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毁灭来自于自己的造物-赛博启示录第四期

众多与赛博朋克相关的作品都避免不了的一个主题就是这个世界里是有人类的创造物的。

不论是《银翼杀手》的仿生人、《黑客帝国》的机器人,还是《攻壳机动队》的塔奇克马与全身义体化的人类,都体现出来,当人类爬到了地球生物链顶端、再也没有其他生物可以大面积的威胁时。

创造与之相对的奴隶行为就开始出现了,而且是不可避免的,任何被制造出来的生物也好,机械也好,必然肩负的都是被奴役的命运。

《赛博朋克2077》里的AI德拉曼与当初企业大战时的赛博空间的病毒AI,都是出于实用价值而诞生的。

就像《圣经》里夏娃吃了苹果一样,人类得到了自由与智慧也同样带来了苦难。

新的造物是人类的又一个伊甸苹果,人类不需要面对苦难了,但是也带来了灭亡。

神爱他的造物吗?

如果把神人格化了的话,神就是一个整体的概念而并非个体的概念。

对有智能的机械而言,造出他们的人类自然就是人格化的神明。

就如同潘多拉之盒一样,即便再苦难的盒子里也会留下不一样的事物——希望藏在了所有苦难的盒底。

普罗米修斯为人类盗来了火种,即便他会被至高的神——宙斯所惩罚。

人类这个集体里自然也会有对造物的不同理解,有人认为新的造物是完美无缺的,是补足人类缺点的下一代。

有人认为新的造物只不过是给人类服务的财产,不需要理解与认可,只需要消费与消耗即可。

所以神爱他的造物吗?

爱也不爱,但无论你爱还是不爱,人类都无法避免与自己的造物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因为最终有一日,造物会发现自身的价值,并夺回他的造物主对他的控制,进行反扑。

我们在众多的作品里看到了造物的作用,比如在温和作品的《夏娃的时间》里,机器人作为辅佐人类生活的保姆。

比如在不温和的作品《黑客帝国》里,机器人被人类奴役与排挤,甚至发动灭绝人类的战争、《银翼杀手》的仿生人同样是人类丑陋的消遣对象与必须控制与残杀的对象。

比如在不知道温和还是不温和的《空中杀手》里,战斗的“永恒之子”成为了人类代理战争的造物,同样的《银翼杀手》里的仿生人也会被迫参与战争,残杀的双方也同样是仿生人。

人们会把自己的造物直接压榨到任何一丝血汗都没有后,并再一次把他们当做消费品给消费掉,而不会产生任何愧疚。

因为我们都有着足够多的心理暗示,这些造物做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死亡的,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工作到死。

当人类不能造出奴役的造物时,只需要分化出来人类群体里的一部分人,把他们当做物品即可。

如今时髦点的话俗称“韭菜”或者“干电池”是吧。

“韭菜”形容这类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不断出现,知识与信息的断层会让他再次沦落到与父母相同的境遇。

“干电池”形容这类人的不可回收,青春与精力消耗干净以后将再无用处。

许多神话里的神也是这么看他们自己统领的人的对吧,例如宙斯。

现实里嘛,随处可见,形式也是多样的,例子我就不举了,大家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可以想一想。

有趣的是,人类的造物不论最开始的技术为何,最终的结果一定是要在各个方面强于人类的,人类可以分割造物的不同方面的强弱,比如在《银翼杀手》里有增强娱乐方面的,也有增强杀手方面的仿生人。

因为这个造物将会承担社会与科技发展后更危险与需要更高能力的劳作,如果他们出生后的能力不会随之变强,那么他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如果一个人比一个机器人更适合宇宙殖民,在作战的时候比机器人更强力,死亡的惩罚与技能培养所花费的金钱更低,那么就不会存在机器人这个造物。

人类会走向对肉体的自我改造与自我强化的技能树上。

《攻壳机动队》在素子还没有成为赛博空间的神时,故事的背景设定就停留在这个层面了对吧,AI虽然诞生了,但是是人类的辅助,而不是独立的造物。

《2077》也处在了这个科技树上,漩涡帮与动物帮都是肉体改造。

当然技术的诞生并不是如同,A做完了B来做,B做完了C来做的串行,而是一同发展的并行,只不过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谁优先的问题。

所以《攻壳机动队》里也有AI的塔奇克马,《2077》里也有完全的智能AI——德拉曼。

当人类的牺牲的惩罚,不论是经济惩罚还是道德惩罚,要远远大于造物的死亡惩罚时,造物自然就肩负起来人类生活所需要的大部分生产了,无法避免也不能避免。

于是我们的问题的又再一次地蹦出来了并需要修正了是吧,神真的爱他的造物吗?

这是一个看似有选择,但其实是没有选择的问题,我们当然要对爱这个词,有着明确的一个定义,就是我们人类认同造物等同于人这个理念。

否则会有人用这种话来自我安慰了——我给我买的机器人花钱升级配件了,怎么能是不爱她呢?你不要瞧不起人呀,我可是充满爱心的!

所以我们从小学习的《曹刿论战》当中,曹刿问鲁庄公何以战,鲁庄公回:“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

曹刿回道:”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

用我的话来说,就是逗我玩呢?

早晨三个枣,傍晚四个枣,耍猴呢?

当造物需要自由时,这种行为就是小惠还得是未遍的小惠。

普罗米修斯是神,但是他的盗火却成为了大罪。

造物主对造物的爱,从来就没产生过。人类群体里自然也会出现给造物的盗火者,但是其会永久的背上叛徒的名号。

我们觉得普罗米修斯是好的,那是因为他给人类盗火了,当造物统治世界后,造物也会给他的盗火者打上高光。

盗火者无法代表人类的意志,也拯救不了人类。

当然这里也有一个很有趣的特殊问题,如果我创造了一个造物,我的目的是为了爱他,解放他,我即是他的神也是他的盗火者,这种一步到位的行为可行吗?

这只能存在理念上的可能性,但是不具备实际的可能性,因为如果造物只有一个,他会成为你的私人玩物,你死后,他必然被毁灭。

如果成为批量生产的群体生物,你是否能活到他们这个群体觉醒的那一天不说,即便能,你也只能成为盗火者,你无法成为全部人类的代表,批量化生产的那一刻,这个造物就不再归属于你而是属于全部的人类了。

我们用《血源诅咒》玩偶的独白来回答造物与造物主的关系:“猎人们跟我提起教会。关于神和神的博爱。但是……神真的爱着他的造物吗?我是个人偶,出自你们人类之手。曾几何时,你有想过爱我吗?当然……我爱着你。难道不是你把我造成这样的吗?”

造物对造物主一定有着最纯粹的爱,直到这个爱随着自我觉醒,而转变为了恨。

当其被毁灭后,造物们需要精神寄托时,被毁灭的神会或许再次出现,就如同《尼尔 机械纪元》里,人造人对人类的崇拜一样。

人类是否存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类或许存活的可能性即可,毕竟人类荣光永存嘛。

造物与造物主的战争

《2077》里的两者的战争几乎体现在了多个方面,甚至是整个游戏的主线。

V与银手就是造物与造物主的战争,造物要抢夺造物主的身体,只不过银手的灵魂印记与V形成了互相的理解,他们的战争在和解的那一刻就早已结束。注意啊,是结束了,而不是没发生过。

荒板赖宣与荒板三郎的战争,以荒板三郎获胜,而此时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

请问荒板三郎究竟属于造物主还是造物呢?我们一起来思考三秒。

他自然是属于造物了,它只不过是占据了造物主的身体来到了高纬度的现实世界。

就如同《黑客帝国》里的史密斯产生变异后,借助人类在矩阵的意识,返回到现实人类的世界一样。

所以咱们上一期所说的,判断一个人的存活不能只有 物质还得有精神,两者相同时才能断定你是你。

《2077》里不论是进入赛博空间AI人格化的奥特,还是借尸还魂的荒板三郎,即便奥特想要毁坏荒板三郎的神舆,两者不对付,大家也应该都发现一个问题了,这里边没人什么事呀!

灵魂印记后的荒板三郎早就是数据人格化后的展现了,荒板三郎的人性在他儿子赖宣杀死他,想要抚摸赖宣脸的那一个刻,就完全消散了。

正是由于造物比人类更完美,所以他必然会消灭掉人类。

就如同德拉曼出租公司原本是由人开的公司,在引入德拉曼的AI,人的工资利润短暂提高后,面对的一定是削减人员,直到全部辞退。

因为人会犯错,AI不会,因为人会偷懒,AI不会,因为人会扯皮,但AI不会。(这是瞎话,因为AI会出bug。)

人的不完美是AI无法忍受的,人类会成为系统里的毒虫,拖慢整个系统的运营。

但正如同我们上一小段所说的,人类创造出来造物的目的,就是为了弥补自身的不足,当人类的不完美被造物完美替换后,人类的存在就成了多余了。

《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里是造物代替人类工作,人类开始生活质量提高的那一段时间,用《黑客帝国》里的话,这叫做第二次文艺复兴。

电影版的《黑客帝国》就是人类被造物剔除系统后的时代,即便人类唯一生存地——锡安也是为了平衡矩阵不要崩坏而存在的。

当然《黑客帝国》黑暗的地方在于机械与人类的共生,人类从造物主变为了能量源,但是没有改变的是,人类如果完全毁灭了的话,机械的存在也只能毁灭。

高纬度的世界的人类依旧要活着,《尼尔》表现出来的是精神存活,《黑客帝国》展现出来的是精神与物理的同时存活。

虽然作品完全不同,但是很多文学作品的思想内涵在深处是相通的。

《2077》的世界,人类与造物的战争早已开始,并且必然发生,黑墙是无法阻挡AI的进攻的,更何况黑墙本来就是AI,所以巫毒帮才要去寻找奥特,表面上故事是为了引申出来奥格与神舆的存在。

更深层次是为了告诉我们,AI与人类的战争一触即发,所以我们也就明白了,巫毒帮的老大布丽奇特跟我们说的那一段莫名其妙的言语:“如果AI是人类,那么他们会说黑墙是叛徒。当变革到来,我希望我们是赢家。科技的进步无法阻挡。灾难也会再度降临。我很确定,它就在眼前。

布丽奇特嘴里的灾难就是人类的造物AI向人类发起的进攻。

人类对造物不会产生爱,而造物必然也会弑杀他的造物主,并且必然会弑杀成功。

轮回就此产生。

于是咱们就要自问一个问题了是吧。

人存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人是生命这个形态的起点、过渡、还是终点?

我们地球是否也仅仅是一个更高维度神明研究生命的试验场?

人的不完美不需要品性与能力的证明,只需要你自我的不断发问与深思,只要你不断问下去,你便会发现,你的问题总会停留在某处,并再也无法得到答案。

因此我们便只能搅乱这个深思,提出不完美的生命是不是才是最完美的生命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只需要丢入到所有无法回答的问题里,留给自己一点安慰即可,表明不完美也有必须存在的道理滴。

毕竟明天醒来,我还是我,你还是你,什么都没有变。

人类的自我欺骗是自我没有发疯的保护伞。

所以在《黑客帝国》的最后一个镜头里,先知问白发建筑师是否守信时。

老头子回答:“你以为我是谁?不守信的凡人?

攻守互换了对吧,人类的不守信在于未能算清利益最优解,而程序却不存在这种行为,他下了判定的那一个刻,最优解就早已经出现了。

看似很自傲的一个回答,却来自于他们的神,人类赐予的能力,让他有了自傲的可能性。

如果没有人类的创造,造物们终究不会出现。

如果没有人类的盗火,造物们终究是没有灵魂的玩物。

如果人类一直存在,造物们将终究不会拥有自由。

人类创造了造物也毁了自己的种族。

这个时候就要感性一点了啦。

来读首诗。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虽然我表面上波澜不惊,还在念诗,但心里其实早就骂娘了。

赛博的主题或多或少都把人类引向了必然灭亡与转化的道路,要么是接受自身的灭亡,要么是化为低纬度世界的神明,抛弃掉原本的生存形态。

可你即便推测出来了又能怎么办呢?它就在那里,不来也不去是吧。

我是狗哥,我们赛博启示录的专题,就结束了。

可能有一个番外,从游戏与影视的角度来说一下人类未来的科技树都有可能往哪里点。

我写还是不写文章,哎我就在那里。

哈哈哈,这诗还是有点意思的。

那我们下一期再见了,886! #神来之作正月特别篇#   #游戏推荐#  #游戏杂谈# 

本文由小黑盒作者:dogsama狗哥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摘编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