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的爱情故事(后续)

 #我的鬼谷修仙#  #神来之作正月特别篇# 

(这是衔接上部的)

当我在鬼谷中收集化神境素材时,突然噩耗出现在我面前,我的妻子被牧锐逸杀害在十万大山,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十分的生气,恨自己为什么不能突破元婴境的瓶颈。我手里拽着那牧锐逸的情报,此时在城镇立刻买一匹龙鱼,马不停蹄的往十万大山里赶。

….一个月的赶路

当我找到我的妻子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她握着我的手,说:只怪我自己不够强大而已,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妻子,记得…等我哦。她的眼角留了一道泪水,随后她的手从我手中滑落。

“不,不是这样的,还能救,还能救的!”我记起来,好像有种丹药可以让元婴境的人重塑肉身,重聚魂魄。我着手开始炼制丹药,可是看着所需的材料,我陷入了沉思,我猛地给自己一巴掌,对自己说,一点希望我也要试试。随后接着赶往十万大山收集炼丹的材料。

此时路过的风灵月影宗强者看见我如此癫狂。摇了摇头,嘴里喃喃道:时间太短了,就算收集齐了,炼丹的时间也所剩不多,1年恐怕根本不够,算了,就当老夫做善事算了,我来帮帮你吧。

话音刚落,只见风灵月影的强者手里的悸动之波缓缓的打向天空,随后往四处而飞,只见他嘴里说道:奥义·时停。此时的我,只感到一瞬的迟滞,随后只感觉那边那个老头好像帮了我,但是现在也容不得我多想了,只想早点收集好材料炼丹救我妻子。

当我收集的时候我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好像太阳一直都没有下山过,想起之前那个老头的恐怖气息,以及那不明所以的微笑,我好像大概明白了这一情况的缘由,对着来的方向鞠了一躬。

….差不多了收集完了,我回到妻子魂魄的地方,着手炼丹的事情了,不知是上天被我所感动还是怎么,一次就出丹了,此时我看妻子的魂魄消散时间,居然还有一年,心想难道是那禁术吗?随后将丹药喂给妻子,重聚肉身与魂魄需要6个月,其中这6个月都不得有人打扰。

第一个月,我的道侣匆匆的赶过来,问我:“闵姐姐,没事吧,我来为她报仇!”看着她化神境初期的修为,我摆了摆手,对她说:“她的仇自然是由我来报”

之后5个月都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事件,我为了以防万一便叫道侣将她送回城镇中的客栈,之后便去苍星霄派找这个牧锐逸。将手里的传送符捏碎,传送到了苍星霄派。

我的徒弟牧任,见到我来很是欣喜,连忙欢迎道,师尊为何大驾光临?

我愤怒的说道,你们教派的人将我妻子杀害,该不该讨说法?

牧任大吃一惊,从未见过我发如此大的火,颤颤的问,师尊,凶手的名字你可知?

我将从情报上面截取的画像放在桌子上,说:就是此人,将他交出,我自会告退。

牧任看到画像中的人,喃喃道,牧锐逸,这不是我弟吗?随后说,师尊,你看能不能就此算罢。我可赔偿给师娘。

我听后,一巴掌甩过去,说,怎么赔,要么交人,要么灭门。就这样。

突然,天空中一道声音穿过,是谁想要灭我们苍星霄派的门,牧锐逸是我宗弟子,我们报了,就凭你元婴中期的实力,胆敢上门挑衅?让我先会会你再说。

我看了看他的实力,人道元婴圆满罢了,单手便能镇压,随后小臂一挥,他便倒在了地上,随后念力大剑悬挂在他的头上,我说道,要么交人,要么灭门。大剑就此落下,血溅大厅。

此时在密室的牧锐逸,对着他的师尊说,师尊我可是你的真传弟子啊,你不会看着我死的吧。说完这句话,牧锐逸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随后看着他的师尊飞往大厅的方向。

我感受到一股化神境的气势,心想,怪不得呢,原来有化神境坐镇才那么硬气。

随后便与其交锋,可是单凭我那元婴中期的境界,即便是天道元婴,就算与最次的化神境交锋都成困难,除非可以突破到元婴后期。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呀。

很快,不敌化神境的我,渐渐的落入了下分,看着他那丑恶嘴脸和妻子那倒下时候的悲惨模样,我不甘心啊,我要变强,我不能输,只能铤而走险了,趁着他攻击的间隙,我将他的能量转为我的,触发元婴境逆天改命‘先受后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其拿下!

看着倒在地上的化神境,我心中不屑,就是有你们这群人,他们才敢胡作非为,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剩下那个牧锐逸,我自会收拾,此时我感受体内的能量开始往外溢出,这是要突破的节奏了,随后便去找个地方突破。在我走后不久,牧锐逸将其师尊残忍杀害,将其师尊吞噬下去,随后紧紧跟随我。

我刚突破完,感觉到有一股境界不稳的化神境向我这边赶来,随后压低自己的气息,调成气息不稳的样子,此时,那副丑恶的面孔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将手中的剑亮了出来,对着他来的方向,说,出来吧,不用躲了,该做了断了。

牧锐逸缓缓现出真身,此时的他,左手已经完全变形了,掌中的血盆大口还在不断往外滴血水,看我的眼神也逐渐癫狂。

我感觉他很不对劲,但他有怎么可能打得过我呢,在最后阶段,他趁我不备,掌魔之口企图将我吞噬,我及时躲开,将其左手砍下,他见其大势所去,匆匆而逃,殊不知我的念力早已锁定了他。

之后每次战斗他都避而不战,甚至跑到慕仙州或者天元山等险地,让我在结界外有苦说不出,忍着结界的剧痛,我发誓道,我一定要将其拿下,否则对不起我的丧妻之痛!

之后终于被我抓住机会,他跪地求饶,但是我冷眼相看,说,你没有机会了,下辈子注意点吧。将其处决。

回到客栈,妻子还是很虚弱,但是抱着我说,有你在我身边,真的很有安全感。我心里一暖,也许我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写的不好,多多包涵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