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之父、哈尼之王、A社之魂——TADA,一位坚定的工口游戏制作人

TADA,著名工口游戏制作人,一手缔造了Alicesoft“东elf西Alice”的格局,是《兰斯》系列、《斗神都市》系列、《大恶司》的主创。在超过30年的时间里,TADA一直奋战在Eroge游戏界,从他的首部作品《Little Princess》开始,以主创身份制作了20余部作品,作为副手参与了13部游戏,可以说是一位Gal与Erogame领域里顶尖的制作人了。

笔者将根据2019年8月发表的TADA专访,TADA参与游戏的爱丽丝的馆、TADA在推特里发的一些信息,还有哈尼瓦游戏开发室里的信息,详细讲一讲TADA作为工口游戏制作人的经历与体会,一探真实的工口游戏制作人的生活、工作与思考。

一、个人资料

TADA,性别男,真名多田和史,TADA也就是多田的意思,没有透露过真实年龄,只透露了目前是五十多岁,根据其1987年毕业后加入A社前身Champion soft,推算其可能出生于1965年前后。

TADA在1987年进入A社,最开始是以程序员的身份加入的,因人手不足、阴差阳错下才负责的剧本,偶尔也会画点涂鸦。1993年左右,在做了多款成功作品后,TADA坐上了A社开发部长兼副社长的位置,负责出版工作。一直到2010年7月左右,TADA将开发部长让位给了HIRO,专心进行游戏的开发。

2018年6月从A社退职,暂时退休,目前在家休息。

二、个人经历

1985年,在上大学期间,TADA开始接触到了美少女游戏,像是《天使们的午后》、《ファイナルロリータ》。接触这些游戏后,TADA萌生了一个想法,既然别人能做,自己为什么不行呢?这样的想法逐渐在TADA心中生根发芽,最终使得TADA走向了工口游戏制作的道路。

在TADA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A社前身、位于奈良县橿原市的Champion soft推出了一系列的Erogame。TADA察觉到,Champion soft的游戏是用相对简单的BASIC语言写的,门槛较低,而其他游戏厂商大多使用较难的汇编语言,对于当时技术力有限的TADA来说难度比较高,于是他做出决定,毕业后前往Champion soft就职!

这样的决定反而让学校的老师纳了闷,老师这样对TADA说:“不要自己随便做决定呀,我打算推荐你去CAPCOM的。”TADA的回答可谓是吾辈楷模:“不行!我就是想做H的东西。”就这样,TADA放弃了可能的前往卡普空任职的机会,转而去了名不见经传的Champion soft。

但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让TADA如意,入职Champion soft后,TADA抱着满腔热血,兴奋地对老板说:“让我来做成人向的游戏吧!”这时老板却默默地把公司的新方针告诉了他,成人向的东西不做了。

 TADA是为工口而来,一进公司却被狠狠的泼了一盆冷水,他只好按要求做了一些商业模拟和棋牌类的小游戏,其结果差到了一定境界,软件几乎卖不出去,没多久公司就已经到了倒闭的边缘。这时,不仅是TADA,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跑去向社长“请愿”:“社长,我想做工口游戏。”

社长看着公司惨淡的经营情况,只得同意了工口游戏的开发计划,只不过他事前已经宣布了Champion soft不再制作工口游戏,于是便创立了一个新的公司,这便是Alicesoft诞生的故事。

关于Champion soft和A社的前社长:其本名为白木善喜,庆应义塾大学经济系毕业。本来是工薪族,后来辞职自主创业创建了Champion soft,可以看出A社基本就是白手起家,前面混这么惨也是可以预见的了。目前的社长是他的儿子白木庆喜。

社长一宣布重启工口游戏制作,A社的几位老员工便迅速行动了起来,六个人,短短时间就拿出了三部游戏,其中TADA拿出的,正是兰斯-寻找小光。

但兰斯的销量一开始并没有那么理想,第一波只卖出了可怜的600部,让本就经营困难的公司雪上加霜,但TADA并没有在意公司的情况,他正因为制作了属于他的第一部工口游戏而暗自高兴呢,痛苦只有社长一人。

但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兰斯的第二部还是顺利做出来了,其销量也有所好转,甚至可以说,“卖的相当不错”。同期发售的斗神都市也让更多玩家认识到了A社。等到了兰斯3时,TADA已经让A社成为了名震一方的人气品牌,他也终于能安安心心领到工资了。

随后的兰斯4与斗神都市2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公司也搬到了新的大楼里,这时的TADA眼界抬高了不少,他的目标已经不像之前的社团游戏那样简单,他希望自己能构建一个庞大的幻想世界,在其中容纳他天马行空般的想法。

随后的鬼畜王兰斯正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大作,在鬼兰里,TADA肆意表现着自己的想象力,与戏谑恶搞的剧情设计,使得鬼兰成为了一代名作。大作化的A社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做着原来那种简单的工口游戏,而是要更进一步,做成更棒的Galgame与幻想世界相结合的大作。

之后的TADA陆续经历了R5的失败、原画更换、战兰的成功,最终,来到了2011年,TADA遇到了人生最大的失败——大帝国的暴毙,大帝国几乎是让A社所有画师与剧本家出动的大作,最终的失败让A社元气大伤,甚至有倒闭的风险。好在いってんちろく顺着TADA的意继续做了下去,多少弥补了一些企划上巨大的损失。

经历了这样的失败,TADA主动辞去了开发部长的职位,专心制作了兰斯8与兰斯9,两部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同时,鱼介和いってんちろく也制作了兰斯01和03的重制版,为兰斯系列的拉新提供了帮助,也为兰斯10的推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一切的最后,TADA拿出了身为制作人的全部水平与精力,拿出了兰斯10这样一部大作,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众所周知的成功。在兰斯系列完结之际,同年6月,TADA向A社申请离职,从此退隐,自称补充能量中,未来可能回归,一代传奇就此暂时落幕。

三、参与作品

在2019年TADA访谈中,提过TADA主创过20余部作品,作为副手参与12部,我根据VNDB的数据将这些作品列出,列出了其主创的23部作品,和13部辅助的作品。

首先做一些说明,这些数据的来源是VNDB,目测下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不保证全对。职责部分也是按照VNDB的说法,其中仅作为“出版者”这一职责的作品不再列入,且列出的工作不代表TADA仅承担这项职责。

还有就是具体作品的问题,《DALK》这部作品TADA说是以他自己和ぷりん为核心制作的,但VNDB说是ぷりん主导的;《王子さまLv1》是A社旗下乙女向分社AliceBlue的作品,TADA是否会算上它真不一定;《AmbivalenZ -二律背反-》在VNDB中只说是“其他工作者”,只能列为“不明”;《D.P.S.》有多部作品,这里只列出了第一部的时间与工作;兰斯9中TADA并不算是主要人员,主要负责人是ぷりん,TADA只做了剧情原案、部分脚本和H内容的事,因此将其归为副手;最后一点是退休后的TADA还神奇的参与了《同级生RE》的制作,虽然只是特别鸣谢里的…也不知道TADA又去干了啥,也许只是找他们的工作人员聊了聊天吧。

四、作品特点

TADA有其创作的宗旨,即“让自己开心”和“做想做的游戏”。一个团队,在开心的制作游戏时,效果一定比并不舒服的做游戏要效果好的,这也是TADA一贯保持的传统。保持快乐的心态,做自己想做的游戏,这才能真正的将自己全身心投入进游戏制作中去。

TADA的创作是非常依赖其记忆力的,年轻时他仅凭记忆力,就可以将整个故事的线路流程和创作大纲交代出来,不需要什么路线规划图,据他所言连兰斯系列也是他凭记忆力做的剧情。虽然这样的习惯并不好,但由于A社员工喜欢Debug,TADA年轻时记性也很好,倒也没出什么差错。但TADA已经50多岁了,这样的问题其实挺致命的。

在脚本与剧情设置上,TADA最喜欢使用neta的方式辅助玩家理解、添加搞笑成分。比方说在兰斯6里,赛斯的结构暗喻印度,而五芒星组织真实的翻译其实是五角大楼,角色的名字也净是些英国王室的名字,什么乔治王、伊丽莎白,极具趣味性的同时也暗合本作剧情,neta的十分到位。

在游戏创意上,TADA有非常之多的想法,从最传统的RPG,到模拟SLG,再到《零式》、《守り神様》这样玩法新颖的游戏,最后到了兰斯10还用上了卡牌这样的模式,这说明了TADA在游戏设计上非常有建树,在各类游戏都有其自己的理解与想法。

TADA自认为是一个比较乖僻的人,喜欢把作品故意做的不好看,并去除正统和流行的东西,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也正因如此,TADA不喜欢长耳朵角色,可能是长耳朵的精灵形象太过传统,让TADA触发了传统内容的警报。自称精灵、龙、哥布林这类传统幻想世界的东西他是想象不出来的,但实际上TADA还是不自觉的加入了一部分这样的元素。

因此,在A社的异世界中,你既可以看到传统幻想世界的龙、勇者、魔王,也可以看到A社独有的哈尼、卡拉、女子怪物。TADA既能创作出新鲜的、专属于自己的内容,又能将部分传统的、约定俗成的内容混合到自己的作品中去,从而融合出独特而有趣的世界观,这可能是TADA留给A社的最大财富。

熟悉A社的玩家不难发现,A社游戏很多男主都是传统反派的样子,出现这种情况,TADA难辞其咎。不过TADA并不是因为喜欢反派主角而设计的,只是因为TADA喜欢不幸的妹子登场受欺负,有一个主角视角的反派会更容易实现这一目的。战国兰斯之所以会做成那个样子也有这方面原因,因为在战争场景下更容易描绘可怜的女孩子。

虽然TADA很享受欺负不幸的女孩子,但这并不代表TADA喜欢给女主写一堆乱七八糟的BE,在R9时期,TADA还询问过織音,是否有必要加入R9那个大雷区——各个女主对应的BE。TADA只是享受欺负这一过程,并不是那种喜欢随便写死角色的作者。

TADA特别喜欢眼镜娘,也特别喜欢在游戏里加入眼镜娘,特别是欺负眼镜娘的环节,让TADA非常享受,兰斯里的经典眼镜娘玛利亚已经够惨了,在战兰里甚至还写到“兰斯H欺负冲田望欺负到昏迷”,还在超昂闪忍中加入了眼镜模式,真是爱眼镜娘爱到一定程度了。其中原因可能正是因为眼镜娘总是给人一种可怜与不幸感,如此的“不幸”激起了TADA欺负她的意愿。

当初多娜多娜里的Alicy都差点受TADA影响,设计成眼镜娘

五、个人爱好

TADA自称其爱好有三:游戏企划、妄想、涂鸦,其中最大最大的爱好就是游戏了。但是,由于30年来持续的做工口游戏,TADA现在反而不那么想做游戏了。与其说是TADA的热情逐渐褪去,倒不如说做了太多的游戏使TADA感到厌倦,有种千人一面的感觉。因此他想与Eroge保持一段时间距离,重新找回那种兴奋与喜悦。

TADA玩过的游戏种类很多,不仅仅是Gal领域,别的日厂游戏他也玩的很多,比方说光荣的《信长的野望》、Falcom、Epoch社,对这些游戏的评价也是不凡,CAPCOM是当初他可能去任职的公司,应该是也有所接触。最近TADA似乎在玩杀戮尖塔,看上去也是相当沉迷。Gal领域内的游戏,他最开始时玩了《天使们的午后》,后面很推崇蛭田昌人的作品,也玩过《家族計画》、《CLANNAD》之类的作品,TADA给出的评价都不低。

TADA非常喜欢涂鸦,所谓涂鸦,是一种胡乱的色彩堆砌,乱涂乱画,但如果它们能在艺术家的涂抹中,做到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相辅相成,就能成为一种别样的艺术。很显然,TADA的画工是达不到那种水平的,他的涂鸦就纯粹是无聊时的涂鸦罢了,是一种让想象力在纸上肆意飞舞的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兰斯1、2的小怪都是TADA的涂鸦作品,在被其他画师完善后,成为了A社的常驻野怪。而A社的招牌怪哈尼也是出自TADA之手,也是由此TADA自称为哈尼王Hanny King。

关于哈尼,我以后也会写一篇哈尼主题的文章,具体啥时候暂时没确定。

看TADA推特发的内容,可以说什么都有,看他近期的推文,有税务、有股票、有美食、有模型、有游戏、还有奥特曼。不过与其说他是涉猎广泛,不如说他对兴趣只有三分钟热度,他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就是,除了对做游戏有兴趣,对大多事情都很快就会腻烦。这对于TADA的老年生活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情。

什么鬼?哈尼教派的仪式?

六、离开与未来

在2019年4月27日,TADA在推特上发了这样一段话,宣告了自己的退休,也象征了时代的交替。

有一件由于错过时机一直没有说出口的事情。

实际上我从去年6月底就隐退了。

兰斯系列完结,时代更替,我也身心俱疲。

各种方面都是恰到好处的时间。

现在正在填充哈尼power。

— TADA (多田) (@hanny_king) April 27, 2019

做出这样一番决定,想必TADA也是有自己的一番思考的,其中原因我上文中已经谈到过了一些了,总结起来就是以下几点。一是TADA自己因为做了太多的游戏而感到审美疲劳,看所有的工口游戏都变得千人一面,没有当初那般吸引力,也找不到自己真正想要做的游戏了;二是因为TADA的记忆力有所下降,对于他这种没有记录习惯的作者来说,创作难度提升了不少;三是因为TADA长期以来做的输出工作太多,脑子里没多少存货了,需要一段时间的学习和“输入”来补充新的内容。

TADA的离开也是为了给年轻人留出开发的自由,据他自己说,如果继续留在开发一线,那就一定会试图干涉游戏制作,这对于未来的开发并不好。把舞台交给年轻人也是前辈的责任,TADA离开后,多娜多娜的制作同样非常成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目前的TADA正悠哉的过着他的退休生活,并不打算参与新作的开发,自称“作为疲惫的年长者,能做的事只有为年轻人让出道路了”。希望TADA终有一天能取回当初做游戏的热情,重回Gal一线开发环节,为玩家带来再一次的视觉冲击。当然就此功成身退也是极好的,同样祝福TADA退休生活愉快。

七、总结

自从1989年TADA做出兰斯系列第一部游戏开始,已然陪伴我们度过长达30年的时间。三十年,TADA为工口而来,因充电暂时离去,他已然留给玩家的太多的经典作品与美好回忆。幽默的剧情、绝妙的neta、独特的世界观设计、黑暗悲剧的故事本质,是他的标志性特征。希望TADA老师有一天能重归业界,再一次拿出令人耳目一新的Galgame作品。

写在最后

可算是把TADA的简介写完了,接下来应该会轮到超昂神骑了,再过一周看看吧。

其实这篇并没有那么令我满意,感觉还是不够全面,也不知道各位觉得如何,先发出来吧,有不足之后慢慢改正好了。

个人汇总:Capercaillie的个人汇总

 #Galgame#  #兰斯#  #Alicesoft#  #单机游戏#  #多娜多娜热议#  #多娜多娜# 

本文由小黑盒作者:Capercaillie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摘编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