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ered》——科学为骨,宗教为肉

  • 银河恶魔城与肉鸽的分离与融合

宗教与科学是影响人类的两股最强大的力量。——怀特海

全文共5197字,阅读完毕大概所需6分钟(修改了上次的排版和内容)

《Sundered》是一款将银河恶魔城元素与Roguelike元素相结合的横版动作游戏。和众多银河恶魔城游戏一样,地图中存在着大量的需要经过探索获取相对应的能力后方可开启的捷径与通道,玩家的游玩流程也会根据玩家所获取能力的先后顺序产生因人而异的非线性关卡体验。但相较于其他横版动作游戏中对敌人数量与搭配的精心设计,《Sundered》选择了以敌人的绝对数量优势来渲染紧张的氛围,这使得游戏的难度陡然提升,但同时为了平衡玩家们的游玩体验,本作也取消了死亡惩罚与捡尸的设定。

铺天盖地的敌人向你涌来(图源网络)

除了二段跳,爬墙,钩索,冲刺等大多数横版动作游戏必备的能力外,本作还具有一个·相对创新的地方: 每当玩家获取到一个古神碎片时,制作组会给予玩家定制自己能力的权力。玩家可以将古神碎片带到特定区域来升级已有的能力,也就是腐化。(比如将原先的左右冲刺腐化为可以向四个方向的闪现,大大增加了机动性)同时,玩家也可以选择将古神碎片放入焚化炉中焚毁,以获取金钱奖励与攻击力的提升。腐化与焚毁系统不仅影响着玩家的游玩体验,更是开启不同结局的钥匙。如果选择腐化全部古神碎片,则会开启黑暗结局;焚毁全部古神碎片则会开启光明结局;如果将一部分碎片腐化,一部分碎片焚毁,则会开启普通结局。

在神殿中获取能力(图源网络)

本作对Roguelike元素的运用体现在地图设计上。游戏共有三个大场景,场景之间相互连通,被一个个大区域所划分,这些大区域的出入口是固定的。但是每一个大区域又被不同的小区域所分割,每当玩家死去时,这些小区域则会随机生成,原有的路线与出入口会被完全打乱,给予玩家不同于以往的游玩体验。

随机生成的小区域(深色块)与固定生成的大区域(浅色块)


  • 手绘风格的美术

  游戏采用手绘制作,三个不同的区域——瓦尔基里营地,艾斯查顿的圣城和大教堂在场景构造与怪物设计上各有特色。而且怪物设计与场景设计高度契合,瓦尔基里营地中充斥着大量科技与野生物种融合后产生的怪物;艾斯查顿的圣城则是各种堕落教徒与不可名状之物的栖息所;大教堂富丽堂皇的外表下隐藏着巨大的阴谋,堕落的军队武器与崇拜古神的朝圣者互相融合又互相剥离,衍生出两种文明交融失败的产物。BOSS设计更是令人叹为观止,占满屏幕的BOSS与无处可躲的弹幕攻击给予玩家极大的心理压迫感,与之对决颇有一番史诗感。

圣城的女神像(图源网络)


  • 奈亚拉托提普与剧情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本作的叙事借鉴了魂系列和盐与避难所,将碎片化的故事藏在技能树的介绍与地图的各个场景中,玩家将在抽丝剥茧中一窥《Sundered》背后的真相。

艾斯查顿是一座建立于宗教之上的城市,并由女王伊莎艾拉.巴格尔(大教堂区BOSS),大祭司克鲁哈尔·米拉尔(瓦尔基里营地区BOSS)所统治。在艾斯查顿,教堂与圣城星罗棋布,祭祀与主教济济一堂,女王伊莎艾拉.巴格尔更是拥有神所赐予的永生之力。艾斯查顿犹如世外桃源一般,教徒们过着与世无争的稳定生活。

艾斯查顿将宗教作为统治工具

然而一场瘟疫突然间席卷全球,女王感知到这股邪恶的力量后却无能为力,这时一个自称奈亚拉托提普的存在来到了艾斯查顿,它通过一个红色的水晶体——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与女王对话,并将古神碎片带到艾斯查顿。凭借着古神碎片的力量,艾斯查顿得以暂时抵御瘟疫的侵袭,奈亚拉托提普也成为了艾斯查顿新的信仰。

奈亚拉托提普趁虚而入,成为艾斯查顿的信仰

布莱克在日记中也记录了这些事情,同时流露出一种怪异的悔恨之情,还提及自己有责任将那个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埋藏起来并驱除它,因为是他让阳光照进了那座骇人的尖塔以至于召唤出了那东西。然而,与此同时,他已经陷入了危险的幻想之中——病态地期望能够再次回到那座被诅咒的尖塔中,再次凝视那块闪耀的石头中所隐匿的宇宙奥秘——这种渴望甚至蔓延至梦境中。——《夜魔》

与此同时,在外界存在这么一个组织——瓦尔基里。瓦尔基里是一个崇尚科学与军事的雇佣兵组织,他们用科技的铁蹄征服了无数的国家,但向往着自由与进步的他们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不停地用掠夺所获得的金钱发展科技,武装自己,几百年来鲜有败绩。

伦纳德·沃特斯是瓦尔基里雇佣军的将军

然而他们的科技在席卷全球的大瘟疫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过分发展科技与军事的瓦尔基里雇佣兵缺少预防传染病的知识储备,在瘟疫面前溃不成军。政府腐败,研制无效的疫苗劳民伤财。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亟需一位英雄。

瘟疫与灾变

                                                             我看见黑暗的宇宙在咆哮

                                                      黑暗的星球在其中漫无目的的滚动

                                                       它们在从未注意到的恐怖中转动

                                                         无人知晓,也没有光泽和名字

                                                                                           ——涅墨西斯

腐败的政府火上浇油

伦纳德·沃特斯将军看到满目疮痍的国家,不满于无能的政府,发动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兵变。他迅速组织常备军包围政府。

伦纳德率领机动部队围攻政府

政府以金钱和地位收买人心,很快形成保皇派实力与之抗衡,并将伦纳德·沃特斯将军的军队成为叛军,予以剿灭。

伦纳德的部队与保皇派展开了数年的战争

在叛变的科学家们的帮助下,伦纳德的部队改进了攻击装置,最终击溃政府军,以兵变夺走政权,建立瓦尔基里联盟,带领人民寻找新的安居之所。

科学家与军队合作,最终赢得战争的胜利

瓦尔基里联盟诞生

在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的蛊惑下,女王伊莎艾拉.巴格尔的心智逐渐被腐蚀。奈亚拉托提普蛊惑女王进行召唤仪式,欺骗女王说召唤仪式可以净化瘟疫。但实际上是为了摧毁封印,释放另一个不可名状的存在。

召唤祷文

就在这片令人厌恶的太虚墓地之中,在象征着时间的神殿的内庭里,有一个含混不清的,令人发狂的打鼓声,还有稀疏的单调的长笛在亵渎神明地哀鸣。原来这一切来源于那些庞大而黑暗的终极之神,他们在缓慢地,笨拙地,愚蠢地跳着舞,他们看不到,发不出声音,没有思想,因为他们的灵魂,就是奈亚拉托提普!——《奈亚拉托提普》

就在女王打算进行召唤仪式的时候,瓦尔基里联盟的铁蹄却踏入了艾斯查顿这片桃园净土,他们在寻找避难所的路上牺牲了太多同胞。当他们发现艾斯查顿这个不受瘟疫侵蚀的避难所的时候,他们决心留下来。然而当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面对一群信仰宗教的唯心主义者;当船坚炮利的科学文明侵入了尚处冷兵器时代的落后文明时,为了各自文明的延续,这场战争在所难免。

信念无法阻止子弹

瓦尔基里联盟的军队从南部进军,他们凭借着打败了政府军的机动能力与加农炮一路碾压艾斯查顿的军队,更是以闪电战的战术迅速夺取了大祭司克鲁哈尔·米拉尔所统治的多米尼昂区,并在南部建立了瓦尔基里营地,继续研究科学。

大祭司克鲁哈尔·米拉尔

但是大祭司克鲁哈尔·米拉尔却汲取了古神碎片的力量,这也是瓦尔基里人第一次见到所谓神的力量。他们与腐化后的克鲁哈尔·米拉尔对战,却无论无何也无法杀死他,只能将他封印。在此之后,瓦尔基里人萌发了夺取古神碎片的力量的想法。

瓦尔基里人想利用古神碎片为后代创造更好的生存环境

夺取了部分古神碎片后的瓦尔基里人展开了对艾斯查顿的全面进攻。他们兵分两路分别进军圣城与大教堂。得知消息的女王伊莎艾拉.巴格尔为了保证召唤仪式的顺利进行封锁了大教堂的入口,无数教徒死守大门,瓦尔基里人无奈只能从南部挖掘通向大教堂区的通道。与此同时科学家们将古神碎片与一名叫做艾米特·尼尔森的士兵融合,但这股力量完全超出所有人的掌控,艾米特·尼尔森变成了巨大的怪物(圣城BOSS)杀入了圣城,一时间无数艾斯查顿市民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艾米特·尼尔森因为其疯狂的行径被敌人成为歇斯底里亚

歇斯底里亚

最终,伦纳德·沃特斯将军率领异军与制作的哨兵,水母等武器从隧道突袭大教堂,为保护女王与仪式不被伤害,教堂内的所有教徒与瓦尔基里的军队展开了一番鱼死网破的决斗。伦纳德·沃特斯将军踏着无数战友与敌人的尸体孤身一人杀入了仪式所在地,打破了召唤仪式。原本统一的空间受到外界的干扰后变得支离破碎,巨大的能量瞬间腐蚀了艾斯查顿的所有生灵,崩塌的碎片封锁了艾斯查顿。

被封印的瓦尔基里人

将军(左)与女王(右)

奈亚拉托提普也被困其中,几千年来他一直通过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诱惑外界的人类,撺掇他们为自己取得碎片修复空间,从而达到逃出这个世界的目的。但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最终都被吞没在敌潮之下,直到玩家的到来……

奈亚拉托提普(千面之王)

被伏行之混沌卷入艾斯查顿的主角


  • 科学为骨,宗教为肉

虽然本作取材于克苏鲁神话,但艾斯查顿人和瓦尔基里人的关系实际上也是对土著居民和殖民主义者关系,对科学与宗教的关系的一次探讨。

印加帝国作为与玛雅文明,阿兹特克文明齐名的印第安三大古老文明之一,是十一世纪至十六世纪时位于南美洲安第斯山脉一带(版图大概为今天秘鲁,智利一带)的的古老文明,曾鼎盛一时,并创造了辉煌的印加文明。

印加帝国地缘结构图(图源网络)

印加人民信仰太阳神,他们认为自己的君主是太阳神的后裔,“印加”二字即为其最高统治者的尊号,意为太阳之子。宗教在印加帝国的统治中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印加帝国的统治者要求全民信仰太阳神,但同时也尊重所有子民信仰其他宗教的权利,但一切都要以太阳神为尊。这样既能建立共同情感纽带,维护统治地位,又能给予子民信仰自由,无形中也提高了太阳神其主神的地位。

朝拜太阳神的祭祀仪式(图源网络)

对于宗教统治力的作用,《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提出这样一种观点:灵长类动物之所以能够团结起来抵御外敌,将每个人的力量最大化,在危险的大自然中存活下来,是因为它们能够传递虚假的信息。相较于狼群,狮群中关于“有敌人””撤退“等客观性语言,我们的祖先却能够根据自己的想法对客观事实进行编织(也就是撒谎)。(比如一只猴子发现了一个香蕉,他就有可能向同伴隐瞒这个信息,自己独吞食物)这种能力进而进化为虚构世界的能力,即大家会共同构想出”神“”公司“等一些本不存在的事物,进而让大家都相信,形成一种情感纽带,这样所有人就会向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前进,即使这一切都是虚构的。

三体人思维透明不会撒谎,曾因害怕人类的欺骗而未告知伊斯文古筝行动,致使他的死亡(图源网络)

宗教的统治作用就是一种合理的体现,人们需要的是一位领导者,一个能提供解释的信仰,统治者需要大家的信服。至于这一切是真是假,不会有人深究,那些试图撕破谎言的人则会被所有人排为异己,逐出族群,统治者需要温顺的子民。而那些异己是否又会创造属于自己的神来供奉呢?虽然这听上去好像一条狗做了个绳子并把绳子套在自己头上自己溜自己,但无论是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还是科技发达的今天,无论是选择相信宗教还是选择相信科学,我们的本质并没有发生改变。科学是不是也是一种宗教呢?我们是否只是在寻找一个可以慰藉自己恐惧的内心,一个足以鞭笞自己不断前进,一个给予自己生存价值的理由呢?但其实我们都知道,大家根本不会想这么多,这些已经被内化为我们行为的一部分了。

《人类简史》,一本并不算严谨的人类学著作,背后缺少一定的实验数据支撑,多半是靠作者的经验与猜想来著书。但当作大众科普读物还是很优秀的。

人类语言真正最独特的功能,在于能够传达关于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的信息。——《人类简史》

但不论宗教是否为一种科学或者科学是否为一种宗教又或者两者其实并非对立的关系,当科学对宗教发动全面进击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神并没有向他们想的那样,降临人间,拯救他们。

回到正题:在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之后,西方文明船坚炮利的文明就玷污上了美洲这片净土。在他们眼中,美洲的土著印第安人就如同茹毛饮血的野人,自己则是救世主。但自诩科技文明进步的西方人却对他们眼中”尚未开化“的文明进行惨无人道的掠夺与屠杀。

《与狼共舞》中对文化包容有所反思,但这反思是建立在数百万印第安人民死后

印加帝国则拜倒在西班牙殖民者皮萨罗的毒鞭之下。皮萨罗带着百来人的军队血洗了一个拥有六百多万人口的文明古国,但当西班牙牧师强迫当时的印加国王阿塔瓦尔帕抛弃太阳神,皈依天主教的时候,阿塔瓦尔帕却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最终无数印第安战士与他们的国王带着对他们的神的最后一丝信仰被杀死。而在这一过程中,印加人民的太阳神从未露过一面,太阳却一如既往地耀眼。

掠夺与征服(图源网络)

宗教征服不了的,我们用铁炮征服!——皮萨罗

美国人屠杀当地印第安人民,阿兹特克文明与印加文明的相继覆灭,神终究还是敌不过发达的科学。但宗教与科学并不是对立的,当初把因捍卫日心说的布鲁诺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的教会与宗教人士,后来却享受着曾经所极力反对的”反教会“科学思想的发展所带来的福祉。可以说科学与宗教的存在都是必然的,谁都没有办法取对方而代之。科学为骨,宗教为肉,在科学理性的光芒所照耀不到的地方,需要宗教的填充,而正是这两者的互相交融,才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与繁荣。

科学与宗教融合的命题也催生出了一批优秀的艺术作品,比如《异形》(图源网络)

没有任何一个文明能够将科学与宗教有如骨肉一般分离开来。《Sundered》则揭示了一味沉迷宗教的艾斯查顿文明与一味发展科技的瓦尔基里侵略者这两个将科学与宗教分离的文明最后的结局。这也就是《Sundered》的本意——分离。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再次感谢。 #游戏推荐#  #神来之作正月特别篇# 

本文由小黑盒作者:一个黑色头像的人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摘编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