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独立开发者寻求投资有多难?

布伦达·罗梅洛还清楚地记得与投资者们面谈时的情形,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天。在德国科隆的一间会议室里,这位资深设计师面对几家发行商的代表,介绍策略游戏《罪恶帝国》(Empire of Sin)的策划提案。

“那是我人生中最紧张的时刻之一。”她回忆说,“我对在舞台上发表公开演讲一点都不怵,但如果你想请求别人为你的某个想法提供资金支持,那可太难了。”

虽然游戏行业在过去十年间经历了许多变化,但对大部分开发团队来说,发行商仍然是最重要的资金来源。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很多开发者经常带着游戏开发的策划案参加E3、科隆游戏展或GDC等游戏业内活动,希望能够与发行商建立联系,获得投资的机会。


《罪恶帝国》

布伦达·罗梅洛是著名游戏设计师、“毁灭战士”创作者之一约翰·罗梅洛的妻子,拥有多年游戏从业经验,还在2013年拿到了GDC女性开发者终身成就奖。经过一段时间的商谈,瑞典游戏发行商Paradox Interactive签下《罪恶帝国》,并为布伦达·罗梅洛提供项目资金,让她在爱尔兰西海岸组建了一支30人的研发团队。

与布伦达·罗梅洛不同,Glass Bottom Games创始人梅根·福克斯(Megan Fox)认为对于独立开发者来说,发行商未必能提供多少帮助。“在过去,发行商通常会负责把游戏带入实体商店,但现在情况变了:我可以在自己喜欢的任何平台推出一款游戏的数字版。”

作为一名个人开发者,福克斯在Kickstarter上为游戏《SkateBIRD》筹集了足够的研发资金。许多高成本游戏也曾以众筹方式筹资,但由于某些开发团队未能兑现承诺,玩家信任度下降,如今大型项目已经很难再依赖于这种筹资手段。

除了发行商和众筹平台之外,游戏开发者还可以考虑其他资金来源,独立游戏基金Indie Fund就是其中之一。Indie Fund成立于2010年,过去十年间为许多口碑不俗的游戏提供了研发资金支持,例如步行模拟游戏《亲爱的艾丝特》、FMV游戏《她的故事》等。

在欧美国家,与白人男性相比,有色人种开发者在寻求投资时往往会遇到更多困难。《猎鹰时代》(Falcon Age)开发商Outerloop Games的联合创始人Chandana Ekanayake就透露,他曾经与15家潜在的中大型投资商和发行商商谈合作,但其中只有一家派出的代表不是白人男性。“我要谈论的某些事情肯定不会引起共鸣,因为他们也许无法理解某些真实经历…..如果他们对不同文化有更深入的了解,那么获得投资的游戏类型就会变得更丰富。”


《亲爱的艾斯特》

Kowloon Nights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的游戏投资集团,他们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设立了一笔200万美元的专项基金,为黑人开发者或工作室领导的项目提供资助。

这项计划的负责人肯达尔·迪肯·戴维斯曾担任《光环4》叙事设计师,根据他的说法,Kowloon Nights的目标是促进黑人工作室的可持续发展。“我们正在为更大规模的多元化计划打基础。”戴维斯说。

与电影、电视剧行业的情况类似,对开发团队来说,为独立游戏筹集资金是一个既艰苦又漫长的过程。与过去相比,开发者可以考虑更多的资金渠道,但整个系统远非完美,往往只有那些具有知名度的人才能获得成功……投资者或许需要冷静反思,想一想他们究竟应该做些什么,才能更好地培育下一代出色的游戏开发者。


原译文:https://www.theguardian.com/games/2021/feb/15/video-game-funding-indie-investment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