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饽饽”Metaverse是资本的金钱游戏还是未来发展主流?

文/VR陀螺 来福

VR、AR之后,资本又找到了新的故事。

上周,沙盒移动平台MetaApp宣布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SIG海纳亚洲资本领投,老股东创世伙伴CCV、云九资本、光源资本跟投,是国内Metaverse赛道最大单笔融资。

图源:MetaApp

被认为是最有希望打造Metaverse的Roblox上周于纽交所上市后,首日收盘价为69.50美元,次日涨至73.90亿美元,市值达407亿美元,上市之后由于股市表现优秀被称为“Metaverse第一股”。

那么到底什么是Metaverse,又凭什么受到如此多资本的追捧呢?

创造一个虚拟世界就是Metaverse吗?

Metaverse一词来源于作家Neal Stephenson(尼尔·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描述了一个人们以Avatar形象在三维空间中与各种软件进行交互的世界,在小说中这是下一代互联网的形态。类似的概念在赛博朋克之流的小说中时常以不同的名词出现,像《Habitat》、《女神异闻录5》等电子游戏中也有Metaverse的身影。

图源:亚马逊

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Metaverse一词被定义为由VR/AR等一系列科技构成的下一代互联网呈现的形态。

思考一下现在的上网方式,不管游戏、音乐有多强的沉浸感,或者使用虚拟二维码进行交易,它始终是需要真实物品作为介质来连接人类和互联网,从而让人类的意识、观点、行为以1和0的数据形式在互联网活动。

图源:shutterstock

Metaverse则是让人类在虚拟世界里以具体的形象存在,对于使用Metaverse的人来说,就在虚拟世界里有了真实的化身,更像是活在一个新的世界,而对于互联网来说,也有了更具体的形态。

这与马化腾提到的全真互联网不谋而合。全真互联网,“全”是全面,“真”是真实,也就是说马化腾认为,互联网要全面地向提供给用户更真实的体验发展,而这种全面包括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智慧家庭、智慧城市、智慧购物等等。

图源:和讯网

所以说,仅仅是创造一个虚拟世界并不能完全代表Metaverse,对于人类来说,意义是有交易、金融活动、生活、娱乐等等行为,但它更重要的意义是代表着“未被定义的世界”。

目前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和使用的互联网,都遵循着人类社会的法律和规则,有明确的善恶和好坏,而Metaverse里,所有的规则都尚未被定义,很多在真实世界里无法实现的事情就可以做到。

比如我们现在的货币是金本位,但未来在Metaverse里,没有黄金这种物质,以什么来证明货币的价值?它可以是比特币,或者其他的虚拟货币。有了货币,如何建立对这种货币的信赖,还会有银行存在吗?交易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这些在Metaverse中都可以被彻底重新定义。

那么Metaverse到底有什么好处?由于它仍然是在互联网的基础上生长,所以仍旧会保有互联网的“互联”属性,每个人都是信息的传输者,每个也都是信息的接收者,没有上下层的关系。这种去中心化的思路也是未来发展的必然,那么透明、安全、信息传输快是它明显的优势。

图源:联合新闻网

还有很重要的一个特点,自由。在这里交易或者消费,很可能不受现有银行体系的限制,Metaverse里996,Metaverse里857。

Metaverse的高自由度吸引了许多游戏公司的高层,Epic Games CEO兼创始人Tim Sweeney曾表示,Metaverse并不会由某个超级公司打造,而是由数百万人的创意组成,而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能创造价值。

从这个角度看,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创造Metaverse的技术难度不高,所需要的只是VR/AR在图形渲染、3D建模、显示技术等方面有大的提升。它更关键的是如何构建生态。而这个观点让国内一些头部游戏公司在Metaverse发展之初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腾讯通过一系列的收购和内化,打造出了一个互联网娱乐“帝国”,内容涉及游戏、视频、音乐等娱乐重头,可以说在计划、生产、营销、赚取收益等方面成熟的体系,让老牌公司腾讯在构建Metaverse上有了先发优势。

图源:gamelook

而近几年从《崩坏》系列出头、到2020年50亿的净收入,米哈游的用户遍布全球、《原神》MAU也已经破千万。从商业层面看,《原神》的宣发表现出对互联网资源成熟把控,这也让米哈游也成为游戏界新贵。而米哈游也不甘仅仅在游戏界有话语权,其总裁蔡浩宇也直言要在2030年打造“十亿人生活的虚拟世界”,显露出对Metaverse的野心。

图源:米哈游

总得来说,Metaverse的概念并不复杂,创造它,让数十亿人使用它可能只是时间问题。而它在诞生之时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中立的、完全公平的存在,这才是真正令众多创业者和资本趋之若鹜的地方。

Metaverse的实际应用

符合Metaverse最初定义的产品已经在互联网上存在过了,是豆瓣的阿尔法城。每个用户都可以在阿尔法城里用虚拟货币“小豆”选个街道,租个房子。在阿尔法城里,每个街道的名字都是由居民共同商讨投票决定的,但大家都可以决定自己租的房子用来干什么,有些用来贩卖理想,有的是在宣传专辑或者歌曲,最终赚取的也是小豆,小豆用来付租金。

图源:豆瓣

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个项目在2015年就已经被终止了。除了必须用电脑之外,其他的理念与Metaverse非常接近。用现在的视角去看,阿尔法城不是不好,但当技术和人类的思想没有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它的诞生就可能是一种错误的选择。

更好的选择是什么?是用Metaverse的理念服务于现在人们的使用习惯。

MetaApp模拟并构建了一个全新的安卓环境,这一点就是用Metaverse概念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同时它适配了大量的安卓应用,让用户通过一个APP,访问超过200万款应用,并且不需要额外的手机内存。

这样做的好处有两个方面,一方面,由于APP处在虚拟环境里,所以无法获得用户的真实数据,而用户则有了对数据接口的最高权限,这就更大程度的保护了用户的隐私数据。另一方面,通过MetaApp打开不仅能够降低内存占用,App的启动速度也提升了30%,而消耗流量却降低了50%。

图源:MetaApp

MetaApp清除了现在App能够获取用户数据的规则,重新定义了App的使用方式,从本质上来说,MetaApp相当于一个手机应用Metaverse。

据了解,目前MetaApp的商业模式是广告为主,其它玩法和变现方式仍在探索。另外,有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底,MetaApp激活用户累计2亿,分发量超10亿,同时DAU保持每年300%的速度增长。

据了解,MetaApp只是北京展心展力公司利用Metaverse概念的冰山一角,他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以多人实时交互服务为基础的,每个人可以去探索、发现和创造的新型社区,一个全年龄段虚拟世界。

在游戏方面,比较知名的利用Metaverse概念的就是Roblox,很多游戏玩家应该非常熟悉。Roblox是一个兼具游戏开发和游戏创作的平台,截至2020年,Roblox DAU达3100万,MAU达1.5亿,类似的游戏平台Steam 2020年的平均MAU是1.2亿。

图源:roblox

使用Roblox游戏时,玩家可以自定义自己的Avatar。在Roblox里,你可以玩CS,也可以玩糖豆人,还有各种各样你意想不到的模拟器游戏,益智、FPS、解谜各种类型应有尽有,游戏数量有上千万款。

Roblox另一大特点就是游戏全部是由用户开发,并且在安全性和质量上不作任何限制和审核,对此Roblox CEO Dave Baszucki说:“我们试图构建能够引发有趣事情的系统。我们真的不知道什么是高质量的内容,如果它安全也文明,Roblox社区就会投票认可他们的作品,并且会说这很有趣。”

除此之外,他还提出了Metaverse的八个特征,即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这也证明了Roblox对Metaverse的向往和认同。

图源:venturebeat

在VR/AR行业也有过类似的想法,在2018年的L.E.A.P大会上,Magic Leap当时的CEO Rony Abovitz提出了Magicverse的想法。Magicverse就是在真实世界的基础上复制一个虚拟世界,真实和虚拟世界共用一个中心AI系统,这样做能够让真实世界的人力、知识等资源得到更合理的使用。

图源:Magic Leap

Abovitz说:“一些大企业的未来宏图比较实际,竞争性也很强,这可能是反乌托邦的(这里表达的是反乌托邦最重要的特点:人的自由被否定)。而我们希望的则是观点更积极、更开放、更透明,数字信息成为城市和居民的自然资源。不但不会被剥削,而且会让特定的群体受益。”

但很可惜的是,Magicverse还没有来得及在Magic Leap上实现,Abovitz就已经卸任CEO了。

通过实际案例可以看出,虽然目前还没有哪款应用真的能达到像我们想象中的“虚拟世界”,因为它可能受到技术、网络等发展的限制,但很多开发者和公司已经走在了验证Metaverse可行性的路上,并且对Metaverse的概念应用也足够灵活,实现了让概念服务于当下的用户。

VR/AR——Metaverse的技术基础

知道了什么是Metaverse,它目前又被用在哪些地方后,更关键的问题是,Metaverse作为概念股到底为什么在资本市场如此火热?

一方面是人类对Metaverse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理解,可以预见到商业化后的收益。Roblox、Meta App等应用作为雏形,让资本看到Metaverse不仅仅是一个概念,在应用层面也结合现在用户的使用习惯,短时间内能够见到收益,而作为未来互联网的形态,Metaverse投资方面的长效收益更加可观。

另一方面,资本显然认为Metaverse相关技术,比如VR、AR、AI等已经进入了稳定发展的阶段。

许多知名企业高层曾经表示过Metaverse对VR/AR技术的依赖。马化腾不仅在2020年底的内部发文中提到了全真互联网将是互联网的下一次升级,同时也表示:“随着VR等新技术、新的硬件和软件在不同场景的推动,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

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在前段时间的采访中虽然没有明确提到Metaverse,但他对其的痴迷也是显而易见的。他表示,他认为下一代计算平台是VR/AR,而这能够让人们用逼真的Avatar进行真实的交流,也可以让人们在异地工作,不受地域和资源的限制。

一定程度上,VR/AR是Metaverse的技术基础。要做到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结合,甚至虚拟比真实更加逼真,就要依靠Avatar、动作捕捉、手势识别、空间感知、数字孪生等等VR/AR相关技术,而这些技术目前也进入了初步应用的阶段。

在Avatar方面,Unreal、三星、科大讯飞等知名科技企业都在研发,特别是Unreal发布的Meta HumanCreator,对人类皮肤质感、毛发质感、表情细节的还原程度令人乍舌。而且在速度上面,把原来需要数十天的渲染工作压缩到1天。扎克伯格也表示,基于Unreal也将引入AI等算法,未来可以批量生产Avatar。

Unreal Avatar(图源:archyde)

Avatar的真实性离不开对人动作的模拟,在虚拟空间中的交互也势必要使用动作捕捉技术。而动作捕捉从一开始需要搭配诸多设备,让全身各个部位链接仪器,再通过复杂的高端摄像设备的接入才能实现。而现在,只需要手机摄像头就能完成一部分对人体骨骼的捕捉。

特别是在手势识别方面,目前Oculus Quest系列VR头显已经可以实现手势识别,而《半条命:Alyx》等游戏也将手势识别运用在内容创作里,提供给用户更真实的虚拟现实体验。

除了从人体本身出发的交互之外,人与环境的互动也是提升虚拟空间真实感的重要因素。一方面,空间定位识别的基础技术SLAM、 LiDAR等已经被广泛运用于AR硬件和内容开发中,技术发展日趋成熟,对空间的识别定位越加精准。比如华为河图就是利用AI算法将虚拟模型与真实点云合成,建立的更加贴近现实世界的虚拟三维数字地球。

华为河图也带动了中国数字孪生基础建设的发展,比如OPPO CyberReal,利用SLAM、AI等算法技术,实现了高精度的实时定位和全景识别。即使用户在陌生场景中,也能够即时识别用户的位置。CyberReal未来的目标也是构建数字孪生世界,这与华为河图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华为、OPPO等公司对数字孪生发展的基础建设也会影响未来构建Metaverse。

图源:爱范儿

总得来说,VR已经有了相对稳定的产业链、生态发展日趋成熟、用户数量稳步上升,而AR方面,光学解决方案更新速度加快、更多有技术的人才投入、内容生态构建意识增强,这就代表着,目前无论是硬件还是内容方面的表现,可以预见VR/AR在未来也能够支撑起更上层的产业。

反面来说,大量资本投资Metaverse,作为这支概念股的相关分支产业,VR/AR行业也会受到更多资本的关注,资本带来更多的“热钱”,能够帮助VR/AR行业各项技术的成长。

无论Metaverse是资本新一轮的金钱游戏,还是它是下一代互联网的形态,VR/AR技术仍旧是构建它的基础。对于VR/AR行业来说,目前潜心发展技术、保持向上节奏,可能是避免新一轮泡沫的更好选择。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