟练的滑步,最终定格在了蓝色上面。

阿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佯装淡定的嘿嘿一笑,“哎呀,小事,下一个就是金。”

之后就听到阿方的女朋友埋怨他浪费钱去开箱,半开玩笑的威胁他分手的说话声。

 一周之后,通过他的朋友圈,我们意外的看到这小子带着女朋友出去旅游去了。九宫格里是他们小情侣在山间别墅的合照,而在正中心的,是一个停留在金色问号的截图。

阿方在这条朋友圈的留言是:住在山里针不戳,感谢CSGO!感谢xx平台!

【2】市场,让虚拟财产不再“虚拟”

众所周知,CSGO是一款免费游戏。

同样的,有目共睹的是,免费的就是最贵的。

G胖显然是深谙此理的老奸商,在他的steam上,饰品交易市场成为平台上最热门的版块之一。这也是许多类似游戏分发平台最难以复制的地方,也是让许多游戏摇身一变,成为理财产品的地方。

如果说steam市场当中,众多游戏都是其中的理财产品,那么CSGO就是明晃晃写着“财富密码”的大招牌。

就像限量的奢侈品一样,每个精致好看的枪械皮肤价格往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涨船高,每个隐秘级别的皮肤视频还拥有自己独有的编号作为“身份证”,作为众多游戏皮肤饰品系统的老老老老老老前辈级别的存在,CSGO中的精品枪械都有着和奢侈品一样待遇。

暗金咆哮,全场尖叫

正因为这样,如果哪天看到自己的队友开局ECO,只要存的钱超过4750,就看到他优雅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AWP|巨龙传说,丢到你手上,换走你的白板P90的时候……

请记住,这可能是你人生唯一的转折点。

而这些枪械皮肤本身的价值则是由他们的稀有性和特有的磨损度来决定。获得这些枪械皮肤的办法,很多时候是源自于箱子。

17元人民币,就有可能从中获得价值数千元的枪械皮肤。哪怕没有获得特等奖的刀或者手套,开到的普通皮肤也可以在游戏中使用,或者使用“淘汰合同”进行10换1的比例,换取稀有度更高一级的枪械。

这种方式让众多玩家产生“开不到不亏,开到血赚”的想法,而钥匙以及交易手续费所带来的收入成为V社在CSGO当中最主要的生财之道。

高回报,意味着潜在的高风险。

开箱出货的低概率让许多人花费大量的钥匙钱,却只能收获一堆几块钱的蓝天白云,实在是让人气的血压升高。

当你准备放弃的时候,和朋友一起聊着聊着,就突然听到了朋友出货时发出的狗叫,啊不,是尖叫。

而开箱的各种玄学也是让CSGO在激烈的对局之后,衍生出一种独特的文化和仪式。

从《好运来》到《We are the champions》,从“我上个厕所,回来出刀”再到控制台刮奖,也都在无形当中推动着CSGO作为游戏的热度。

除了开箱之外,更多的人会选择到交易市场上购买。相比开箱所带来不稳定以及其中的沉没成本,直接从其他玩家手上购买,是一种更加稳健的购入心仪皮肤的方式。

作为中间商的Steam也从中以“手续费”的方式,从玩家的口袋里掏走了Money。国内外的各家饰品交易网站也开始风生水起的发展,随着网易buff,C5GAME,igxe等平台相继进入,不让G胖赚差价,为广大玩家造天亮。(迫真脸)

各位老板,麻烦广告费先给我结一下,我要开箱子去了

虽说现在饰品交易网站似乎是一副三足鼎立的态势,但网易buff在实力和声望上,依然对其他两家更具有碾压的态势。

而除了CSGO游戏自身所带来的魅力加持之外,繁荣活跃的交易市场,也是让CSGO成为“财富密码”的缘由之一。

 

【3】虚拟财产的“虚实之间”

当年G胖在接受杂志《Edge》的采访时,谈到过TF2(军团要塞2)中,为每个角色设计不同的帽子这一想法是从何而来的时候,他是这样回答的。

 “我们之前总把游戏当成一种娱乐体验,而非生产力平台。为了验证后者的理念,我跑去WoW当了一阵子打金专业户。很显然,靠打金拿到20美元时薪并不难,并且这个报酬标准不算低。”

虽然无法确定G胖这段话里有几分真假,但至少或许可以从中窥见,从这段经历之后,G胖领导下的V社(Valve)就开始尝试探索游戏当中的虚拟财产与虚拟市场的“循环系统”。

随着军团要塞2中的帽子加入交易系统,并开始在steam市场上流通后,被人称之为游戏圈的“帽子戏法”开始彰显出对普通用户的吸引力。

无数人从中看到了商机与发展潜力,饰品制作者们源源不断生产出优秀的设计,被V社纳入官方的交易体系中。

这些内容创造者不仅能够获得一大笔的报酬,更能在游戏社区当中成为瞩目的焦点,这种成就感又在刺激着他们创造更多的作品,一种自给自足的闭环就在steam市场中形成。

“我向这些父母解释,他们的孩子正忙着为军团要塞设计服饰道具,然后拿到游戏工坊出售,每年赚50万美元很正常。”                                                                                                                         ——G胖

虚拟交易的爆炸性增长,加上在线支付的便捷性以及移动游戏的兴起,让虚拟财产了一种新的数字资产类别。

V社在虚拟交易市场的成功也让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开始意识到,通过建立受认可的虚拟市场,不仅可以通过手续费等方式,获得虚拟财产的额外收益,同时更好的巩固虚拟财产的价值,使虚拟物品成为真正值钱的资产,完成了“虚拟产品”到“现实价值”的转身。

价格的涨跌,给人在游戏之余带来的刺激感

从目前来看,绝大多数平台,包括试图叫板steam的epic,也很少能够在虚拟财产这块和V社相抗衡。

他们绝大部分都选择趋于保守的游戏厂商和玩家直接交易的方式,来保证现金能够流入平台,稳定转化为自己的收入。

虚拟财产的价值往往都是通过其流通性来体现,steam坐拥用户量如此庞大的社区才能保证自身市场的稳定,其他人即使眼馋却往往也因各种原因而无法分得一杯羹。

steam在作为游戏市场与分发平台,依然具备先发优势

开放市场意味着游戏厂商的虚拟产品会进行流通,其中的折价以及价格涨跌也会带来风评的影响,除了在游戏社区方面深耕多年的V社之外,大概目前也鲜有人敢于冒着公司股票坐过山车的风险去做这件事。

但谁也不敢保证,在未来是否会出现各家市场相继上线,各家游戏平台再次站成一片“红海”的景象会出现呢?

对玩家来说,平台之间打得越凶,福利越好

在steam稳坐虚拟财产交易的“龙头老大”的位置,成功赋予“虚拟财产”以真实价值的同时,随着网络大跨步发展,也让虚拟财产脆弱的一面暴露了出来。

哪怕完善如steam市场,他们对用户私人虚拟财产的保护也是有限的,即使是为你打到“骨折”的G胖,作为商人也是自私的。

作为市场规则的制定者与虚拟财产的售卖者,他们所需要做的是让用户在规定市场上进行交易,并在维持稳定的情况下获得收益。

一旦虚拟财产以其他方式进行流通,脱离了平台的控制,甚至让官方的利益受到损失,官方则有权利以各种名义,锁死或没收你的虚拟财产。

各大交易平台的发迹,也是因为steam市场高昂的手续费价格所催生出的竞品

现实中的财产所有权是明确的,就像你可以在X鱼或者线下店铺里卖掉自己的二手苹果,也大可不必担心苹果公司会以非法交易的由头,不花一分钱就直接收回你卖出去的手机,甚至因此Ban掉你的苹果账号。

当然,虚拟财产因为其特殊性,直接用来与现实里拥有的财产进行对比确实显得不够客观公正,但作为用户个人通过真金白银购买或开箱所获得的虚拟财产,在面对来自平台或公司的压迫时,却只能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面对压迫,个体的玩家往往处于弱势地位

从网易的《率土之滨》到米哈游对用户协议的修改,再向前追溯至最早的“红月案”,都隐约可以看见,游戏厂商与交易平台经常以其体量与法务上的优势,对玩家个体的虚拟财产进行随意解释与修改,甚至偶尔还能够凌驾于常识与法律之上,不免让人顿感“赛博朋克”其实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率土之滨》对用户协议的修改事件在当时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即使我国的民法典已经为保护虚拟财产迈出了第一步,但基于“公司”与“个人”的不对等地位,实际上我们所拥有的绝大多数虚拟财产都只是因为“游戏公司”所提出的,在不平等的“用户协议”下,迫使玩家放弃“所有权”,转而成为“租借”的使用权。

而无论是氪金抽卡,还是购买游戏内的饰品道具,都只是购买了游戏公司提供给你的服务罢了,即使这些价值不菲的物品正躺在你的库存当中,可你似乎总能隐约看到一圈绞索套在脖颈上。

何时按下红色按钮,往往只取决于游戏公司数钱时的心情。

此时在我们库存里,那些标价成百上千,拥有“真实价值”的虚拟财产又一次变得缥缈起来,宛如镜花水月般一触即碎。

【4】法律的注视,让虚拟财产不再是“薛定谔的猫”

请允许我再举一个略显极端甚至有些不怎么恰当的例子。

如果将在游戏中开挂,类比于开车闯红灯,法律法规可以因为我的行为吊销驾驶执照,禁止我开车上路,但绝不会因为我没有驾驶执照而收回我买到手的车辆,甚至禁止我把已有的车辆卖给其他人。

而到了游戏当中,“汽车”就是玩家的虚拟财产,游戏厂商可以判定我的行为与用户规则不符而禁止我通过该账号进行游戏,但我在游戏内的虚拟财产因此被禁止交易乃至被游戏厂商回收,这是否显得游戏厂商对用户的虚拟财产没有任何的尊重可言?

当虚拟财产的地位越发凸显,公司对个人的权力正在被无限放大

细细算来,在“红锁”事件里各家交易平台所做的赔付反倒更像是替V社背了一部分的黑锅。

在现有用户条款下,各家平台所做的交易服务自然存在着风险,遭遇“红锁”惩罚,自然是需要赔偿用户的损失,这是无可厚非,也是各家交易平台所必须承担的责任,这一点上我支持所有因此蒙受到损失的玩家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但造成一系列可见的,又或是不可见的“红锁”事件的问题核心,除了玩家们声讨的一众交易平台外,还有那些不仅觊觎玩家钱包,还在用户协议上做各种手脚,对玩家们摆出傲慢姿态的游戏公司。

我不否认游戏公司依靠自身优势来进行赚钱的行为,但随着虚拟财产开始纳入法律保护的进程,这种以“提供服务”的方式将“所有权”扭曲为“使用权”的行为亟需得到调整。

或许有人会列举出无数种将虚拟财产的“所有权”交还用户后,游戏公司可能遭遇的各种损失,但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1924年有人曾直言“取缔童工一定会拖垮经济”,1938年他们说“实施标准工时就再也找不到人”,1964年鼓吹“给女人和黑人同工同酬的权利”会让他们破产……

不尊重玩家虚拟财产的游戏公司,面对可能到来的法律和监管,在说辞上往往与这些人没有多大差别

谁也不能保证,在这种已经被广大游戏厂商所泛用的“用户协议”下,自己所喜爱的游戏会变成下一个套在自己身上的“红锁”,让所有的投入转眼变成一纸空文。

不过也不是任何人都任由游戏厂商或平台肆意宰割的。

2015年,一个名为UFC-Que Choisir的法国消费者组织起诉Valve,认为V社的管理规定和用户协议有诸多不合理之处,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Steam不允许用户转售他们的游戏。

2019年9月17日,巴黎大审法院(Tribunal de grande instance de Paris)对案件做出了初审判决。判决基本上支持了UFC-Que Choisir的主张,要求Valve删除用户协议中与禁止转售相关的条款。

尽管V社一直表示自己提供的是订阅服务而非销售,但法庭并不认可他们的说法。恰好相反,法庭认为Valve所说的订阅是“销售一款游戏的拷贝,价格事先确定,用户一次性支付”,因此“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订阅,实际上是一种购买行为”。

这算是V社在用户协议纠纷上少有的吃瘪新闻,实际上也是在虚拟财产交易上对V社的一次警告。

“红锁”事件是V社对试图从自己手里分一杯羹的人发出的反击,即使这会对普通用户的虚拟财产造成了损失,但只要影响到自己的利益,慈祥如G胖也不会轻易下调自己的手续费比例,而转手把苦果塞到第三方平台和用户的嘴里。

如果用更加阴谋论的说法,主要是因为V社对这种从自己手里抢钱的行为感到不满而进行的重拳出击

当然,我们上面用来举例的CSGO只是作为虚拟财产的其中一个例子,如果我们将虚拟财产的概念扩大,你是否想过,自己玩过的那些游戏如果有一天关服了,自己在游戏当中储存的虚拟财产会变成什么样?

用心培养的角色会变成可等价代换的货币,变成冰冷的数字存在于你的账号上?还是变成一串无用的数据,封存在落灰的服务器上?还是被彻底删除,成为数字海洋里不起眼的一朵浪花,最终完全消失。

好在我们的法律总归是在社会的螺旋上升中不断完善。

我国2021年1月1日开始实行的《民法典》将虚拟财产列入法律保护的范畴,也是对网络虚拟财产作为一种法律权利的正式承认。

这只是平凡的一小步,但也意味着作为玩家的我们,开始能够切实的保护我们在游戏中投入的每一笔真金白银,让我们在游戏里的付出不再只是一串被游戏公司随意摆弄的代码。

 

【5】结语

作为假期结束后的第一篇文稿,是否把这篇文章发出来我还是多少有些纠结的。

一个原因是字里行间的戾气略重,逻辑上仍有补缺的地方,但被感冒折磨的我实在是懒癌发作,便交由诸位补全批判了;另一个则是因为虚拟财产的界定实质上也才刚刚起步,我也并非专业的法学家,讨论这一话题着实有些班门弄斧的味道,如有差池,还请诸位多多包涵。

尽管我认为虚拟财产维权的最大阻碍是游戏公司以及他们在用户协议上的文字游戏,但未必每一位看官和我的看法相同。不过如果大家能回头去看一眼自己所玩游戏的用户协议,都会或多或少发现你的游戏账号与上面的虚拟财产都被注明归于游戏厂商所有,这是游戏业内的普遍做法。

但不能因为其普遍存在,就认为这就是对的。

也许现在的玩家们声音不大,但在需要支持时就不要吝惜,需要拿起法律武器时就有的放矢,让我们支付的每分钱都具有它们应有的价值。

刚好我的黄金“虫”狙也被人买走了,干脆就以我好朋友阿方的故事作为结尾吧。

 

阿方这混蛋在旅游一圈之后显得格外精神,连加班写代码都多了几分劲。

每每说起这段经历,他都会一脸贱笑的把出货的截图发在群里,为的就是收获我们一帮人无情的柠檬以及“狗托”的哀嚎。

“今天晚上不加班,我再去开两个箱子。”

“你女朋友不管你开箱了?之前还说你开箱浪费钱,还差点闹得要分手。”

听到这个,屏幕那头的阿方手里夹着烟,优雅的吐了个烟圈,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她?自从她10个箱子开了把蝴蝶刀血赚一笔之后,现在已经变成无情的A1高闪机器人了。”

 #神来之作正月特别篇#  #csgo饰品#  #游戏杂谈#  #csgo#  #steam#  #虚拟财产# 

本文由小黑盒作者:HyperBell 原创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