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CEO黄一孟:竞业协议限制了人才流动,拖累行业发展

近日,两位前腾讯员工因跳槽至米哈游,被腾讯认为违反竞业协议而告上法庭,并分别被判决赔偿腾讯超百万元。这个话题最近在知乎引起了热议,心动CEO黄一孟也在该话题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黄一孟认为,无限制滥用的「竞业协议」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行业的人才流动,越来越多从业者因为这项「 不对等条约」不得不留在自己不喜欢的岗位上「 混日子」 ,而无法在更好的位置上发挥才华、起到应有的作用。基于对人才的尊重,以及公司文化和价值观,心动在2020年取消了竞业禁止协议,同时他还呼吁全行业早日打开「金手铐」,将自由选择的权力还给游戏人才。

他还指出,取消竞业协议也会倒逼心动在管理和制度上,推出那些更吸引人才的措施,让他们「来得了、留得住、发挥得出」,他相信,「 除了高薪之外,真正的人才看中的还有:这家公司对于研发的投入是不是真情实意、他们是不是真的想要推出足够体面的内容、以及我在这家公司能不能获得更好的自由创作空间,更简单友好自由与责任并重的办公文化等等」。

 

 

以下为黄一孟在知乎的回答原文:

利益相关:我司是游戏行业内率先实施「取消竞业禁止协议」的公司(不知道有没有之一),我们对行业内的相关竞业禁止案例是高度关注的。

在历史上,心动曾经随大流有和员工签过竞业协议,但是从自己最初创业到现在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对离职员工实行过一次竞业限制。所以当我们在行业中看到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被竞业协议所限制和束缚,要么被迫忍辱负重留在原公司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要么硬着头皮像这两位腾讯前员工那样冒着被起诉的风险寻找自己喜爱的工作。看到这些窘境的时候我们不禁怀疑,行业内对于竞业协议的滥用是否已经损害了从业者自由选择工作的权利,是否已经损害了行业的良性竞争健康发展?

所以对于当前被无休止无限制滥用的竞业协议,我们是实名反对的。心动自己不但从去年开始已经取消了所有的竞业协议,未来也会继续坚持没有竞业协议。我们也呼吁更多优秀的公司参与进来,靠企业的愿景和工作环境留住员工,而不是靠不公平的协议来限制员工。对于行业内的其他公司,我们也希望哪怕暂时做不到不签竞业,至少也要把竞业协议的条款拟定得更体面一些,对行业人才有最起码的尊重。

虽然竞业协议在实操中已经成为惯例,但我们觉得从员工角度看来,这是一份在员工入职时,利用雇主与员工之间地位上的不对等,信息上的不对称,诱迫员工签下的不对等条约。

其实大家从这个提问的高赞回答中已经可以看到,比如有个回答是这样说的:「确实没有人逼你签,但是当所有的地方都如此,一个拒绝者几乎不可能找到工作。这种本就不平等的地位下签订的契约,还有什么自愿可言吗?」

除了签署时的地位不平等,竞业协议在涉及员工的职级、赔偿金额、竞业期限等等方面,在这两年有越来越宽泛的趋势,这让雇主有了更多自由裁量空间。以前,竞业协议签署范围大多局限在公司的高职级员工,竞业对象也只限直接竞争的公司。但现在,有更多的基层岗位员工也开始需要签署,竞业名单甚至覆盖了全行业。赔偿金额、竞业期限也越来越水涨船高。这些大量信息在员工签署时都是非常含糊的,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签下竞业的那一刻,就意味着除了给当前公司卖命,你在行业中已无其他容身之地。

这对人才的职业生涯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在竞业的压力下,他们如果在大厂干得不开心、发挥不出,也可能很难跳槽去别的公司,发挥出更大的实力,因为这通常意味着他们要么是支付巨额的赔偿给东家,要么就要按照竞业协议的要求,脱离行业很长一段时间。两个选择对于任何一个员工来说,都太沉重了,所以最可能的结果,就是留在这个干得很不开心的公司里,无法发挥、痛苦混日子。行业也损失了一个本来更能贡献才智的人才。

但国内游戏行业,其实根本还没到需要依靠竞业协议这种「限制人才流动」的方式,来内卷地进行竞争的阶段。这个行业目前机会大把,各大厂之间、以及大厂和中小厂之间,也根本没到「你死我活」或者「我吃掉你」这种竞争格局的时候。

从大环境来看,国内游戏行业反而是需要通过行业内部人才持续流动,甚至是从行业外吸引人才,来抓住历史性的机会。

所以,看一个行业,看一个公司有没有前途,其实从看人才是净流出还是净流入,心里就有数了。人为地通过竞业协议等方式限制人才自由流动,本质上并不能解决行业和公司竞争力的问题,而更可能是拖累行业发展。美国加州其实在几十年前就直接通过立法,否认竞业禁止协议的效力。但这并不妨碍全世界最具创新力和商业潜力的硅谷,就诞生在加州。

硅谷各个大厂之间形成的「人才流动文化」,可以让彼此之间获取「知识溢出」,本质上还是整体性地提高了硅谷这个片区的知识储备和人才密度,对于市场来说,这是最有效率的方式。所以你可以看到直到现在硅谷都是全美乃至全球创新力最高的地区。

从国内游戏行业来说,我们也已经很明显看到了人才流动,为行业带来的正向作用。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中国手机游戏行业无论是从产品研发投入、人才密度还是产品质量等等方面,都已经形成了优势,这让我们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都得以显著提升,整个行业因此都是受益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其实跟没有理由,用更多、更严密、对雇主看起来更有保护的竞业协议,来给行业人才们戴上「金手铐」,因为市场足够大、前景足够好,一起携手做大蛋糕是这个阶段对各方最有利的选择。

所以总结来说,心动基于上述认知以及公司文化,在2020年就取消了竞业协议。当然,肯定会有不理解的声音,比如:「你们呼吁行业取消竞业,就是为了方便挖人」,「你们还不是大厂,没有遇到大厂那样人才流失的问题」等等……

这里我想说明,心动取消竞业协议,并不是基于招聘因素而作出的短期、功利性决策,以后也不会考虑恢复竞业协议。其实还是因为我们对人才真心地尊重,就像我们在2016年出于对于好内容的尊重,而创立了「不联运、零分成」的 TapTap 一样。其实是我们的认知和价值观,决定了这些东西。

有没有压力?那是一定有的。取消了竞业协议,我们肯定也会顾虑,心动的人才会不会更容易地流失?因为没有了「金手铐」,跳槽变得容易很多。

但我们还是认为,这样才会倒逼我们在管理和制度上,推出那些更吸引人才的措施,让他们「来得了、留得住、发挥得出」。除了高薪之外,我们相信真正人才,看中的还有:这家公司对于研发的投入是不是真情实意、他们是不是真的想要推出足够体面的内容、以及我在这家公司能不能获得更好的自由创作空间,更简单友好自由与责任并重的办公文化等等……

而这些都是心动正在积极推动的。取消竞业协议就是其中逻辑自洽而且不可或缺的一项政策。我们不愿意让这些创作优秀内容的员工们,遇到「拿钱为公司干活,或者被迫转行」的二选一,这既不体面也无法体现对人才的应有尊重。

我们希望员工即便最终选择离开,也是带着对彼此的感谢与信任,真心祝福他们未来在行业内得到更好的发展。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