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迪芬奇的记忆》一个由死亡编织却被爱包裹的故事

通关游戏后,我希望清除记忆,再来一次。不过这美妙的体验仅有两个小时,却也让我难以忘怀。

故事讲述了主人公Edith时隔多年,重返芬奇家族的老宅,寻找家族被诅咒的秘密的故事。但她并不是这个家族唯一的幸存者,她怀有22周身孕。也因为肚中胎儿,她鼓起勇气回到这座让她又害怕又亲切的房子,想要弄清楚每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想让孩子知道真相,他也有权了解家族的过去。芬奇家族的成员或因精神疾病,或因意外,接连去世。不幸始终围绕着这个家族。

房子里家具凌乱,书本随意摆放,房门都被女主人用液体胶死死黏住,窥视孔下方的铭文上,记录着房间主人的出生时间和死亡时间。像一座小小的墓碑。整栋房子说不上恐怖,但也算是阴森。也许是因为我们知道它承载了太多死亡,所以大家都说这座房子、这个家族被诅咒了。

但是阳光依旧安稳的透过窗帘洒在了一片狼藉的餐桌上

主人公Edith看到这幅场景后是这样描述的:“就像有一颗原子弹在这里爆炸,杀死了所有人,但放过了家具。”

随后Edith绕过封闭的房门,从窗户、从秘密通道、从书本中的精巧机关、从八音盒摇把上取出钥匙,打开一个又一个等待她已久的房间,在信件中、照片中、漫画书上,一一重返家族成员去世的那一天,去体验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天。

饥饿的小莫伊囫囵吞下牙膏、有毒的果子,幻想着自己变成了小猫,她跳上枝头,吃掉美味的小鸟。变成了凶恶的鲨鱼,在深海里竞逐,吃掉肥嫩的海豹。变成鬼魅的怪物,顺着下水管道游进她的房间。小莫伊回到现实,此时此刻,她和床底的怪物,甚至是屏幕前的我们都知道,小莫伊会“很美味”。

11岁的卡尔文想要成为飞行员,在荡秋千时,我们让他越荡越高。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紧拽鼠标,卡尔文的脚蹬离地面,然后在最高点放开鼠标,小卡尔文就这样松开锁链,飞进了夕阳里。而妈妈在前一分钟时还警告他,要他立马回家吃饭。

芭芭拉很多年前是个童星,因“尖叫声”而闻名。可是十六岁的她再发不出令人惊艳的尖叫声。翻开芭芭拉房间的漫画书,在漫画分镜中,她被暴徒杀害,我们也再次遇见了芭芭拉的顶级尖叫。

在目睹了姐姐芭芭拉死亡的瓦尔特住进了地下室,与日日奔腾的列车,只隔了一道墙,相依为命了三十年。他每天在12点火车呼啸时打开罐头。终于有一天,火车没有再来,他决定走出隧道,迎接阳光。

在砸开墙后,我看着眼前的铁轨,踌躇了很久。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踏出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我犹豫,质疑,试图找到其他出口。但最终,还是战战兢兢的走上了铁轨。

不光是因为不踏出这一步就无法推动游戏进程,更是因为瓦尔特这样安慰了玩家:“无论你是谁,我都希望你明白,我已经准备好面对他了。我感激这一切,并且不介意自己剩下一年,还是一天。我将高兴的迎接新的一天。”

“我已经能想象到阳光洒在我脸上的感觉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在地道中暗无天日的生活下去了,即使杀死芭芭拉、杀死莫伊的诅咒依旧会杀死他。但是他依旧迈动着自己的双腿,不断前进,然后火车轰鸣而至。

这一刻,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命运的蛮横,时间不由分说的推着你往前走,前面有什么?死亡还是厄运?这个未知的险恶人世间,我们又该如何去面对?

不光是因为不踏出这一步就无法推动游戏进程,更是因为瓦尔特这样安慰了玩家:“无论你是谁,我都希望你明白,我已经准备好面对他了。我感激这一切,并且不介意自己剩下一年,还是一天。我将高兴的迎接新的一天。”

最令我意外的是关于路易斯的故事,罐头厂的路易斯日复一日的重复同样的工作,切鱼。但他的思绪在慢慢游荡……

他的脑内小剧场从黑白色的线条小迷宫,逐渐变成了上帝视角的地下城,再到3D第一人称。他有了小狗朋友,有了音乐,音乐成了合奏乐。幻想由小小的一角,慢慢占据了整个屏幕。而在现实中,我们的左手还在不断重复切鱼的动作。

右手操纵键盘,让路易斯在幻想的世界里继续游走,他在选举中胜出,征服一个又一个城镇。在想入非非的同时,路易斯成了罐头厂的模范员工,因为做事有条不紊,不知疲倦。但同时他也在远离现实。

他在幻想中所向披靡,甚至忘了回家。他很清楚的知道那个世界是他想象出来的,但他还是选择一步步登上金色宫殿。

因为回到现实的路易斯无比痛苦,所以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低下头,等待他的女王为他加冕。

随着闸刀落下,路易斯完成了加冕,他永远的活在了另一个世界之中了。

这只是一个故事,感谢路易斯的精神医生,感谢她为路易斯编织了如此美丽的故事,而不是以一个精神病在某一天在罐头厂突然自杀来描述他的离去

或许这是因为“爱”的存在。

正因为有爱,死亡又变得不一样了。在父亲的叙述中,小婴儿格雷戈里在浴缸里开心的玩耍,小鸭子和青蛙组成一曲欢乐的交响乐。即使玩具堵住了下水口,他变成了一只青蛙,在海底世界遨游,最终在玩具们的伴随下,游进了下水口。

在最后一刻,“我肯定他很开心,而且他会希望你也开心”。他这样安慰格雷戈里的母亲。

在爱里,莫伊的墓碑上是一只小小的猫头狮鹫,蜷缩在石碑上安然入睡;在爱里,格雷戈里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开心的小婴儿;在爱里,盖斯固执的风筝卷起了家具,像一条巨龙,破坏了一切。

这个家族处处充满了奇思妙想,弯弯曲曲的密道和房屋上搭建的小城堡是送给孩子的礼物。这个家族处处充满着爱。他们把惨痛的过去写成了美妙的故事,所以这个世界会有天堂的存在。可是,可能是他们太相信家族诅咒了,把它变成了现实。

当主人公Edith在家族谱上记下最后一个名字,记事本缓缓合上的那一刻,芬奇家族的前半生就这样戛然而止。我们没有等到故事交代圆满的结局,就好像弹到一半的钢琴曲,惨淡收尾。

你肯定会疑惑、会愤怒、会迷茫、会小心翼翼的哀求。但这个家族的秘密还是随着记忆里撕裂的记事本而继续隐没,随着Edith的难产死亡而彻底终结。

站在Edith的墓碑前,她的孩子在想什么?你在想什么?

Edith应证了家族诅咒的存在,但她在经历了一切,知道所有家族成员身上发生的故事,她或许害怕,或许不理解,但她还是告慰孩子,去“欣然接受所有奇怪而短暂的一切”。

这款游戏魔幻吗?其实就故事本身来说并不魔幻。家族被诅咒的秘密或许就是没有秘密,他们只是在不断的验证死亡,追寻死亡。

就像电影《大鱼》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爱让平淡的故事变得奇幻而瑰丽,让死亡变得不那么令人恐惧,让生者得以慰藉。

这些善良的故事,能让活着的人,不至于那么的难过。

翻开这本家谱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树枝上安息,他们从未离去。

在这种沉浸式步行模拟游戏中,我们不去讨论关卡设计有多巧妙,也不跳脱出来、去深究叙事模式这种生硬话题。我们只需要去感受,去思考这个游戏想带给我们的东西,去思考“死亡”带给我们的东西。

那是一种仰望夜空的感觉——一边感叹宇宙的宏伟庞大,一边自觉自己生命的脆弱和渺小。

在世界和死亡面前,我们的确无比渺小。如果死亡是诅咒,那么没有任何人能逃离这个诅咒。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如何“欣然接受所有奇怪而短暂的一切”,玩了这个游戏你或许也会有所感悟。 #神来之作正月特别篇#  #游戏推荐# 

本文由小黑盒作者:HaikMitft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摘编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