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星的人”|《忘川风华录》:年轻人讲述梦境的另一种思路

“我们是一群‘摘星星的人’,只要星空还在,漫长的白日梦想就还在,忘川这块梦境之地就还在,故事就还在。”

——桃源工作室

前言|专访桃源工作室:摘星星的人

3月19日,仲春。距《忘川风华录》手游首曝,恰恰约是一年。这一款国风手游,也在玩家“麒麟麒麟你人呢?”的呼声中,迎来了公测。笔者团队也在今日,走进了这样一个年轻的工作室。

初到桃源工作室,笔者先被脚下堆陈的字帖绊了一步。

和其他游戏工作室的画风有些不一样,桃源工作室确实是一个极为年轻化的团队。“在做最新的人设,难免有点乱,请见谅啊。”团队负责人白丁,看上去还带着些书卷气息,身形纤细,引导着笔者一行穿过尚在激烈讨论的团队成员,来到工作室的深处。

“摘星星的人”,白丁用这样感性的字句形容桃源工作室的每一位成员。古来有之,中国人关于群星与生命的思考从未止步,中国哲学讲求“天人合一”,对天地的观照与凝视,往往折射出中国人对自身的叩问与内省,常观天地之寥廓,见自身之幽微。在“加速”的时代,《忘川风华录》手游,给出了年轻人讲述梦境的另一种思路。

作为一群和游戏中的名士“袁天罡、李淳风“一样摘星星的人,桃源工作室作出了这样的解读:一方面,中华文明史浩浩汤汤,其间历史名士便如群星璀璨,《忘川风华录》手游这样一个将历史名人投影于忘川世界——桃源的思路,便如“掬水月在手,欲可摘星辰“;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将五千年历史撷萃于一个世界的愿景,也是桃源工作室一场横亘三年的梦;跳出对表象的描摹,桃源工作室为建构“忘川”这一梦境之地所做出的种种尝试,毋宁说是一种星河远航,拓宽着当代国风游戏的技术、美术航道。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们抬头,任漫天星辰映入眼眸。

根植IP沃土,年轻受众群体的国风情结

《忘川风华录》手游期待度持续走高的背后,依托着《忘川风华录》音乐企划这一成熟而富有生机的IP来源。

根植IP沃土,《忘川风华录》手游的吸力,主要聚焦于年轻受众群体的国风情结。

作为B站知名大型国风唯美音乐企划,成立于2018年的《忘川风华录》音乐企划在三年间,厚积薄发。迄今,B站官方账号已积累63.7万粉丝,其发布的24个视频,累积两千万余播放量。如此可观的粉丝基数,加之氛围十足的IP基础,为《忘川风华录》手游的孕育提供了沃土。

截至全平台公测前,仅在B站游戏中心这一平台,《忘川风华录》手游的玩家预约量已突破100W,这一预约数据在二次元卡牌游戏乃至二次元手游中,可谓屈指可数,量级可观,“归属感”来源于《忘川风华录》系列成熟IP的感召力与聚合力。这一预约成就的达成,也是受众认同、玩家期待的一种外显:年轻人究竟喜欢、期待、孕育着怎样的故事?

如此庞大的数据背后,是年轻受众对《忘川风华录》IP系列的激赏与认可,此方梦境之中,耀耀漫天星辰,星河间千古风流拍岸,闪烁着是对大梦归忘川的期许,与一同摘星揽月的期待。

《忘川风华录》音乐企划歌曲《木兰行》曲绘

在《忘川风华录》音乐企划歌曲《祖龙吟》的弹幕区,粉丝自发地组成了特殊弹幕阵营,将对于历史名人的仰慕与认同,通过极为年轻化的形式展示出来。在大数据时代,人很轻易被简化为字符,但是在《忘川》系列IP的温柔凝视之下,寥寥数语的共鸣,就将鲜活再一次镀予粉丝。《忘川》在故事的句点,将传说的火炬,递到了玩家的手中。

“我们都是漫漫历史星河之下,听着摘星星的故事长大,再去摘星星的人。”白丁这样形容道。

我们对星汉灿烂,永怀期待。

《忘川风华录》企划歌曲《祖龙吟》、《万象霜天》中玩家自发组成的弹幕科普队列

“华夏儿女的DNA动了”有粉丝在弹幕中这样讲道。有人形容当代年轻受众群体为“挑剔的一代”,其实不然,在传统媒体媒介话语权一度被攫夺的时代,个人声量的无限放大也导致了对共情能力的某种降格,《忘川风华录》IP系列的用心之处就在于聚合年轻群体的文化自豪感,自发地形成了一种颇具古意的传承氛围。故事难以道尽,惟待后人前来。

在忘川的故事中,笔者也看到了传统文化在当代的勃勃生机,它正以一种脱胎于鸿蒙孺慕的形式,热烈地生长在当代年轻受众的审美偏好与价值抉择之中。

忘川讲故事的思路,就是让听故事的人,一起加入到这场同声相应的合唱中。

星河驻足,在忘川看到自己的另一种可能

《忘川》的故事,其实不在生前身后,就在当下。

忘川的故事,不仅承载着历史名人们本身的故事与回忆,忘川名为“故世风云”的主线章节,带领玩家溯洄历史长河,为的也不是还原历史,而是一种立足于共情而自发产生的、对因缘际会的理解,及其对人生诸苦的缓释。

讲故事的人、看故事的人、故事里的人,在忘川娓娓道来的故世风云中,总有时刻微妙地重叠,直至相互辉映。

在《忘川》的故事中,玩家所扮演的“忘川使者”需要沿着历史长河溯洄而上,为名士们寻找到遗失在前尘旧梦中的心结所在,去触达他们跨越千年的爱恨情仇。

忘川的叙事手法无疑是精巧又讨喜的,由文物而起,颇具古意的“起兴”,使得忘川故事整体对于历史的体悟与把握本身有所依托,又举重若轻;在吟啸徐行的步调之间,由玩家“忘川使者”旁观又推动着故事的演进,让玩家怀着对解读的人“执念”这一使命,去逐渐看穿执着的本质主旨,正是人之间深刻又真实的相互关系。

区别于宏大叙事歌颂面目模糊而身形高大的英雄象征,《忘川》赋予“名士”英雄定义的方式,是非常微观而细腻的,出于对长篇说教式感悟的有意回避,桃源工作室往往用更具象的表达来完成对名士的勾勒。

在缓缓呈现的忘川世界之中,玩家会在忘川河畔听到名士张良的一句:“良非为帝者谋,乃为天下谋”,于无声中品悲悯;也会在项羽笑着说出“这把剑,我如今已不需要了”时,见此间霸王胸襟;当然,玩家也会在上官婉儿问出那句:“命运?是注定要做什么事?成为什么人?”时,难免扪心抚膺。

如果有一个机会,永远把自己的故事定格在人生中的某个时刻,你会选择哪一天?

《忘川风华录》手游剧情pv

“一开始做《忘川》,我们是几乎在‘泼洒’情感的,后来逐渐不这样了”,白丁挠挠头,手指下意识地点开了桌面上的人设文档,“我们逐渐开始用更理性的眼光去凝视璨如星汉的名士们,因为他们本身并不仅承载了小范围的某种期许,他们本身就是中华文明的一种缩影和可能。作为《忘川》世界的架构者,我们不仅是在写自己的故事,这更是一个将一直信任我们的玩家的某种思考与寄托,通过‘忘川’的形象具象化表达出来的过程。这样的情感其实是不适合‘泼洒’的,它像一条汹涌又蜿蜒的河流,所经之处冲刷着历历时间,更叩击着千百年来历史里每一个人的灵魂。“

谈及人设创制的基本思路,白丁这样讲道:“虽然他们现在成为灿若星河的文化向标,其实回到他们的故事之中,他们都曾是你我一般活生生的人。”叙述历史,本身是一件很考验功力又极具挑战性的艰巨任务,提笔悬置便是虚构、观照本身即为滤镜,桃源工作室巧妙地使用“名士共居”的概念,去应对这一生死答问。玩家“忘川使者”参与风云之中,却因为前尘既定,游离于故世之外,如此便将“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的满腔情怀,浓缩成一种“我”作为独立个体,对人间世的独特理解与奇妙旁观,转化为一种“吾与子之所共适”的坦然。

嬉笑怒骂,行走起居。没有人是为了“成为一座丰碑”而活的。

《忘川风华录》手游中的名士印象

造梦者必先有梦,桃源工作室的梦境之旅,始于笔下。

摘星揽月,现世“孤独”棋局的一种解法

《忘川风华录》IP的叙事思路,其实也是一种摘星揽月者对现世“孤独”棋局的一种解法。

桃源工作室想通过对名士故事的演绎,引起当代玩家的一种共鸣。圣贤寂寞,莫要让他们在卷帙中成为机械的造神。回到他们生活的语境之中,他们可能也会因为早上太冷起床困难、可能也会在赶考前夜辗转反侧失眠导致第二天头痛欲裂、可能也会在赴任路途上忐忑焦虑、又宏图万千,就像你我第一次到新学校、新公司报到那样。

“所以后来打破了某种固有的印象,其实做游戏的心态就变了。”白丁望着角落里妥善保管的CP26曾用人物立牌道, “我们不再想着,如何去以人物本身固有的记忆点塑造一个刻板化的‘符号’,藉由原本符号化的‘绑定声誉’让其知名。而是尽力在有限的笔力之下,勾勒出一个或许不那么尽善尽美的、却有血有肉的‘人’。”

不少游戏中,都有“云养猫”这样的玩法设计思路,但大多是作为营销噱头的边线玩法出现,以核心玩法的开发思路对“云养猫”进行深挖,《忘川风华录》手游确实展现了足够的诚意。

《忘川风华录》手游“名士喵”中的上官婉儿喵

“忘川的赛道在哪里?在星河之间。”在《忘川》的世界中,玩家可以通过攻克副本、完成日常、猫咪结亲等方式获得猫咪并进行培育,甚至专门为猫猫们开辟了独立于使君与名士起居所在“桃源居”之外的“喵居”供猫咪们居住。这样一种对于万物有灵的解读,也是忘川对于现代内核古典表达的坚守。

《忘川》的猫咪玩法,甚至支持不同玩家间的猫咪结亲。在“上元终测”期间,曾有玩家在世界频道戏言:“在忘川的公频,没有工作室和广告,除了刀光剑影,全是猫咪求亲。”更有玩家在《忘川风华录》手游的直播中笑言:“我在别的游戏找cp,在忘川给猫咪找cp,给自己找亲家。”

这样关于人际关系的解读,渗透在忘川世界风雅生活的角落。你我本萍水,相逢道一声珍重,携手同行一程,即便山水不相逢,也快意于心。这样一种含蓄而克制的社交理解,包含了更多对当代人“边界感”陌生人社交的尊重。

我们对于“桃源”的向往,或许不仅仅在于“落英缤纷,芳草鲜美”,更在“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在采访中,白丁也提到这样的故事,桃源工作室一度被一直参与测试的老玩家们戏称为“不务正业猫猫工作室”,有一次,参与测试的玩家在舆情问卷中提议新增家具的互动玩法,开发组收到反馈后,立刻热火朝天地对喵居的猫猫家具适配了交互功能。

“当然大家说的我们都有在改,我们是一个年轻的工作室,说到底也是一群年轻的玩家,我们希望做出一款更为年轻人所接受的游戏,所以会一直倾听玩家的声音。不过你看,这个猫猫,她会跳舞,嘿嘿。”白丁兴奋地向笔者展示道。

公测伊始,有新玩家在《忘川风华录》手游自媒体互动区提问:“《忘川》的核心玩法是什么啊?”热心的老玩家立刻回答道:“养猫、喂猫的同时解决邻里纠纷。”

当代年轻人对于社交的绑架是非常敏感的,桃源工作室用一种非常亲人的方式,解构了这一循环,依托猫咪,展开了无需深入亦心下快哉的轻型社交模式。毕竟,“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氤氲丹青,水墨间的国风美学尝试

谈及《忘川风华录》手游的美术风格,白丁用四个字概括:氤氲丹青。

在20年底,米哈游凭借旗舰级新游《原神》在游戏模型赛道开辟全新话语逻辑,并构建起其独有、且难以超越的次世代二次元审美壁垒。在此之下,《忘川风华录》手游依托其独特的审美优势,另辟蹊径,立足于水墨丹青画风对于中国受众来说的天然亲缘,借力对于中国传统颜色的敏锐感知,形成了独有的美术风格。

山水含情,氤氲丹青。忘川的景色如徐徐铺展的画卷,于鲜活中见含蓄,以一种内敛的方式诠释着美术组对中国传统美学的独特理解。中国传统艺术讲求“气韵生动“,讲求画面在动静中拿捏微妙的平衡,以此展现鲜活的气度韵致,从而体现出生命力的流动和精神的共鸣。

“气韵”这一概念,原本出于诗词品藻,被绘画借鉴后常用于表达对生命力的诠释。在这一方面,桃源工作室美术组有着极具匠心的感知力与表现力,即使在画作山水时,也须感受到一种自然的灵性,能从作品中感受到一种直抒胸臆的精神力量。

在美术问题方面,桃源工作室一贯更习惯在传统艺术中汲取灵感。《忘川风华录》手游中的人物形象,大多如撷流云而来般轻灵。在突破现有的技术壁垒层面,桃源工作室一直竭力吸收玩家的良性反馈,通过使用模型内部线条等方式,让人物线条更加柔软,飘逸;也试图摘星,使用闭塞光,突出人物饰品部件之间的前后关系,增加模型的品质。在对衣饰的雕琢上,桃源工作室也汲取了石窟佛像造型的雕琢理念,中国古代的雕塑造型,并不注重直接刻画对象的肉体,而是通过衣服的褶皱和线条,在轻重缓急的跌宕起伏间,来传达一种超脱于肉身的精神追求。

“希望公测玩家们能喜欢这个我们亲手开辟杂芜、植下花木,再点满星辰的世界。”关于公测的期许,这位年轻人这样害羞地表达道。这样一个年轻的团队,在星辉照耀之下,跌跌撞撞又赤诚地表达着自己对建构“忘川”这个世界的真挚情感。

《忘川风华录》手游名士·虞姬建模优化思路

忘川的故事,在字里行间,更在笔墨之外,这样一种“以画传情,感物兴怀”的表达方式,不仅是贴合中国传统古典美学表达的,更是迎合读图时代年轻受众解读方式的。这样独特的审美优势,使得忘川中每一个努力向玩家传达的的故事,都拥有了一种难言的“纵深感”。

采访最后,谈及未来,白丁这样描述着:“我们是一群‘摘星星的人’,只要星空还在,漫长的白日梦想就还在,忘川这块梦境之地就还在,故事就还在。”

现世的人,总是有所求的,无谓求虚求实求体验,总是期许四个字——“得偿所愿”。

希望这一场千古风流的绮梦,能做得更久一些。

梦境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手可摘星辰”。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