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和谐”千般过,俯首还是游戏人

在这期开始之前,想先请大家看一张传统意义上的二次元美少女。

 如果忽略掉背后“绿坝娘”的人物设定,或许这张图也只是止步于一个美少女。

关于“绿坝”这一陈年老梗相信大家也都有了解,而这款当年号称为“未成年人保驾护航”的绿色软件,在花费了工信部四千多万人民币采购之后,甚至没活到真正被全面推广的那一天。

从“高智能”的系统审核到费时费力的人工审核,不可谓不是科技水平的大倒退,如果能跳转到“绿坝”全面实装的时间线上,兴许我们早已实现科学技术的腾飞,踏上星辰大海的征程。

只要韩国人承诺不首先申请“绿坝”是他们的传统文化遗产。

是是是,都是你们的:)

互联网总是有记忆的。尽管她未能带来一个“绿色”的上网环境,却让“和谐”“河蟹”等词语有了新的内涵,也促使早期“萌”文化得到了爆发契机,Acfun与mikufuns(B站前身)等一众网站得到了最早的一批拥趸。

从此“和谐”成为了现代人网上冲浪所掌握的“黑话”之一,而作为互联网的快速扩张与互联网全球化的加速,作为文化载体的一部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游戏也是“惨遭和谐”的目标之一。

伴随着游戏作为文化产品走向更多的国家,不仅游戏开发商需要避开敏感地区的争端,在尊重现实与历史史实的情况下进行创作,也需要根据不同地方的风俗习惯在游戏中对敏感词进行屏蔽和角色模型上进行适当的“和谐”。

然而智者千虑尚有一失,伴随着社会人群被不断细化,越来越多游戏内的修改,有时不再是出于政治或国情,而是因为一个个不曾设想原因。

 

【1】红色的毛线团子

一说起和谐,大家的第一反应大概就是我们身边常见的那些修改与调整,无论是担心角色着凉而多穿两件衣服,还是引进国外游戏时进行的元素的替换,都或多或少牵动着玩家的心,影响着玩家的游戏体验。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从审核到舆论,游戏被和谐的原因总是花样百出,而无数条高低不同,可见的,不可见的红线丈量着游戏的尺度。

①德国:凡是纳粹的,都要“和谐”!

第二次世界大战带给世界的是无尽的痛苦与灾难,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德国对这一点更是心知肚明。

某种程度上来说,德国人的确是对二战抱有最深沉反思的国家。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反思的态度相比我们的那位邻居总归是好的多,但也让德国的审核部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显得有些反应过度,让旁观者如同看着一个尿了床的孩子,在大人发现之前拼命藏起自己弄脏的床单。

所有纳粹的标志都被替换成了三角标

《德军总部》系列一直以“科幻”与堪比B级片的剧情与画面表现力著称。

而2014年的《德军总部:新秩序》更是以“高堡奇人”式的展开,为玩家描绘了“如果纳粹获得的二战胜利,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的奇异故事,在带来荒诞与似曾相识的陌生感相互交错中,玩家踏上了反抗这个邪恶帝国的旅程。

我相信只要心怀正义,都不会容忍任何一种形式的文化产物对侵略行为有任何程度的洗白。

即便有着大量对种族等严肃问题的探讨、对虚构社会的讽刺,支撑德军总部系列的重点,仍然是如何以各种姿势打爆纳粹狗头,这也是这个系列的游戏经久不衰的原因。

各种意义上打爆纳粹的“狗”头

但就是这样以此为主题的游戏系列,在当年德国本土的发行过程中反而惨遭“和谐”。

不仅其中象征纳粹的“铁十字”变成了不知所谓的三角形,甚至在《德军总部2》新巨像的CG里,德国特供的希特勒版本都被剃掉了标志性的小胡子,看上去更像是个口出狂言的疯老头,各类与纳粹相关的名称都被修改成读音或意义相近的词汇,比如广大网友耳熟能详的“Fuhrer”就被改为英文的“Chancellor”来避嫌。

尽管在2019以后,德国的审核机构开始不再刻意去规避与“和谐”游戏里出现的纳粹标志,但仔细想想,《德军总部》明明是一个要消灭纳粹暴政的游戏,当时在德国却为了避嫌而不得不“改头换面”,总觉得令人无法理解。

只要希特勒没有胡子,他就不是希特勒了

如果要说德国人更绝的,应该就是对《CS:Go》的和谐了。

2016年的“慕尼黑枪击案”不仅在全世界引起巨大轰动,也让“暴力游戏”成为解释凶手一系列行为的注脚之一。而德国在这之后发布的一系列封禁法案,直接导致V社在一段时间里将将所有射击游戏从德国Steam用户的库中删除,并限制IP,将禁止德国玩家再次购买该类游戏。

而《CS:Go》作为一款著名的射击类游戏,在当时也遭遇了禁售和封禁,而为了能够在德国重新发售,《CS:Go》对死亡动作进行了一定的“和谐”。虽说看上去实在有些魔幻,但确实是唯一能够让《CS:Go》能够在德国发行的办法。

啊这……

我承认在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和谐”的时候确实笑出了声,不过若干年后我发某《xx精英》为了过审,原汁原味的复刻这个操作,实在有点笑不出来。

不是吧阿sir……

②美国:尼?你竟然敢说尼?

众所周知,灯塔国所说的自由,就像《进击的巨人》所描述的所谓“自由”一样,都是扯淡。

前些日子就有个我乍一看以为是搞笑段子的新闻出现在我的面前。

在众多大逃杀游戏热度逐渐下滑的“后疫情时代”里,《Apex》依然是各国玩家,尤其是亚洲地区玩家所喜爱的游戏,而日区玩家在其中占据了相当一部分比例,从直播圈子也可以看出来,《Apex》以更加卡通化的画风和紧凑的对战节奏更能吸引日本玩家的喜爱。

被FF14吸住的我,只想快点通行证满级

玩家多了,自然问题也就多了。

3月27日一位日本玩家在Reddit发帖抱怨自己的账号被封禁,这在红迪上只算得上是个普通的日经贴。虽然EA在封禁速度上也一直很拉胯,但真正的误封在封禁账号的比例并不算多。

这位玩家的抱怨一开始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但他提到自己被封禁一周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在聊天框里发了一句“nigero”。

这也能被BAN么…… 图片来自网络

正如同我们在游戏中常用字母缩写对游戏内的一些内容进行交流,日本人在游戏中多数时候也都会用罗马音而非假名交流,而“nigero”的对应读音与意义在日文中应该是“逃げろ”,也就是快逃的意思。

我想绝大多数像我这样在日服玩的玩家来说,比起看着一堆假名,这种简洁的罗马音自然是更方便理解。

这位玩家是否真的是因为这句话而惨遭封禁,我们暂且无从得知,但根据EA的封禁理由“仇恨性言论”,或许大致上可以推断是犹豫“Nig”或者与“Nigger”读音相近的“Niger”触发了封禁机制。

泥人就是泥……我是说,泥宝!

Nigger是什么意思,这里自不用笔者来进行科普,但在nigero在日语中有明确意义,且玩家并没有侮辱性语句的情况下就给予封禁,这实在显得有些诡异。

但我们如果从欧美游戏圈的大环境来看,或许能够找到像EA这样的大公司设置这些敏感词的原因。

在LGBT,黑人问题等一系列在围绕着种族与身份的问题,已然成为欧美地区众多“红线”中的一条。如果一款游戏被扣上任何一顶带有“种族歧视”的帽子,那么马上就要面对社会强大的舆论风暴与外界的层层压力。

不可否认,少部分游戏的确是在刻意激化人群的矛盾,希望借此引起关注度。但我想绝大多数游戏更在意玩家在游戏当中所感受到的,更加正面与积极的内容,而不是针对一句话是否触犯了某个群体的逆鳞,或者是为了一个并不存在黑人的时代里安插进一个NPC而抓耳挠腮。

这几天如果你打开《Apex》,还能看到重生工作室将一篇反亚裔仇恨的公告挂在了上面,但如何化解同一款游戏在不同文化圈中所面临的冲突,而不是治标不治本的应付,却远不是一篇公告能够做到的。

 

③日本:你居然敢和谐?你……和谐的好啊!

基于分级制度的不同,日本地区的游戏既有上至经典JRPG所独有的宏大世界观与人文思考,下有特色黄油百花齐放,远比枪车球为主的欧美游戏有着更丰富的游戏选择与层次。

这样一块各种类别都能占据一席之地的地方,难道也会游戏需要“和谐”吗?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我们的目标,和谐你全家

今年的3月5日,《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终于发售了最新的DLC,作为《异度神剑2》的两位女主角,光和焰加入了这款游戏。

作为一款全年龄的国民级游戏,《大乱斗》不仅需要考虑到Lsp们的爱好,也要注意游戏中角色对玩家造成的影响。

对照斋藤将嗣绘制的《异度神剑2》原设图中,最显而易见的改变是衣服的布料明显变多了,腰部露出的肌肤大面积减少,胸前的镂空处毫无疑问被和谐了。而LSP们喜闻乐见的焰的“绝对领域”也因为安全裤的出现而消失。

日本人你干的……好啊!

比起焰,光的改动就更为明显了,取代原先裸腿的是新设计的黑色裤袜。关心美少女身体健康担心她们着凉的任天堂,也十分贴心的给她们露出的背部加了布料。

许多性感要素被抹去不禁让LSP们发出哀嚎,如此关心角色冷暖的行为,甚至一度让玩家们开始担心会不会遭遇特供和谐版那样的调整。

这边建议大乱斗尽快把小绿也加入(支离破碎的发言)

不过做出此番和谐,也实属是《大乱斗》的制作人樱井政博的无奈,过去他就因为部分作品存在怪物的切断部分和枪支弹药的标新而进行过“和谐”,曾经SNK《饿狼传说》中的泰瑞加入《大乱斗》时,樱井政博就表示过,不知火舞不会参加大乱斗,而原因各位也是心知肚明。

而此次对光和焰在衣物上的调整,也是防止担心“小孩子根本把持不住”的家长一怒之下投诉了,影响大乱斗游戏的贩卖,甚至让任天堂“老少咸宜”的口碑受损。

可见即使是在日本,一旦涉及到年龄段与游戏分级的审核,也必然要进行一定的调整与“和谐”

日本的分级审核层次和审核机构相当清楚

不过事情的进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任天堂本打算让“和谐”后的光和焰看上去露出度更低,从而降低“涩”的成分,但当游戏内真正实装后,一众玩家意外的发现:你到底和谐了什么啊任天堂?!

基于大人的原因,具体图片还是大家去搜索吧……

这种“和谐”之后反而比原版更具人气的情况实际上并不少见,在国内被多次点名并惨遭“和谐”的《FGO》就曾有日本玩家评论认为“和谐”后的角色立绘比原来的更加可爱。

2019年酒吞童子在国内和谐之后,当时国外玩家在油管上的一期视频

相比直白的裸露,不少玩家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审美喜好,从这次的“和谐事件”当中,在不同国家之间感受到了微妙的相通。

日本:穿着的时候挺工口的。中国:脱掉的时候挺工口的

 

④中国:《魔兽世界》的发展史,就是“和谐”的发展史

在去年1月份,为了完成wow里“每个版本都要完成飞行成就”的小目标,作为一个咸鱼wower的我整了张月卡开始练级肝成就。

但作为一个不怎么用反和谐插件的老实人,刚开始进入游戏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哪里有问题,直到我组到了一个DK。

DK可是这个游戏第一个英雄职业呢(棒读)

当我看到队里的DK在一个帅气的施法动作之后,拉出了一堆蓝白盒子。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的游戏更新时出了问题导致模型丢失,正准备打完这个本重装下游戏,而这个DK在原地沉默了十秒后在公屏里发了句“***,我宝宝怎么变盒子了?”。

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这大概确实是被和谐了。

虽然我不是DK玩家,但一想到练小号排到斯坦索姆之后,要面对这么一堆蓝盒子,实在有些难以忍受,便到各大论坛上寻找解决办法。

不过看上去如此严重的问题,并没有多少人关注,有关的回答也只是言之寥寥,多半都是建议装个反和谐插件了事。

当时如果不装反和谐,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的东西

尽管后来官方在“风头”过去之后悄悄修复了这个问题,但我们所有人似乎对于和谐的这个事儿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无论是早年的亡灵长肉,还是尸体变坟头,《魔兽世界》自引进开始,“和谐”始终就如影随形。

尽管早年有不少玩家对这种做法表示抗议,但在国内游戏审核中,血腥暴力等元素一直是重中之重的必要审查,相比玩不上游戏的一禁了之,这种程度的“和谐”某种程度上也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更何况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和谐与反和谐之间始终保持着一种无言的默契,秉持着“管部居民不究”的潜规则,在坊巷之间隐秘流传。

“反和谐”早在九城时期就已经开始流传

而涉及到敏感词,则更加体现出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和绝大多数网游一样,《魔兽世界》也有着自己的一套屏蔽词系统,一些常规的“芬芳系”词汇在游戏中都被屏蔽或是变成*或&作为代替,虽然这么做确实能够让直球辱骂彻底消失,但总归挡不住在换字,同音词,符号间隔等一系列操作下,将对喷变成谜语的解读大赛。

为了游戏不被有心之人利用,官方也会继续更新敏感词库,让更多的字眼变成*,更多的模型变成面粉盒,而玩家又一次研究出新的反和谐补丁,又一次进入相安无事的循环。

敏感词常年更新,却怎么都挡不住广告哥的刷屏

 

【2】为什么要“和谐”?

各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各自的风俗文化、道德标准、政治与群体的“红线”,这些都让试图进入市场的游戏在完成后,做出不伤害最广大玩家感情,符合发行地区法律法规的版本。

我们暂且抛开那些主观上有明显歧视与对立的游戏,从上文说到的《Apex》玩家被因为封禁的事件出发,来尝试着简单分析游戏厂商“和谐”游戏内容、建立敏感词库等一系列行为的背后逻辑。

无论游戏如何”和谐”,还请大家玩游戏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实际上因为涉及到敏感词的“和谐”并不是《Apex》的独创。

一如国内游戏基于中文来构筑屏蔽词库,欧美游戏大都基于英语来完善自己的屏蔽机制,而作为这两年始终热门的黑人问题,这道可能涉及“歧视”的红线已经成为国外游戏公司不敢逾越的雷池。

而一提到“Nigger”、“Nergo”等发音相似的词语,都会让不少外国人感到了歧视。

哪怕TA并不是一个黑人。

要想解释为什么国外游戏公司唯独对这个词语“情有独钟”,不如我们将时间再往前推一些,你会发现在国外像上文《Apex》那样,由于发音相似而让人怀疑涉及“歧视”的事并不少见。

一位传播学教授当时正在向学生们传授不同语言中的“填充词”,在解释韩语中“ That”的用法时,他很自然地脱口而出了几句中文: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那个,那个谁……

实际上这名教授并不是将这两个字读作“ Nà ge”,而是说成了更口语化的“ Nèi ge”。对于那些不懂中文的人来说,这个词从读音上听很像英语里的Nigger。在场的学生很快就给学校发了封举报邮件,理由是“他冒犯了我们班所有的黑人。” 

后来,这位教授就被校方给“暂时休假”了。 在一封给校方的邮件中他也向学生们表示道歉,并解释“Nèi ge”发音是他在上海生活时学的。

册那,这也怪我咯?

大张伟的《阳光彩虹小白马》,一首集合了各类欢快元素与搞怪风格的歌曲,在国内不少人听来至少还能算入耳。而在国外,或许没有几个外国人听得懂中文,但他们能够听懂歌词中反复出现的“那个”,一时间让不少外国人瞬间破防。

不过相比上面那位教授,好在大张伟并没有出国演唱会的打算,否则谁都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当 场 破 防

如同前几年大火的《天国:拯救》在考据和文化考究十分严谨的游戏也遭到了不少人的怀疑,尽管游戏很大程度上还原了中世纪波西米亚地区的风俗习惯,不少人却因为游戏里没有黑人而对游戏开发者口诛笔伐。

而当事件尘埃落定,已经没有人在意波西米亚在哪里,也不在乎中世纪的波西米亚地区到底有没有黑人,他们只需要一个靶子来标榜自己的“平等博爱”。

当年支持“玩家门”的Vávra“在推特上曾发布推文,讽刺激进的白左:“出于那些历史修正主义者提出的大众化需求和还原出于那些历史修正主义者提出的大众化需求和还原史实的考虑,接下来请允许我为大家介绍一下本作的主角!””

大环境如此,国外的游戏公司自然也不敢怠慢,除了“和谐”掉一些可能冒犯黑人群体的游戏内容,为了防止被人攻击“种族歧视”,还必须保证黑人NPC与白人NPC之间的数量平衡,减少恶意流言的攻击。

更重要的是,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每一次针对游戏内容的公关与解释都意味着游戏公司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而逼迫游戏公司支付这一成本,只需要一个人在网络上从“莫须有”的角度挖开游戏的墙角,就能引来舆论的汹涌狂潮。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查阅“Gamergate”事件(即玩家门),此事件极大影响了后来的游戏开发者对“某种正确”的病态追求

这种风气的盛行,也让游戏公司必须谨小慎微的维护游戏里的内容,同时也衍生出各种听起来很神奇的操作。

在《彩虹六号:围攻》中也曾经有着引诱对手说出屏蔽词,从而借系统之手将对方踢出游戏的“聊天流”;著名的爆肝游戏《warframe》一旦出现疑似RMT行为并触发敏感词,就会对聊天权限进行冻结……

这些“和谐”的操作不仅是为了游戏内拥有更好的环境,也是让游戏公司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游戏公司要恰饭的嘛……

如果说国外游戏的各种“和谐”操作时为了应对各种政治正确与分级制度,那么国内的“和谐”则是解决“审查”、平息“风评”的最好手段。

《左传》中有一句话,相信大家都听过,叫“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

相信我们大多数人都是遵纪守法的人,法条清楚明白的写着的,明令禁止的,我们都不会去做。

但问题就出在我们的文字实在是博大精深了。

额,找不到合适的图来说明中文的博大精深…

当年“板书”和“萌化”两尊大佛分别把持游戏审批的时候,姑且双方还算是互有竞争,而游戏的审批问题更多集中在如“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等原则问题上,而当年《魔兽世界》在经过各种层层把关的和谐之后成功在国内上线,也有传闻是两位大神相互角力的成果。

随着“光电”和“板书”合并,而后又被分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国家电影局。

“萌化”也在2019年废止了《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游戏审批的“肥肉”基本交到了中宣部下的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的手上。

在2020年《出版管理条例上》,关于出版物内容条例上,关于审查的红线是这样的:

(一)反对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的;

(二)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的;

(三)泄露国家秘密、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

(四)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或者侵害民族风俗、习惯的;

(五)宣扬邪教、迷信的;

(六)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

(七)宣扬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

(八)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九)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

(十)有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规定禁止的其他内容的。

  

很明确么?看上去好像挺明确的。

模糊么?确实也很模糊,在我们身边能看到不少“这也能过审?”的游戏,也能看到“这都过不了审”的游戏。

为了能够更快的度过审核,拿到版号,自然需要对游戏进行一定的调整,从而杜绝包括立绘、游戏内容、文案等任何一个环节内可能出现的问题。

在大家都因为欧派太大被和谐的时候,只有ump45内心毫无畏惧,甚至还有点想笑

手机游戏或者网络游戏只需要完成游戏的基本架构和功能,塞进一些和谐过的,或者明显没有“越界”元素的美术、系统、玩法等内容,关闭未开发完全或者可能存在问题的功能入口,通过审核的概率就要高上许多。

而到了终审阶段,只需要与初审阶段在功能和内容上基本保持一致,并且不存在可能涉及到红线的内容,很大概率都能成功拿到版号。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人都以为棋牌类等休闲类游戏的审批速度要比其他游戏快的多,但实际上从近期版号的名单中可以发现,相比过去休闲游戏“刷榜”的情况,现在休闲游戏过审数量已经下降了许多,也有不少人猜测审查部门在刻意放缓棋牌类游戏的上线数量和优先度,为其他类型游戏的版号“腾位置”。

具体情况如何,或许只有“黑箱测试”里的审查者才会知道吧。

不过境外游戏的审批依然缓慢,可见对引入外来游戏的谨慎态度

有人好奇,为什么国内单机游戏这么多年几乎可以说毫无起色,有不少单机游戏都是选择在Steam等海外平台上线来实现“曲线上市”。

虽然这口锅并不能单纯的让“审批”去背,但至少一部分单机游戏或独立游戏选择“远走”的原因也有一部分原因在审批上。

大家应该都清楚,氪金游戏总体收益相比单机游戏或独立游戏要高的多,它们可以承担包括审核消耗的时间,为了修改游戏所消耗的时间,以及内容不符可能被毙掉的风险等一系列成本问题。

而买断制单机游戏往往无法承担如此大的风险,每一次应对审查所做的“和谐”与“修改”,都意味着要再次进行审查要等上2—3个月甚至更久,这对单机游戏开发者来说,对资金与开发人员都将会是个巨大的考验。

碰上“严打”的话,这样的立绘现在过审的概率可能是0

但手机游戏和网络游戏拿到版号之后就能不用担心“和谐”的问题,稳稳的赚钱了吗?

早年各种游戏给自己的角色通过“穿衣服”的和谐操作来规避审查的行为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而《碧蓝航线》早在今年的净网行动发起时就暂时在安卓端下架一周,躲避风头的同时,也顺手修修支付流程和游戏bug。

但紧接着有关部门连和谐的机会都不给,黄鸡不得不通过删除部分船只在常驻建造池的获得手段来防止对游戏产生更大的影响。

另一边的《少女前线》则是反手和谐掉了角色的重创立绘功能,虽然也对游戏本身玩法不构成影响,但像这两款以立绘见长的游戏来说,每一次和谐都在变相削弱游戏的核心要素。

某种程度上的“断尾求生”

当越来越多的游戏需要被和谐,而我们逐渐在把“反和谐”作为一种日常,将这种“和谐”与“反和谐”的默契逐渐变成了理所应当,当这些变成了习惯,我们会不会忘记不用插件也能正常玩游戏的时光。

 

【3】尾声

我断不敢直言“和谐”这一操作的功过是非,在国外,这牵涉到种族、信仰、取向等各种方面;而在国内,则是游戏公司与玩家、成年人与未成年人,乃至家长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其中牵扯众多,恕我文字贫乏,能力有限,难以概括,相信各位看官心中自然对此都有自己的答案。

所以还是看看图吧……

在成文的时候刚好看到一条新闻,从今年4月1日起,中宣部出版局试行了新的评审体系,除了需要完成传统的游戏内容审查外,还新增了一个评分审核体系,其中涉及到观念导向、原创设计、制作品质、文化内涵、开发程度五个方面进行评分。

其中还特别指出,若游戏公司对提出的各种问题不加修改,而是一删了之,或是未实现承诺开放的游戏功能,在评审中还会额外减分。

好玩的游戏总是在下个版本,最好的时光总是在那年今日。

 #游戏杂谈#  

B站传送门:白灯Akari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