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虚诚哥麻子 三大魔王的不同调教方式

   人获得“快感”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直接追求更高的刺激点,另外一种则是先让自己“难受”然后再体会低沉点回归均值的“快感”。

   所以根据这个原因,传递着悲伤和负能量的片子偶尔爆红也不足为奇,但是当然也需要编剧高超的编排方式,刻意的堆积悲惨意向只会招致反感,下面来聊聊动漫里面三个比较有特色的“调教师”的处理方法。

   为了说明的适当,直接用三个人的代表作来进行分析。

1新海诚《秒速五厘米》

  比起你的名字,我觉得秒速五厘米更能提现新海诚的风格,秒速五厘米的母题有两个,一个是孤独,一个遗憾。

  遗憾比较明显,男主和女主幼时单纯而深厚的感情仅仅因为搬家导致的隔阂而疏远,到后面再见面时,又因为一列火车而错过,但阻挡着它们的不是火车,而是火车象征着的不讲道理的命运,最大的虐点在于男主最后的释然—曾经再怎么深厚的感情最后在时空的侵蚀下也最终只剩下不足为题的空壳,人类的渺小与生命的虚无感带来了巨大的悲哀。

  孤独较为隐晦,但是从男主小时候便埋下了伏笔,不管是与群体格格不入的孤独,还是伪装在他人面前的孤独,还是一直独自打着发不出短信的孤独,人类就像宇航员之于宇宙,孤独而渺小。

   总结,喜欢用人类终极命题,而且整个的基调比较低沉,慢热,具有层次感。

2虚渊玄《魔法少女小圆》

  老虚很欣赏田中罗密欧的风格,它自己的风格也有相同之处,那就是善于制造“绝望感”。

  老虚曾经说过“我认为让小朋友教育小朋友世界上没有黑暗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因此老虚言行合一的不断的制造黑暗。

  《故事》有个说法叫做“负面之于负面”比如善良的反面是邪恶,但你拍摄邪恶实际上也就暗示了世界上还存在“善良”,而如果你想办法把善良解释为“自私的表演”那样就从动机上真正否认了善良的存在。这才是真正“黑暗”的剧情。

   所以说真正的黑暗来源于结构性的不可避免而非意外性的不幸遭遇,在魔法少女小圆中,整个悲剧的核心在于宿命,注定不会圆满的悲剧,小焰越是执着于救小圆就越是痛苦,整个剧情像西西弗斯一样闭环,但更惨的是,西西弗斯可以通过放弃逃脱的欲望自我救赎,而小焰不管放不放弃全是悲剧。

  总结,喜欢用结构性命题制造绝望,基调较为诡异,喜欢把积极的意向“梦想,爱”负面化。

3麻枝准《clannad》

   麻子的虐点主要来源于将美好的事情摧毁给你看,当然它也会写绝望比如air,麻枝准的核心在于后面的感动,不像前两者只用难受就完了,大多时候麻枝准还是会给一个好的结局。

  同时麻子非常喜欢用亲情进行诠释,并在摧毁过程上很有节奏,落起大落大起超大落超大起,表现手法也很多,比如失忆,错位,误会等。

   总结前期情节比较搞笑轻松,一般里面人物本性都比较美好善良,喜欢用幻想元素,基本主题是“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坚强走下去”。

 #神来之作正月特别篇# 

本文由小黑盒作者:黑色耳机线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摘编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