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数字文创:成都游戏沉浮二十年

成都有才气,在漫画总体势弱的互联网时代,产出了腾讯TOP10之一的作品《我是大神仙》。

成都有志气,在影视寒冬贡献了全国动画电影票房第一的《哪吒》。

成都有底气,从零开始构建了“手游第四城”。

成都有底气,体现在成都的游戏企业们会抓住一切机会进行资本的累积,从以给大公司打工、被大公司收购为结局的包身工,变身成为和大公司议价融资的独立主事人。成都游戏企业做到了从零开始建立游戏产业的基石,打造本土游戏品牌,稳居中国“手游第四城”。根据IT桔子的统计,目前四川是排名第四的游戏行业创业地点分布,排在广东、北京和上海的后面,占比8.54%。

但成都游戏的发展经历了很多波折,本土游戏企业一度流行“做一笔,赚一笔”的商业模式,每出一款好游戏,就卖给大公司赚钱离场。在经过不断的创业、失败、破产、收购后,坚持到底的热血游戏人创造了现在的成都游戏产业。

早期:大厂“教育”了成都游戏产业

“我给他们的建议就是赶紧被大公司收购。”——博瑞梦工厂营销总监吴亚辉,2013年,《中国企业家》报道。

2000年,被称为网游元年,中国历史上第一款自主研发的图形网络游戏《万王之王》正式上线,韩国的第一款网游《黑暗之光》有宇智科通代理引入中国。2001年是中国网游市场真正开始走向正轨的部分,举足轻重的互联网公司如网易、盛大等也开始崭露头角。

2002年成都就开始布局数字文创产业链,支持网游开发,那时候基本还是PC端游的天下。从2002年到2009年,是成都游戏不断尝试、招商引资的阶段,成都吸引了相当一部分的游戏大厂来成都设厂。但早期的成都没有市场、没有人才、没有国际投资机构,而且还饱受没有商业模式缺乏、国际趋势判断落后的痛苦,“大厂”带来了一部分生机,也带来了一部分死亡。

收购本土企业的大厂

游戏大厂刚刚进入成都的时候,大多数选择了收购一家本土企业来“上岸”。一方面减少了选址、招募、团队磨合等时间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开拓公司的版图。但这些被收购的本土企业,在当时看来可能是融入了一个稳定的商业帝国,但大部分其实都逐渐消失于历史中。

2004年,成都梦工厂成立,这是目前成都可查的最悠久的本土游戏公司,创始人是号称“剑侠情缘之父”、“中国武侠网游开山鼻祖”的裘新,他从金山离职后回到故乡成都创业。但因为无法独立运营,梦工厂先是和博瑞联合运营,最后选择被成都博瑞收购。梦工厂卖给了博瑞之后,几乎没有任何收入增长,创始人现在呈现半退隐状态。

与之同时成立的还有成都锦天科技(虽然最早的核心团队在2002年就搭建了),2007年创始人把锦天卖给盛大后一夜成为“中国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他之后建立的星漫科技也以同样的路线卖给了盛大。受到彭海涛这种“做一个游戏公司卖一笔钱”的理念的影响,很多成都的游戏公司并不考虑研发之外的工作,业界也戏称卖产品套现离场的现象为“彭海涛”现象。

2008年,完美时空对逸海情天数字娱乐有限公司进行了战略投资。

2009年,成都叶网科技公司透露,完美时空拟出资1500万元入股其公司。同年,成都完美世界从台湾游戏开发商昱泉国际手中买下其成都分公司,将负责测试业务的成都昱泉改造为自己的美术外包基地(现在是完美集团的全球美术研发中心)。

当时一部分成都企业自己也认为,在成都这个“贫瘠之地”无法诞生优良的作品,梦工厂和博瑞的初次合作就是因为成都游戏缺乏运营人才,只能和其他公司联合运营。直到2013年,博瑞梦工厂的营销总监都宣称“我给他们的建议就是尽快被大公司收购”。

和直接收购公司不同,还有一部分公司看中了成都对于西南各地的人才吸引力,打算自己建公司,进行长远投入。

自建厂牌的大厂

2002年,腾讯成立了成都研发中心,这里后来研发出了《王者荣耀》,超过七成的员工来自本地,最新消息是天美正在筹备研发3A大作。

2004,金山公司在成都建立了“亚丁工作室”。

2006年,网易成都工作室正式开业,但之后因经营问题解散。同年,GameLoft在成都设立了子公司,这家公司早期比较出名的项目包括《超凡蜘蛛侠3》和《钢铁侠3》游戏。

2007年,育碧在成都市成立了成都育碧电脑软件有限公司。育碧成都在前期阶段会集中在育碧集团内部外包工作,随即将负责开发PC、游戏机及掌机等游戏平台的在线游戏。

“大厂” 经验帮助中小企业成长

一直到2009年之前,成都还没有诞生中型以上的本土游戏公司,大厂的进驻基本都对接了本土公司,以先控股、后收购的方式在成都扎根。端游的游戏成本开发高,维护难,对于当时的成都来说,进行研发制作已经是极限,要进行运营、维护和后期就只能和其他公司进行合作,长久下来本土小公司要么被“招安”并入大厂的工作线,要么转为外包公司接大厂的单,要么就倒闭了。2006年的时候,成都大约有30-40家本土游戏企业,到了2009年末,只剩下不到十家。

但这几年的转型、尝试和成败都给成都积累了大量的人才,如网易成都工作室解散后,孙重羽带领原班人马在旧址成立了成都网成科技,尼比鲁的创始人杨祥吉曾经在Gameloft成都分公司担任产品经理,墨龙科技的创始人之一来自成都梦工厂。同时,2009年左右游戏热点变成了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成都本土游戏再次迎来了一波机会。

中期:创业高峰与热钱泡沫

“作出漂亮的充值流水,借助PR曝光,再联合投资人或上市公司内的‘合伙人’,获得大额投资或者直接被上市公司买下”——《揭开成都手游乱象的“冰山一角”》,2015年,游民老赵。

2009年左右,游戏进入了页游时代,2012年左右,再次快速迭代到了手游时代。成都本土公司在经过了数年的经验积累和人才聚集之后,开始在页游和手游上建立新的项目。

成都叶网,正式诞生于2008年9月,2006开始筹备。这是一家以网页游戏(webgame)自主开发及游戏平台运营为业务方向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花费数年打造的中文网页游戏平台在世界上70万个webgame游戏网站里排名前列,2008年7月平台注册用户突破100万,2009年4月突破500万,是中国最大的网页游戏平台之一。2009年5月,完美时空以1500万元人民币入股叶网。

成都墨龙科技成立于2012年初,由《傲剑》(最成功的ARPG网页游戏)制作人陈默与梦工厂前COO徐宇兵两位资深的游戏人联手创立。首款产品《秦美人》最高月营收突破5300万元,创下四川本土游戏最高月营收记录,达到国内顶级游戏行列。

2012年,第六届四川互联网大会上,Tap4Fun的CEO杨祥吉亮相大会演讲交流环节,分享IOS创业演讲:Tap4Fun银河帝国的崛起。当时,由尼比鲁科技开发的IOS网游“银河帝国”近日荣登苹果App Store美国区收入榜第一名,超越“愤怒的小鸟”、“Draw Something”等著名产品,刷新了中国开发者的新纪录。自2011年10月上线以来,“银河帝国”已获得全球7个国家地区App Store畅销第一,尼比鲁的“成都高新造”游戏产品还保持着中国地区“单款游戏”在苹果APP商店收入最高的记录,屡次被苹果官方报道。

这些内容,震撼了场下的游戏人,点燃了许多游戏开发者的创业梦。成都手机游戏创业浪潮,拉开序幕。2014年巅峰时刻,成都就有1000家左右的手游企业。

和Tap4fun一同崛起还有摩奇卡卡,他们的照片游戏《拇指西游》是一款卡牌休闲手机游戏。这款游戏上线一个月就为摩奇卡卡带来100万元的收入。同时,凭借《龙之力量》一鸣惊人的数字天空和他的创始人王晟再度重回大众视野——王晟此前曾经开发过《合金弹头》和《侍神》,但因为管理问题而倒闭。

游戏行业过百万、千万的月流水刺激着每一个创业人和投资者的心脏,只要压中一个“宝藏游戏”就能实现人生的“逆风翻盘”冲击着大众的认知,成都手游行业的资本热钱开始涌动。大量投资者进入成都,企图在这个高性价比的“手游第四城”里找到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但随之而来的,是游戏投资骗局的消息。

2015年,一篇名为《成都:手游第四城的泡沫与坍缩》的文章引来关注,热钱之下的种种骗局冲淡了成都手游行业的“头脑发热”。

一些手游开发商借助资源,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做出”漂亮的充值流水,借助PR曝光,再联合投资人或上市公司内的“合伙人”,钻“尽职调查”空子,按月流水千万估值,获得大额投资或直接被上市公司买下——等到大公司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些小团队也会被大团队忽悠。大团队的模式通常是,假称自己有资源,骗那些小团队免费为他们开发,然后再对外宣称这些小团队是自己公司下属的子公司,进一步忽悠投资和代理。

2015年后,成都一位VC投资人接受采访时说的,他们现在投资只会投给主创必须是在游戏行业有资深阅历的老人,对于新公司的BP基本不再接受。

现状:大浪淘沙后的寡头游戏

2014年成都凭借千家手游团队,多款爆款产品,一举成为全国手游第四城。但等到2014年下半年,不到半年时间,成都手游内容提供商的数量已经从传说中的1000多家骤减至不足300家。然而行业的激烈竞争将粗制滥造的企业清洗出局,也意味着在此基础上优秀企业会逐步崛起,只要给出足够的耐心。

到了2018年,成都游戏公司数量大约刚好在百家出头,成都手游恍惚成为了一个行业泡沫,大量团队退潮,某媒体提到截止2017年成都手游团队大多数团队沦为大厂外包团队或者出海寻找出路。从2019年起,随着整个游戏业的更新迭代,中型以上的游戏投入,单单美术部分已经是千万级别,大型游戏的美术部分投入2千万起步也是不在少数。游戏逐渐变成了寡头游戏,那些在之前积累过至少一个王牌产品的公司逐渐扩大市场,而新型的游戏工作室出产的独立游戏逐渐成为了游戏行业的被竞相追逐的肥肉。但直到现在,成都依然是重研发、轻运营的“第四城”,大多出海游戏不得不依托北上广的公司进行。

目前成都已有众多游戏公司,其中70.4%是研发企业,是中国游戏产业重要的研发基地,游戏企业增速占全国第一。在这样的产业发展背景下,四川的游戏设计类在线培训机构数量在2020年度快速增加,机构数量仅次于广东。

成都的天美工作室《王者荣耀》超过七成员工是成都人,国内年收入稳居第一,海外年收入持续过亿;乐狗的《万国觉醒》,2019在海外的收入是中国之最,打破了出海SLG的收入记录;这个名单还能列很长一串:数字天空《少女前线》、天象互动《花千骨》、游戏工厂《鬼武三国志》、简乐互动《龙纹三国》、哆可梦《文明曙光》、掌沃无限《三国战神》……

游戏届曾经有一句玩笑话:中国的游戏公司拥有一流的美术、二流的程序、三流的策划和四流的老板。这句话放在曾经的成都游戏业界,可算是非常准确:曾经的成都引进了很多大型游戏公司,围绕着他们诞生了很多外包公司,一流美术人才逐渐累积。早期成立的本土游戏公司带有“大基因”,游戏产品本身出彩,但当时的成都没有市场、人才和运营,大多经营不善以卖给大公司收场,程序、策划和老板水平才开始有意识增加。最后当本土游戏在不断失败的创业中摸爬滚打出经验后,成都的本土游戏产业真正崛起了。

今年1月,bilibili投资了成都洛斯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月初,成都数字天空公布了有着3A水准、高速动作游戏《Project DT》的实机演示预告。3月,甜美工作室宣布即将开始进军3A游戏领域。成都游戏的这一路已经走过了外包并购和热钱骗局,在成都牢牢扎根,并且向更高水准、更精美的游戏殿堂发起了冲击。


来源:36氪
原文:https://36kr.com/p/1130785468215305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