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猎:起飞!志怪山海、浮世绘卷

#黑盒创作新星#   #怪物猎人崛起#  #盒友杂谈# 

大家好我是蔬菜猎人尾椎,上一期的图挂得我人都裂了,果然还是不应该放什么鬼月老师

怪猎这个坑写到第三篇了,往期文章在这里:

怪猎:起飞!古龙、百龙夜行和妖怪文化

怪猎:起飞!村宠福木兔杂谈

上篇文章有提到,促使我写这一部分内容的触动来自怪猎崛起任务加载图的美术风格。身为一个喜欢传统文化的人,我对这种挥洒写意的毛笔笔触和设色浅淡的墨韵没有什么抵抗力。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取材于日本神话的《大神》,素质极高。

挥毫泼墨的传统风格,看多了3D引擎的大制作,这种画风实在是太舒适了。

前阵子大热的江南百景图亦是水墨画美术风格的优秀代表。

此处要推荐一个手游,是故宫博物院联合猪厂网易出品的《绘真•妙笔千山》,解谜类,其实是对传世名画的科普和推广。取材自北宋天才画家王孟希唯一传世的国宝级长卷《千里江山图》,他在完成这幅绝世名作时只有十八岁。千里江山图以其赭青辉映的青绿山水技法、旷阔悠远的意境成为中华艺术史上绚烂的一笔,我实在是太喜欢这幅画的颜色了。宝藏综艺《国家宝藏》专门有一期讲这幅画,安利给大家。

千里江山图局部

中国美术史上有很多熠熠生辉的长卷作品,像顾恺之《洛神赋图》、阎立本《步辇图》、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富春山居图》等等,题材涵盖神话、叙事、市井、山水、动物等等,都是华夏文明的文明瑰宝。

近现代之前的日本深受汉唐文化的影响,日本这个善于学习的民族借鉴吸收了很多中华文化的精髓,并在艺术、建筑、文学等方面发展出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像平安京(即今天的京都)营建时,正是遣唐使活动的高潮,其格局以中国都城为榜样。唐朝以西京长安和东京洛阳为首都。仿此,平安京的西半部(右京)称“长安”,而东半部( 左京)则称“洛阳” 。由于后来右京衰微,左京的洛阳成为平安京的代名词。

平安京营造图式

尾椎我作为一个西安人,对这种四四方方的街道、星罗棋布的坊市规划太有好感了,京都号称千年古都,不得不说日本的文化传承与保护相当值得我们借鉴。我一想起北京城墙就心痛,我们的文化史上有太多令人扼腕叹息的事情了。

日本绘画艺术的发展历程漫长而复杂,我们不做详述,仅捡两个说,一个是本文涉及的绘卷艺术,一个是著名的浮世绘。

奈良时代起,因唐朝绘画的影响而产生了唐绘。平安中期以后,出现了日本画的第一阶段──大和绘。大和绘采用唐绘的材料,开始确立植根于日本风土人情的画法和风格,产生了绘卷物、绘草纸等门类。

镰仓至室町时代,南宋水墨画传入日本,雪舟将其发展为民族化的汉画。安土桃山时代,狩野派吸收大和绘与汉画的长处,创出金碧辉煌的障屏画,形成日本画的第二阶段。

江户时代,受明清水墨画影响而产生的日本文人画家池大雅、与谢芜村,丰富了日本画的表现形式和内容。表屋宗达、尾形光琳发展装饰画,使日本画与工艺更紧密地联结在一起。以铃木春信、喜多川歌麿、葛饰北斋、安藤广重为代表的一批画家,创造出表现丰富变幻的现实生活的浮世绘。

上述三段引文源于度娘。著名翻译家(很多川端康成的译作)、日本文学研究泰斗叶渭渠先生对于日本绘卷做了如下梳理

日本的所谓绘卷,是将从中国传入的“唐绘”日本化,成为“大和绘”的主体组成部分。丰富多彩的绘画,可以加深“物语”的文化底蕴,立体而形象地再现作家在文本中所要体现的美的情愫。

可见绘卷是一种天生适宜叙事的绘画艺术,这个用来表现百鬼夜行这种故事性极强的场面再合适不过了。

百鬼夜行绘卷

是不是能找到加载图的影子?而且跟唐朝画作的风格还是很像的,也像我们小时候读的刻本中国古代名著插图,突然想到了鲁迅先生写阿长与山海经的故事。

千与千寻,一部关于自我身份认同的神作。其中神灵鬼怪们入夜乘船而来排队泡温泉的场景颇有百鬼夜行的意味。

妖怪绘卷里比较著名的有鸟山石燕的《画图百鬼夜行》,它是一系列作品,由「上篇·阴」、「中篇·阳」、「下篇·风」构成。主要描绘收录了鬼、妖、灵和怪之类的超自然形象,其中很多都是鸟山石燕根据日本文学作品、日本民间传说以及日本传统艺术而创作的,给后来的日本妖怪文化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犬神

上图是鸟山石燕的犬神,有趣的是我们能在山海经•海内北经里找到差不多的描述:

犬封国曰大戎国,状如犬。有一女子,方跪进柸食。

大意是犬封国的男子形貌如狗,有一名女子在旁侍奉喂食。

山海经 明蒋应镐图本

虽然这狗画得像大耗子,但这种共通和相似可以从侧面揭示日本妖怪和中国的渊源。

下面是图画百鬼夜行中的人鱼和山海经中氐人国的住民

我就不再过多举例了,这里给大家看一个找资料时候翻到的有意思的作品:

琵琶精怪图 菅楯彦 明治时代后

睡在蚊帐里的人遭到了琵琶精的袭击,拿棉被捂着头,旁边写着“近日好惨啊,吓死我也,吓死我也。”身上还盖着作者的落款,可见画的是本人,好惨一男的。这种怪谈题材的作品在日本绘卷中还有很多,艺术性和趣味性兼具,非常有意思。

物件成精这一大类被称作付丧神,上面的琵琶精就是这一种。

说回怪猎,本作起飞的美术风格无疑是非常日式的,大家都喜欢的火芽水芸有着些许巫女的影子,炎火村也和早年的结云村神韵相似。本作的所有怪物小图标都画得非常写意,导致我花费了好久才能认出谁是谁,狩猎的时候搞不清目标经常迷路。

取之于盒 用之于盒

结云村是P3猎人的家,我历代最喜欢的一个村子。在一篇对起飞制作人辻本良三和导演一濑泰范的采访稿里我有看到如下对话:

Q:本作和《怪物猎人P3》一样都是和风题材,这两款作品存在某些联系吗?

A:这两款作品并不存在什么直接的关联,但在设定中P3的结云村和本作的炎火村处于同一个大地区(文化圈子),所以游戏中炎火村诸如文字之类的元素也会与结云村相似。

可见我们离曾经的家并不算远,只不过当年是在泡温泉,现如今改吃团子了,也不知道这个风气是不是世界的aibo带坏的。

宁静祥和的结云

结云村的村服非常帅气,在冰原还返场了一波:

而我还记得P3的看板娘很好看

说完绘卷我们讲一下浮世绘:

浮世绘诞生在江户时代,初期主要是手绘,后期多为木刻版画。多用于装饰、屏风、壁画等。正是由于市民文化的兴起,装饰画有了大量生产的市场需求,才促成了由手绘到刻版印刷的转变。浮世绘追求线条与颜色的高度和谐,力求摆脱毛笔的束缚,对西方现代美术也有不小的影响,甚至成为了日本绘画的代名词。

大家估计都见过一组著名浮世绘“富岳三十六景”中的“神奈川冲浪里”,没错就是下面这幅:

这应该算是著名的日本文化符号了。它是浮世绘代表画家葛饰北斋的版画集《富岳三十六景》中的一幅。《富岳三十六景》描绘的是从关东36个不同地点远眺富士山的景色(初版只绘36景,后追加10景,所以实际上是46景)。

比较著名的还有下面这幅“凯风快晴”

“浮世”这个词语来自于佛教,佛教认为人的此生是虚无缥缈的,并非真实的。因此日本人认为既然此生无法到达彼岸,那就应该尽情享受,放浪形骸之外不受世俗的约束。浮世绘有着大胆浓烈的用色和鲜明强烈的风格,与这种精神不谋而合。

早期浮世绘题材和风格显示出一种极端、残酷、扭曲的形态。在这些作品中常看到骷髅、肢体、妖魔等等,也许那个时代的人对于战争还有着残存的记忆,生老病死在他们看来是寻常之事。浮世万象,喧嚣中潜藏着一丝迷惘和虚无。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在他著名的短篇小说《地狱变》里,描绘了一个封建画师良秀为了追求艺术至上的理想境界、把握真实的美,不惜残酷牺牲自己的女儿,完成了一幅妖血斑斑的“地狱变屏风图”而后自杀的故事。这种强烈的冲突和矛盾恰恰是日本艺术作品所经常表现出来的东西。

地狱变话剧剧照

不得不说日本人的国民性里有很极端的部分,在儒家思想和汉文化影响深厚的东亚,居然走出了与邻居截然不同的扩张道路,又在战后经历了极为特殊的心理重建。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日本文化才更加独特吧。

这次的杂谈就到这里~怪猎下一个版本再等等就要来了,而我护石都没刷出来几个能用的,希望大家都能出货,猎运昌隆!

我是尾椎,下篇再会!

求一波关注点赞盒电哈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