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GIF卖出60万美元,游戏艺术家找到了财富密码

  如果有人 10 年后联系到你,说要花钱买下你之前在微博上发布的一条动态,你大概会觉得这人脑子有毛病。但现实世界中就上演着这样的闹剧,上周六的下午,推特 CEO 杰克·多西(Jack Dorsey)声称要拍卖他于 2006 年发布的首条推文,以 NTF(不可替代代币/非同质化代币)的形式交易。还不到一天时间,一位来自加密货币贸易公司的老板,便把价格抬到了 250 万美元。

2006 年,杰克·多西发布的「刚设置好我的推特」

  用人话来解释,NTF 可以看成一段独一无二的代码,以证明某个数字资产的所有权,大致上等同于比特币、以太币那一套东西,只不过价值独有、没法拆分。

  多举几个例子可能会更好理解:

  大家应该看过一张叫做「彩虹猫」(Nyan Cat)的 GIF 表情图,为了庆祝这个梗诞生 10 周年,一个月前它的作者克里斯·托雷斯(Chris Torres)将其挂起来出售,同样是以 NTF 的形式。最后图片以 300 以太币成交,当时折算过来近 60 万美元(目前跌到 53 万美元),不妨理解成 NTF 的代码就相当于作者签了个名。

最搞笑的是,模仿彩虹猫的彩虹狗(Nyan Dogecoin)也卖 45 以太币

  为什么要绞尽脑汁地整这么一出?因为对于艺术品(姑且统称为艺术品)来说,像是梵高的某幅画,亲笔的「原版」肯定只有一张,谁买下搁在屋子里那是明摆的事。但数字插画以前可就没有「原版」一说了,右键点一下复制那可是像素级拷贝,请世界上最资深的鉴赏家来也看不出区别。

  而 NTF 就是人为用一段代码创造了「原版」,以此来证明网上其它人转发的都是「赝品」。其实从使用价值来说没什么卵用,即便你买下了推文和表情包,也不能阻止别人查阅、转发和引用……

  但一批给游戏画画的艺术家倒是从中发现了财富密码,比如《光环 无限》的艺术总监尼古拉斯·布维尔(Nicolas Bouvier),以 3.5 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一副画着城堡的数码绘;《战神》艺术总监拉夫·格拉塞蒂(Raf Grassetti)一直以 NFT 的形式销售 3D 模型;而曾经给《使命召唤》创作过概念艺术的本·毛罗(Ben Mauro),在一个名为 Viv3 的 NFT 网站上已经赚了 200 多万美元。

本·毛罗的一些作品

  其实 NFT 的流行和电子游戏息息相关,在 2017 年的时候,加拿大工作室 Axiom Zen 推出了名叫《CrpytoKitties》(谜恋猫)的游戏,核心玩法偏向宠物养成,玩家能够在社区中买卖虚拟猫咪,并让它们互相交配,从而产出更多猫咪 —— 每只猫都有段独一无二的代码。

  《CryptoKitties》上线起便如病毒般传播,交易额在短短两周内接近 700 万美元,超过 4 万只猫咪被售卖,而单只稀有猫的价格也是一度达到 10 万美元。一时之间,养鱼、养狗的游戏都冒了出来,前阵子大厂们纷纷表示要做「区块链游戏」,不管营销得多么天花乱坠,骨子里都是同一个东西。

CrpytoKitties

  对于玩家而言,这种形式的虚拟经济倒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试想一下,如果你在《魔兽世界》里以 NFT 的形式买了头坐骑,即使游戏关服了,坐骑没法用了,那段证明所有权的代码并不会消失,还是被加密货币市场承认。至于值多少钱,贬值还是升值,那就是时下的行情说了算了。

  自然会有一些人对此持怀疑态度,几天前 ArtStation(面向游戏艺术家的作品分享网站)宣称要推出一个 NFT 市场,遭到数千名用户的抵制,他们以「删除账号」为要挟。第二天 ArtStation 跪下来认怂道歉,表示希望「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能够找到一个公平、环保的解决方案」。

ArtStation

  抵制的理由有很多,首先是 NFT 一般伴随着加密货币的交易,加密货币又和「挖矿」有关,相当不环保。据统计,以太坊在 2018 年使用的能源比冰岛这个国家还要多。其次是 NFT 市场上有冒名顶替的例子,一部分艺术家的画作被别人申请了「原版」,谁来负责公正没个标准。

  Funcom 工作室的艺术家道格拉斯·科普兰(Douglas Copeland)就义正言辞地提到:“我永远不会碰以太坊 NFT 和加密艺术(Crypto Art),因为目前气候变化的速度正在加快,道德上过意不去。”

Crypto Art Platform Foundation:一个贩卖加密艺术的平台

  老实说通过 NFT 卖卖画什么的,还属于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范畴,但不久前一段勒布朗·詹姆斯篮球比赛的集锦视频以 20.8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就显得比较荒诞了。这是 NBA 和 Dapper Labs 合作推出的一个叫做「NBA Top Shot」的收藏项目,形式是剪辑各个球星的精彩镜头,然后附上一段 NTF 代码卖出去。没想到有不少球迷趋之若鹜,创下了 5 个月销售 1 亿美元的成绩。

NBA Top Shot

  整个 NFT 市场正在迅速扩大,2020 年的市场交易量达到了 2.5 亿美元,相比 2019 年增长了 299%。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以 NTF 为基础的虚拟经济不是没有可取之处,比如卖数字画作和游戏相关的交易,本质上还是传统价值观的延伸。但出售推特动态和视频集锦,更像是资本市场以违反直觉的方式去创造的价值。我们甚至不需要资产本身,这种万物均可抽象化的观念,可能会让投机者越来越多。

  当巴菲特在路边吐的一口痰也能换算成 NFT 时,我们就能意识到它并不是一件好事了。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