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森町绮谭》:归去骨之山,留下鲜花烂漫

本文作者话游会百国烟火色

全文4375字。

在完成游戏第一章节【鹿骨怪谈】后,一个带着枯荣神图标的成就缓缓从电脑桌面角落升起。即使是达成了游戏结局的时刻,我心中想着的仍是初章结束时的那个画面,枯荣神的遗骸化为烂漫的鲜花,在盛大的春色中迎来了生命的终焉,实在是美极了。

《黑森町绮谭》讲述了一个又一个这样暖心而令人感动的怪谈故事,通过虚构的表达形式不着痕迹地将世相里的故事复刻到游戏中,酝酿出一股独特的略带黑暗却引人深思的余韵。我将尝试剖析这款游戏的躯体。希望大家能够透过这款游戏的骨架与血肉,深窥到其灵魂,体会到属于自己的【珍贵而美好之物】。

【骨架】都市崛起,远野消逝

《黑森町绮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拥有灵异体质的中学生希原夏雪偶然间卷入了一次灵异事件,并以此为契机结识了神秘少女桐谷雪,为了解开自己和桐谷雪身上的诅咒,与其一起踏上了一次不可思议的旅途。

游戏的背景原型设计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为蓝图,那段时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泡沫经济年代。彼时日本经济崛起,国力渐盛,国民对日本经济的信心日益膨胀,但与此同时,随着一并扩大的,还有泡沫经济下若隐若现的经济危机的阴影。

在那样的环境下,新旧文化的冲突变得前所未有地激烈。

游戏中的鹿鸣村与鹿鸣水库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了现实中的犬鸣谷村与犬鸣水库,前者的原址中已经永远地消失在了水库底部,后者则修筑于泡沫经济时期,正是犬鸣地区步入现代化的先兆。

摄于福冈县犬鸣川,远处山区即为犬鸣地区

那是个经济迅速发展的年代,在那个年代,远野的旧神渐渐褪去昔日繁盛的外衣,徒留下被信徒们抛弃的枯骨,现代化的车轮则无情地从上面碾压而过,古老的信仰面临崩溃的边缘。

游戏选择了鹿鸣村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名称作为故事的舞台,其目的正在于借现实世界中的经济崛起与远野消逝的这段核心矛盾作为游戏的基本骨架。

新旧时代的更替,必将伴随着阵痛

在游戏中,鹿鸣村的村民与土地自古以来受到神明护佑,村中的庄稼不仅年年丰收,西瓜更是远近闻名。而到了现代,鹿鸣村的西瓜变得不再那么具有竞争力了,鹿鸣经济振兴计划从那个时候便开始提出,而主角希原夏森的父亲希原诚一作为投资顾问,也以此为契机受投资公司的委托进入了鹿鸣村。在科技与资本的干预下,神明的恩赐不再变得珍贵,有机肥料与科学种植的力量能让村民彻底摆脱过去靠天吃饭的历史。

平成景気在日语中即意为【泡沫经济】

鹿鸣村的故事又何尝不是游戏反映社会现实的一个缩影呢?

彼时,消费主义的浪潮席卷全日本,人人向往着繁华的都市与飘红的股市,追求着永无止境的财富,在那个年代,投机活动空前流行,所带来的甜头更是让日本人迷醉。索尼收购了哥伦比亚公司,三菱买下了洛克菲勒大厦,松下买下了MCA,对于日本人而言,那是最好的时代。

泡沫经济的象征,三菱集团花2000亿元收购的纽约洛克菲勒中心14栋摩天楼

但是在1995年3月20日乘坐早上7点那班丸之内线地铁上,随着沙林毒气在站内蔓延,新时代却展现了属于它的獠牙。

这颗獠牙叫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黑森町绮谭》中的“营团毒气事件”,正是对于这件事的影射。毒气事件贯彻了游戏的始末,资本的力量击溃了旧神的信仰,远野的力量变得不再那么具有震慑力了,昔日的神明死去,让以此为信仰的人们失去了对自然与生命的敬畏。

初生的骨架,渐渐酝酿出了恶魔的利刺。

 

【血肉】万花镜中众妖相,人皮之下鬼魅心

游戏分为三个章节。分别是【鹿骨怪谈】、【猫之列车】和【妖怪映画】。第一章的故事舞台设定在鹿鸣村,所讲述的枯荣神与狐狸嫁女的故事还是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日本神鬼文化。而到了第二章,故事舞台来到黑森町后,随着列车、电影院等现代元素的加入,都市怪谈的潜质渐渐凸显。而在第三章【妖怪映画】中,游戏干脆将其两者相结合起来,来了个新旧妖怪的大杂烩,既登场了传统的狐怪、河童、梦枕貘等妖怪,也登场了都市怪谈中的裂口女、怨灵等妖怪。

第三章的舞台设在黑森町剧院,剧院一同传统妖怪一样,面临着濒临消失的困境

作为依附在骨架上的血肉,妖怪们的故事是游戏的主体,也是玩家最先体验到的部分。在世代交替下,新旧妖怪们虽各有差异,但在面临时代转变与新旧文化冲突这一点上有了共同点,从这副骨架上长出的血肉也因此具有了统一性与协调性,所以虽然三个篇章的故事基调各异,但中间的过渡却十分流畅,没有给人突兀的不适感。篇章末插入的第一人称回忆以独特的视角回溯妖怪们的心声,这也给予了玩家更进一步感悟的契机。

章节结束后出现的谶言,有种令人欣慰的落寞感

从第一章的枯荣神、玉前静到第二章的相泽真,再到第三章的安藤惠,在泡沫经济时代下,它们的故事宛如万花镜中的斑斓景观——有的因失去供奉而陨落;有的因向往自由而选择融入人类生活;有的本是善良的人类,死去后在妖怪的帮助下变成了地缚灵;有的却因毒气事件无辜死去而最终化为可憎的怨灵……

这些形形色色的故事在优秀文案和出色演出映衬下,充满了灵动的生命力与感染力。

当然也不乏这种可爱的口胡

像素风的画面表现恰到好处地还原出了现实日本的风格,一种独特的精致感让人眼前一亮。例如鹿鸣村的村社、黑森町中的便利店、书屋、售货机、酒馆、列车站台的双向楼梯等等。

极其出色的场景设计

游戏中可交互的道具的选取与布局也与当时的时代背景紧密结合,如村社中的公告栏、玉前静房间中的N64、剧院中的海报等。

榻榻米、暖炉、游戏机,场景虽小五脏俱全

这些元素的加入,让游戏整体的血肉显得更加饱满的同时,也提供给了玩家更多触摸那个时代的机会。

细细品味这些妖怪们的故事,你会发现,虽然是从妖怪角度讲述的故事,但是穿插在它们故事中的人类却占据了非常重要的戏份。

真理天堂,这个邪教组织,贯彻了游戏始终,可以说是游戏一切的罪魁祸首。在游戏中,三章故事或多或少地都与其成员产生了关联。

真理天堂一手策划并实施了营团毒气事件和黑森町剧院毒气事件。但游戏中的毒气事件却都不是由真理天堂的主谋者实施的,被他们所蛊惑的人才是真正动手的人。

剧场毒气事件的罪魁祸首

在营团毒气事件中,一名年仅17岁的女高中生,在列车中颤抖地打开了毒气罐,而剧院毒气惨案,也是由安藤惠亲手扔下毒气罐造成的。她们本应都拥有美好的未来,却为何做出这般恶魔的行径?

原因也藏在那个时代里,在那个经济看似繁荣无比的时代,却隐藏着每个人都视而不见的黑暗面,在那个黑暗面中,学生遭到霸凌、演员受到私生饭的骚扰与威胁、公司职工在工作面前成为了金钱的奴仆……

营团毒气事件的罪魁祸首

人们的内心在复杂的时代受尽折腾,异化成了脆弱不堪的蜂巢。在泡沫经济破灭后,顷刻之间万家失业,萧条之景取代往昔繁华街景,崩溃,只在一瞬间。

泡沫破灭后,鹿鸣村建厂一事失败,许多村民因此自杀

这些黑暗面的不断重叠,就化身成为了真理天堂的策划者,在游戏中,相比被蛊惑的人,这些策划者才是真正的人性的恶的化身,他们在极度的扭曲中迷失了自我,甘愿化作一个黑洞,将周围的人都带入到了无底深渊中。

 

在草蛇灰线中,我们一步步接近这个邪教组织的真面目。到最后我们会发现,妖怪们的故事中,我看到了这群人,而在这群人身上,我们看了一颗鬼魅之心。

 

【灵魂】我追逐的地方白骨累累,我走过的地方鲜花盛开

在我看来,游戏所展现的众生相虽隐晦地揭示了那个时代的黑暗面,但在深层次,却表达出了一种超脱任何时代的思考。

远野与现代的矛盾构成了这个游戏的骨架,妖怪们的故事与故事中真理天堂的人构成了这个游戏的血肉,以上,仅仅是一副躯壳。在这个躯壳里,灵魂的表达才是最独特,最有价值的地方。

那么,这款游戏的灵魂到底该如何去理解?

我想借一本书中的故事谈谈自己的理解。

这本书叫《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

<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封面

在《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作者罗伯特讲述了自己与约翰和思薇雅夫妇在摩托车旅行中发生的一段经历,约翰在关于到底该不该自己动手修理自己的摩托车这一问题上与作者发生争执。作者坚持可以靠自己修好摩托车,但是约翰却持相反意见,即使操作步骤清晰明确,即使摩托车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发生了故障,约翰也不愿意自己去动手修理摩托车,在这个问题上,双方的分歧几乎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

 

后来作者终于想明白了这个分歧的根本,“那就是科技的关系”。

 

约翰和思薇雅夫妇是不折不扣的自然主义者,对于他们来说,“科技缺乏人性、机械化、了无生气,是一头瞎了眼的怪兽”。面对这样一头怪兽,莫名的疏远感让他们对此产生了被“奴役”的不适。因此,他们厌恶科技,也不愿去掌握科技。也因此,约翰才不愿意面对修理摩托车这件事,因为他无法彻底摆脱科技的影响,所以便选择了这样一件事来表达自己的消极抵抗。

不过作者对于这样的现象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作者却恰恰认为“佛陀或是耶稣坐在电脑和变速器的齿轮旁修行,会像坐在山顶和莲花座上一样自在。如果你认为不是如此,那无异于亵渎了佛陀——也就是亵渎了你自己。”

回到游戏,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旧时的远野虽没有毒气事件这般惊悚的恐怖袭击,但也存在着人祀的陋俗;我们看到,现代的都市抛弃了传统的信仰,却异化出了人心中的魔鬼。

究竟哪个时代要更好些,仅凭我们看到的东西,还无法做出评判。

即使透过其骨架与血肉,我们也难以找到明确的答案。

桐谷雪在最后的人生选择成为自己,为自己而生活;玉前静到东京成为了一名教师,向自己生活前进;相泽真开始漂泊世界,在那一刻,她真正成为了自己一直憧憬的故事中的旅猫;安藤惠虽然最终消逝了,但是她临走前的笑容和离开后妖怪们对其的怀念都证明,她不会永远消逝,只是换了种方式留在了世上;希原夏森的奇幻经历永远要告一段落了,但她是连接着现代都市与远野世界的桥梁,随着丰神力量的逐渐消逝,终有一天会慢慢失去与远野世界的联系,但是她对现实都市的信心却没有消逝,见证了隐于人心背后的魑魅魍魉,见证了妖怪身上的美好人性后,才明白美好的世界有多珍贵。

故事结局:夏花冬雪

远野与都市、妖怪与人类,它们之间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它们之间的界限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真理天堂的策划者堕入地狱的背后诚然会有无法想象的痛苦,但将自己的痛苦宣泄在无辜者身上的行为并不会减轻他们的罪孽。妖怪们在时代的冲击下却努力生活,展现了这世界的另外一种可能的美好。

妖怪吉次郎为夏森母亲绘制的画像

就像约翰的故事所揭示的那样,其实我们看到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选择看到什么。

或许一直以来,蒙昧我们内心的从来就不是这个时代,而是一厢情愿认为时代糟糕的内心。

被时代裹挟着,被混合着污秽的社会中被灌下了令人恶心的东西的人数不胜数,但是仍然有人依然倾尽全力想要摆脱时代的裹挟,即使最终化为了一堆白骨,在其身后,却永远留下了繁花盛开的路途。

究竟哪个时代要更好些,仅凭我们看到的东西,的确还无法做出评判。

是好是坏,我们大可不必理会它们,唯一明确的是,无论处在什么时代,我们都必须要认真对待它,努力去生活。 

#游戏推荐#  #黑森町绮谭#  #话游会# 

话游会,一个自由的游戏茶话会。

本文由小黑盒作者:话游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摘编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