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侦探》制作人入驻小黑盒,盒友们一起来聊聊吧~

小伙伴们大家好,我是木狼游戏的制作人奈落。很荣幸今天和盒友们分享下,我们制作《流言侦探》系列作品一路走来的一些心得和感受。

《流言侦探》手机版发售至今已经三年多了,Steam版本也在准备中,预计4月23日上线。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款游戏前前后后的故事,以及我们其他作品一些故事。

关于创作者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游戏机实用技术》这本杂志的编辑,当时的笔名叫奈落。毫无疑问,游戏杂志的编辑一定是热爱游戏的。对我来说,除了热爱玩游戏之外,还想做游戏。做游戏的想法,从初中开始,到现在为止没有一分钟动摇过。离开游戏杂志编辑这个身份之后,我加入了腾讯,作为一名游戏策划,开始正儿八经地做游戏。当时正是中国游戏腾飞的年代,回头看也还不到十年,这十年之间,中国成了一个游戏大国。我自己也在这段工作经历之中学到了很多。

不过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辞职离开腾讯,开始自己做游戏。第一次尝试坚持了大约半年,最后以失败告终。这件事让我知道,其实单打独斗做游戏,比在大公司流水线难太多了,甚至是不现实的。

失败后,我一度放弃了做游戏的想法,去了迅雷负责各种类型游戏的发行业务。不过没多久,我又开始白天上班,晚上做游戏的生活。那时候创作的项目,就是《流言侦探》。

由于上次的失败经验,再加上草根游戏创业的大门彼时不但封死,还上了锁。

所以为了这次能胜利,我确定了三个方针:

1,这款游戏必须是我自己能百分之百掌控的。

2,得足够新颖,而且内容必须坚实。

3,和小说有关。

 

关于《流言侦探》的创作

从现在的视角来看,《流言侦探》是一款可以玩的悬疑小说。一边通过读小说、找线索推进故事;一边通过线索和故事中的角色们以聊天软件的形式聊天,然后相互推进故事的发展。

当时开始做的时候,只是由于一个念头。

我就在想,如果一本小说,读者能和里面的角色同步对话聊天,聊聊故事发生的事情。从不同侧面了解故事的发展。这多令人兴奋啊!我当时觉得这款游戏,玩家要一边阅读小说,一遍将小说中的关键词挑出来,和角色聊一天,聊天就是模拟社交软件的感觉。营造一种真实感。

我将这个想法和很多人说了,大家觉得没意思。谁会想和假人说话呢?你说的小说,还是你自己写的,这不胡扯吗?那时我已经三十多了,这些劝告是非常中肯的。我为我有这样直言坦率的朋友感到欣慰。当然,大部分人听了后还是客套地说:我觉得很有意思啊!你加油啊!每当听到这样的鼓励,我觉得感激,也觉得有些寂寞。

不过,在《流言侦探》做到一半的时候,我看见一款以文字对话驱动故事的游戏,就是《生命线》,这款游戏当时很有话题性。我玩了前面一点,后来没能通关。这款游戏引发了不少讨论,这给了我很大鼓励。我之前自己也在担心,会有人去玩“假的”聊天软件对话游戏吗?结果《生命线》这款游戏证明似乎可以。《流言侦探》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问是不是受到了《生命线》的启发,其实倒不是。《生命线》出的时候,《流言侦探》已经做了一半了。这款游戏给了我很大鼓励是真的。

说回《流言侦探》对于这款游戏来说,创作一个坚实的剧本其实是重中之重。其实剧情就是我自己写小说的创作思路。先确定一个想说的核心东西,像《流言侦探》就是二十多岁中国年轻人的对过去的纠结和未来的迷茫。我当时已经三十多岁了,回头去看,更有心得。然后是确定几个关键的画面,也就是有画面感的情景。最后是一步步安排剧情和角色。这方面没有特别的思路,就是想到哪些就到哪。

举个例子:有天我在深圳大学跑步的时候,侧过头来看到的一幕,当时是类似校园演唱会。我听到一位女生在唱一首歌,一下子让我想起很多故事,心里很感慨。以至于整个游戏的核心都是围绕这种心情创作的。后来类似的情景也出现在游戏里,并且成为极其重要的一幕。这里因为不应剧透就不展开说了,玩家玩到的时候一定能明白。

另外,一些框架性的诡计,我还是会先列出提纲,然后一边写一边修改提纲中互相照应的地方,添加伏笔,删减不必要的内容。

当然,创作小说和做游戏还是完全不同的。从叙事角度来说,必须把很多线索和情节放进对话部分。让对话部分和文章部分交叉照应,这一点是和小说不同的。

在白天上班,晚上做游戏的坚持了大约半年之后。我辞去了白天的工作,专心开始做这款游戏。游戏上线后,我觉得非常幸运。游戏远远超过我的预期,收到了大量玩家的好评,也收到了大量玩家的差评。如今看来,好评差评都非常集中。这说明这款游戏就是有这些优点和缺点。有些缺点今后能改,有些没办法,水平确实不够。

  #单机游戏#  #PC游戏# 

关于木狼游戏

在《流言侦探》成功后,我们小小的团队成立了公司,就是今天的木狼游戏。

我深深知道,无论是雪中送炭的人,还是锦上添花的人,还是去留肝胆两昆仑的人。都应该心怀感激。今天木狼这家公司已经三岁半了,我们除了《流言侦探》还做了《猫头鹰和灯塔》,以及去年上线的《梦中的你》。这几款游戏都有一些共同的基因,我们非常想营造一种孤独的慰藉、一种陪伴的感觉。创造一段经历和一些角色,成为玩家的朋友。

 

感想和期盼

回想起来这些年,关于做游戏,我的心态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本质上都是想做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东西,同时胆战心惊。

我们之前当然走过一些弯路,主要是主观代替实践的部分太多了,也就是所谓的想当然。那时候我的心态非常焦虑,觉得做游戏应该有一些规律和必须遵守的东西。其实这是自己对抗焦虑所产生的思想,是负面的。

现在,我觉得尊敬经验和规律,但是不被其束缚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因为未来还是有很多切实的挑战。

说起未来,其实我们还是非常想尝试一些“打架”的游戏。或者说更像“游戏”的游戏。当然即使是“打架”的游戏,也很难在剧情和世界观方面随意,估计最后做出来的还是世界观和剧情非常浓重的游戏。不过这些应该就不是游戏的重点,只是特色了。

 

最后想为大家带来点福利,10个《流言侦探》的Steam激活码~

参与方式是关注“木狼游戏”黑盒官方账号并在这里的评论区留言,4月22日从评论区随机抽取获奖者~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