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棍or火棍】这也叫复仇?浅析怎样为主角书写一个恐怖的复仇结局

2021年第一季度,无疑是神作频发的一月。先有质量极高的《无职转生》,后有高质量原创动画《奇蛋物语》。再有就是一部神奇的黑马番《棍之勇者成名录》《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作为一枚网盘见的番剧,其整体作画质量只能算作中等偏下,剧情内容上也没法从逻辑上深究,但在如此情况下却能赢得如此丰厚的口碑,只因为它拍得的确很大胆。

一部小小的番剧中,集合了S*,r*****,逆r*****,强*,猥*,炼***(棍勇是少年),sp,1vX,牛***,男女两种性别的多种排列组合。虽然每种类型都是浅尝辄止,但是绝对每种颜色姿势都要粘上一点。

在这种认真的GHS心态下,观众可能集中力更在于主角这个变态究竟会怎样对其它的变态使用什么变态play上。因此,对于剧情的逻辑就不是那么在乎了。

但作为一部以“复仇”为主题的动画,却偏偏对“复仇”这个命题欠缺优秀的刻画。使整部作品最终沦为H段子合集,令许多观众觉得这部作品在头三集往后,就渐渐陷入了颓势。这是十分可惜的。

既然动画刚完结不久,本篇文章就借着《回复术士》讲讲许多影视动漫作品中,关于“复仇”的那些反派与情节设计。

并用作者浅薄的书写能力,来简单更改一下《回复术士》第二集的结局。 #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优秀的反派

反派可以是变态,但不能仅仅是变态。

说起变态反派,大家心里可能都有较为出色的角色。而我心里的No.1,应该是《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缉毒警长。

这位警探虽然是缉毒警察,但却也是最暴力的杀人犯,为了毒品。可以一边听着贝多芬一边拿着喷子杀人全家。本身对古典音乐有着独特的鉴赏能力,对于细节的观察能力极强。

而我们的主角里昂和马提达,一位是杀手技巧娴熟,心智接近孩子的杀手。一位则是早熟的小大人。这样两人,面对身处JC系统中的警长。在背景实力上自然就形成了极大的落差。

更为可怕的是,这位反派本身强大的心理能力,加上变态的表现给对手施加的威压感。

故事中马提达独自带着大量武器,伪装成外卖员去刺杀这个杀了自己全家的警长,准备为自己的弟弟报仇。而跟随到男厕所的马提达,却早已被警长发现。

警长躲在厕所门后,封堵了女孩的退路。面对携带武器的女主角,他先是洗手,询问她带的是什么菜,又背对她嗑药。又问:

这段情节将他的心理素质拉到满格,给原本决心同归于尽的女主彻底吓傻了。

其实《回复术士》中,在中期也有一位设定上极为出色的反派。

即是诺伦公主。

男主在第一轮的人生中,装疯卖傻时。诺伦公主只是一眼便看出“男主的疯病治好了”。在这段情节刚刚开始时,毫无防备的男主、识破伪装的诺伦。足已让观众血压上升。

其它“勇者”虐待男主,与他朝夕相处,尚且不能识别他是否复原,而诺伦只是一个照面,就识破了一切,把这个公主的B格,一下就拉满了。变态的心理,恐怖的细节观察能力。

但下一个情节,为了GHS,诺伦的逼格瞬间掉了一大截。

直至最后一集被抓后,诺伦这个第一季大BOSS的B格直接掉没了。

超高智商的心理变态,秒变委屈小女生。可以说,虽然棍勇的复仇(GHS)手法多样,但这些角色被逮捕后的态度,几乎都会转化为一种完全一模一样的形态。

求饶,屈服。只为了满足观众,又快有爽的心理。

其实,回复术士的诺伦。完全可以走第二条更有趣的道路。

她可以在识破棍勇装疯后,对他表面关怀,比如将自己的外衣披在他的身上。对他说:看他太可怜了,但是自己无法违背姐姐的意志。

当棍勇将她当做好人后。她则出门,就把“棍勇装疯”的事,告诉自己的姐姐。并暗中窥探主角受虐。这样观众上帝视角中的恶人,是不是才更可怕呢?

甚至在二周目时,也可以因为一周目的回忆让主角完全认同二公主是个好人,在完全相信她之后,被她在中期反杀。

将自诩聪明的“复仇者”的情感玩弄于股掌之中,这显然要比单纯的“变态”要有趣许多。回复术士中的许多角色已经很变态了。

两大问题是,变态的只有形式上的特色,本质上的变态行为还是围绕着“性”。不够多元化。

第二大问题则是在被主角诱捕后的表现,撑不起“变态”这俩个字。


复仇事件的设置

复仇的原因,常见的有:亲人因为某某原因被杀。自己或朋友的人格、身体遭到了某种虐待。

例如半泽直树中,半泽的父亲,就是因为大和田在螺丝钉厂子经营困难时撤走了贷款。导致他父亲的自杀。“晴天借伞、雨天收伞”。这个场景,正是这句话最好的写照。

大和田作为银行的高层。

是一位十分有手段与魅力的角色。

他见到优秀的人才,肯给予机会,借机将对方拉入手下。

某种程度上说,半泽前期并没有原地暴毙,还要感谢大和田的支持。

而当他的手下出了问题,他则立刻推卸责任,与手下划清界限,让他们全权背锅。

为了一己私利,他甚至不顾及银行乃至社会的经济动荡,想出逼退行长的奇招妙策。

大和田,在第一季的故事中,将利己贯彻始终。极会察言观色,深谙趁你病要你命的行事规则。最为可恨的是,面对半泽直树的“复仇之火”。他甚至完全GET不到半泽复仇的点。

因为,自己坑的人太多了。用JOJO里DIO的话来说“你会记得自己吃了几片面包吗?”

这种主角煞费苦心的复仇,面对的却仅仅是被复仇者茫然的眼神,“这种事,我完全不记得了啊。”这样的反差,足已让读者感受到更大的愤怒。

反派,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很正常的事。但这件事却给予了别人的家庭难以磨灭的伤害。

同样的桥段,也曾出现在“猎人X猎人”,酷拉皮卡与窝金的对话中。

回归到现实之中,那些校园暴力的霸凌者。多年之后回过头来说,不也将曾经伤害他人的理由,归结为:“当时只是开玩笑而已,不好意思哈。”

回归到《回复术士》的设定中,由于主角复仇已经是回到从前的二周目。导致大部分他要复仇的人,实际上对他还什么都没做。

很大程度上,有种复仇了个寂寞的感觉。

所以,只能让反派做出“新的过激剧情”,例如杀村民,杀他新交到的商人朋友。令他的复仇更有合理性。让读者觉得,这些人本身就是坏的。

而为了让最初的复仇显得更为合理,主角甚至要将第一轮经受的BT经历完全再重复经历一遍。不知道的还以为男主在抖M。当然,大多数观众肯定明白,男主这是为了发福利……

为了发福利,连基础设定都弄得特别SX。

例如获得等级突破的方式,居然是……

关键问题在于,即使真的提高等级上限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但对于在王国之中,给人做女仆以及普通士兵的人。提升“等级上限”真的那么重要吗?

以及王女本人既然认为主角是肮脏的,下贱的。她有必要因为“父王的命令”,就要亲手来“照顾”主角吗?

以人物最简单最变态的设定来说,如果王女是个变态,那么身居高位的她,可以找到任何满足她变态玩法的下人。何必一边嫌弃男主,一边来羞辱他呢?

这还不同于韩国电影《追击者》中那个变态杀人狂,因为他没有额外资源,所以只能瞄准做情色业的小姐。

从复仇事件这个层面来讲,回复术士的故事,很难立住脚。

原本:“他人做了伤害我的事,所以我要复仇。”

实质:“因为我要复仇,所以要设计情节,让其他人伤害我。”



复仇手段

《回复术士》虽然在第二集贡献了“我棍or火棍”的冥场面,但憋了两集之久。很大程度上,我会有种,你的复仇就是把虐待你的女人上了,然后洗脑之后一直上……就这???!!!

而且,较真儿的老铁也一定已经发现。回复术士前期的设定是,给人回复,自己会感受到同等的痛苦。但到了第二集以及以后,你就会发现,这个设定完全被吃了。

如果仅仅是给自己回复,那么自己曾经经历的种种,不会产生额外的痛苦,这个尚且说得通。

但给王女回复被掰断的手指,他一点感觉没有,却还一脸愉悦,这就…….

在说我做出的更改之前,先来讲讲几个经典的复仇桥段。每一段都是高能!

感受一下经典复仇桥段的魅力吧!!

《钢之炼金术师FA》19集

色欲拉斯特,利用自己贤者之石无限再生的能力。逃过了死劫。用尖利的手指贯穿了大佐的肾脏。又颇具恶趣味地,让大佐在自己身体慢慢变冷的同时,看着自己部下在自己眼前死去。

拉斯特的戒心也很强。临走之前,将大佐绘制了“火焰炼成阵”的手套撕毁。然后自信回头。

但怎料大佐拿自己的血绘制了火焰炼成阵,以打火机为火种。将自己的伤口烧结(过程中晕过去了两三次)。这一段,原本一次真实实力没有展现过的大佐,简直帅炸了。

面对不死的拉斯特,以无尽的火焰将其一次次摧毁。

这种痛楚,如果是普通观众看了,只是觉得爽。但是如果喜欢乱琢磨的观众,仔细想想,一边复生,一边被烧没。那就是细思恐极了。

再加上前两天看了炎拳的解说“人不死火不灭,主角有一直再生的能力”。

于是终于体会到拉斯特临死前的痛楚。但也正是因为这份痛楚,让观众对于拉斯特的愤怒得以释放。

而且作为反派,拉斯特直到最终死亡,也并没有求饶。仍想着全力反击。

大佐则是纹丝不动,即使对方的手已经刺到了他的眼前,他仍是坚定不移地释放火焰。

两人在这场生死斗中,都展现了自己的人格魅力。

拉丝特死前,随着身体的碎裂,仍是优雅地说:“我输了,虽然不甘心,但死在你这种男人手里,或许也不坏呢。那坚定的眼神,真令人期待。那眼神因痛苦而扭曲的那一天,很快就会……”

仅仅一段剧情,就将人物的性格特点立住了。

《甲贺忍法帖》13集

前情提要,甲贺忍者 如月左卫门是一位易容高手,配合霞刑部杀死了回伊贺报信的夜叉丸。

如月左卫门便用夜叉丸的尸体做了面模,易容潜入了伊贺之中,只为探明甲贺弦之介(甲贺未来的老大)以及寻找弦之介的妹妹 胡夷的行踪。

夜叉丸有一位恋人 叫做 萤火。萤火因为夜叉丸迟迟未归,已经精神濒临崩溃。

在见到夜叉丸后,她养的小蛇,因为察觉出气味不对。而将如月左卫门(扮演夜叉丸)的一根指头咬伤。萤火为其吸出毒血,并进行了包扎。

如月左卫门在伊贺亲眼见到了自己的妹妹胡夷被伊贺忍者 衰念鬼操纵头发万针穿体而死。

在一系列剧情之后,萤火得知夜叉丸死于甲贺之人手中,也知道了面前的夜叉丸是如月左卫门扮演的。因此结下了更深的仇恨。

如月左卫门一直想要手刃衰念鬼,结果衰念鬼因偷袭眼睛被封印的甲贺弦之介(萤火的蛇干的)一个大意被豹马的夜眼所杀。

得知萤火逃脱,而自己的仇人衰念鬼已死的如月左卫门。扮演了仇人的样貌,去追杀萤火。

这一段剧情设计堪称高潮。将此前的所有情感纠葛以及细节,都丢在了短短的几分钟内。

如月左卫门将自己的恨意倾泻在了萤火(她之前也亲手虐杀过甲贺忍者将监)身上。故意挑唆萤火,告诉她杀死夜叉丸的是如月左卫门(他自己)。

萤火愤怒地说道,这可能是一个机会,老天就是为了让我亲手杀死如月左卫门,才让他活到现在的。

于是,左卫门发问:“那个男人千变万化,你能认出他是谁吗?”

萤火则回应道:

直到她注意到了衰念鬼的手,正是自己包扎的。于是心脏骤停。

而实际上如月左卫门的手指,其实已经好了。他只是像猫玩耗子一样,故意留下了破绽,使萤火在混乱的情绪下,失去冷静的判断。

萤火虽然反应很快,但仍被如月左卫门砍断了双手,刺穿了腹部。

弥留之际,她看着如月左卫门,眼中却是自己的爱人夜叉丸,一声声呼唤着夜叉丸的姓名。

面对萤火的呼唤,将其杀死的如月左卫门,竟然微微点头回应。

整个这一段所表达的复杂情感,很难用单一的文字描述清楚。这或许也正是甲贺忍法帖的主题,“百年来无法斩断的怨恨”。

如果没看过甲贺忍法帖的HXD,建议去看原片。精彩镜头不胜枚举。打斗也十分震撼。

日本电影《告白》

老师的女儿,被自己的学生杀死。A学生杀死她女儿,只是为了想引起自己妈妈的注意(他的妈妈是个天才,一直不认可自己孩子的智慧)。但真正杀死老师女儿的,却是另一个B同学(一个笨蛋),他做这件事的目的,只是想证明,A做不到的事情,我可以做到。

A同学知道这一点以后,准备用炸弹炸学校,以自己的死亡,引起自己妈妈的注意。

但是遥控炸弹被老师放在了A同学妈妈那里。

这使得A同学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那个他宁愿死去,只为了得到她注意的人。

这就是老师的复仇。

以上这些片段,我们可以知道。

复仇这件事,不光只是杀死对方这么简单,还要在心灵上给予摧残。

比如最后《告白》这个片段,就是让对方亲手剥夺了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真正的杀人诛心。

在复仇这件事中,也应该保留正反方的基础人设。如果一个被复仇的人,在你复仇过程中,B格下降的太厉害。那么复仇情节的爽感,就会成倍成倍的往下降。


如果我安排棍勇对王女复仇的话。

大概会更改两点。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拙见。不一定对哈。

首先,要保留男主恢复对手时,自我的痛觉。因为男主本身就是变态。

那么在复仇王女时,可以一边伤害她,一边回复。配合自己的痛觉,说出疯狂的台词:“好疼,真的好疼!你的手指,你的大腿,感受的就是这种痛觉吗!!你一定很享受,对吧?对吧?快点回答我!!”这里我不好写的太疯,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让王女在肉体疼痛的同时,感受到复仇者是个纯纯的疯子。进而达到令她心灵崩溃的效果。

“这个人彻底疯了。”

“我该怎么办?”

第二点,将容貌和记忆全部抹除后,那复仇的对象,不是就完全消失了吗?

参考英雄联盟里锤石的灯。咒术回战里的宿傩。

我想将故事这样改编,将皇女真正的人格囚禁在她“身体”这个牢笼里。

她可以听,可以看,可以感受。

但是没有身体的控制权。她的身体控制权被交由现在拥有的人格里,”爱着男主”。

而她原本的人格,还会偶尔被男主调出来。给予她一些说话的权力。

如果这样安排剧情的话,王女自己的人格还会成为一个不确定因素,给男主在某些时候制造麻烦,使后续故事的情节变得更加曲折。

以上,就是这篇文章的全部内容了。

本文B站审核未过……我好像写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但我自己完全没察觉到……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