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迷途》肥宅细胞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B站同名,同款视频已发布,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可爱清新的画风下隐藏黑深残的剧情成了一种流行。大概把美好的东西破坏给人看,才会更令人印象深刻吧,当然人们也很擅长于把酸涩的目的藏在甜味的说辞下面。星区执行官今天要视察神山号的研发进度。会见他的是舰长本人,格林贝尔。这个男人正研究着当前世界上最新的能源,极源流体。

“您来的正是时候,最新的实验刚要开始”格林贝尔介绍道,“等会您将看到一种全新能源型态——极源生命。”

然而凭借当前科技激活极源生命无疑是自杀行为。

警告声响彻整个房间,烟雾四起,“报…报告舰长,舰体护甲损伤37% A09到17、C38到41号船舱严重,破损。”队员紧急报告道。

轰!!!,话音刚落,护卫舰便突然爆炸。

“舰长,舰长,这里是总控室,要求进行加密通讯”主控AI“狄伦”发来密迅。

“怎么了,这里一团乱,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

“护卫舰爆炸只是小事”

“我们整个舰队和整颗星球已经不在原本的时空了。”

而以上这一切都是这颗蓝色细胞读取活尸生前记忆的画面,细胞才刚诞生没多久,把它从培养容器中唤醒的是女孩的声音,她叫这个“细胞”“MO”。MO凭借着自身的粘性和柔软度在铜墙铁壁的缝隙中灵活穿梭,令它感到好奇的紫色荆棘在钢铁上生长,直觉告诉它千万不能碰。

和所有类魂游戏一样,除了被搅拌机打过的剧情外,还有缺德地图一样的游戏指引。唯一知道的是追寻女声的源头,把她从“讨厌鬼”(女孩这么称呼囚禁她的人)的手里救出来。

在塔底游荡了几日,坐上前往上层的电梯,MO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和下层相比,上层多了几缕难得的阳光,当然荆棘也长得更加茂盛。这里的尸体都被串在粗壮的荆棘上,仿佛有什么人正在狩猎他们,很快MO的疑惑就被解答了,以荆棘为食的生物名叫栖息者,是这颗星球的原住民,现在他们却占领了塔的内部,栖息者称呼MO为绿血,显然,这之前还有和MO一样的东西来过此地。但不论如何,我们都是栖息者的猎物。

幸运的是MO可以控制他们,只要待在头上就不会被攻击。栖息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像地球上的土著,他们由族长带领,有自己的信仰,用壁画记事,加上MO读取的记忆片段,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这么仇恨人类。

那天风云剧变,几艘战舰突然从空中出现,随后发生的巨大爆炸几乎摧毁了地表的所有生物,幸存的栖息者只能躲在地下的泥窟里苟且,这时候名为杜拉的生物翻动了泥土,为大地重新带来了生机,然而好景不长,人类像蝗虫般从高塔(降落的战舰)里涌出,扫荡着地表残存的生物,仅存的两只杜拉也被抓回去成了实验品,族长觉得他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便带领着族人进攻高塔,夺回了一只杜拉。

被人类掠夺的不仅有动物,在一个秘密的研究室内,两株荆棘花在培养容器中盛开,读取研究员的记忆发现,栖息者如此长寿正是因为食用荆棘延缓了肉体的衰老,但副作用会影响精神。他身上的弹孔是另一个名叫赛瑞斯的研究员造成的,两人搏斗期间失手打破了容器,致使荆棘花产生的紫色毒雾泄露,感染了大部分成员,这带给了舰队致命打击,被迫传送的舰队,资源本就短缺,还要维持研究,为了节省资源关闭了大部分安保措施,感染又让活人变成了行尸走肉,这才给了栖息者反击的机会。

此外,栖息者们也很聪明,不仅可以快速学会怎么操作机械,甚至还会自己改装,操作手法虽略显粗糙,但足以制造各种机关大炮,从致命陷阱逃脱,最终MO将直面变异野兽杜拉。

被拯救的杜拉还是没逃过人类的魔爪,研究产生的废料污染了水源,致使了杜拉的变异,把它变成了暴怒的野兽,通过按压两边的按钮传送出废料,推动至杜拉攻击范围内便会对它造成伤害,当然杜拉也明白这一点,在战斗的后半段杜拉会通过尾部喷出水球攻击装废料的箱子,并对MO的行动进行干扰,当然这还是阻止不了MO的前进,打败杜拉后发现它的后代也都已经被感染,也许这颗星球再也无法恢复原状了。

到达顶层,正巧遇到栖息者对高塔发起总攻,被赶下悬崖的MO因祸得福,控制了一台超强火力的机甲,轻而易举地便突破了栖息者的后方,加入了这场混战,MO杀红了眼,把激光炮面向了投降的栖息者,尚未康复的族长为了保护他们牺牲了,MO也从疯狂中苏醒了过来,可惜高塔并没有感情,因为看守舰队和女孩的正是AI狄伦。

当初舰队传送后,为了返回原本的时空,需要再制造另一个极源生命,这也是实验一直没有停止的原因,让极源生命相互拉扯,才能调整空间层数。

事与愿违,寻找地球的先遣队一直杳无音讯,研究也没有进展,突发的感染导致格林贝尔出逃,狄伦则留在原地保护研究资料,确保研究继续进行。

一阵红光扫过,栖息者全军覆没,狄伦也成了见到女孩的最后一道防线,AI狄伦的战斗很符合它机械的身份,电流的全面封锁让落脚点少之又少,锁定的激光攻击不断加快战斗节奏,全屏的弹幕眼花缭乱,定时炸弹虽是MO反击的手段,但爆炸后的火花也要注意躲开。报废狄伦后,MO终于攀上高塔顶端。

“也许有了我们两个,舰队就有希望返回地球了。”这是MO见到女孩的第一想法,因为被囚禁的女孩,正是一个红色的极源生命体,然而MO错了,从来都只有女孩一个极源生命,包括MO在内以及之前所有的“细胞”都是她用记忆创造的分身,这让女孩失去了很多记忆,但经过这次的冒险,全都想起来了。

她叫伊莱拉,原本是核心研究成员,当研究团队发现把人当作炼成材料更能发挥其效能后,便在全球征收志愿者作为实验体,这其中甚至包括无家可归的孩童,志愿者并不知道实验过程如此痛苦,更没人告诉他们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伊莱拉与赛瑞斯反对这种实验方式,独立研究出了另一套成功的方法。

彼时,草菅人命的格林贝尔依旧无法造出完美的极源生命,直到他看见伊莱拉与流体的匹配度竟高达98%,就在伊莱拉带着研究成果去劝说格林贝尔放弃人体研究时,几近疯狂的格林贝尔二话不说直接把伊莱拉推进机器,也成功地制造出了极源生命。这一举动让爱慕伊莱拉的赛瑞斯怀恨在心,蛰伏在研究团队中长达一年之久,这也是他追杀核心研究员们的原因,但最后还是让格林贝尔逃走了,因为他造成的感染先杀死了自己。

这几十年的囚禁,让伊莱拉暴走,她强制操控MO打开了囚笼,化身最终武器,伊莱拉积蓄能量从塔顶飞升,剩下的极源流体慢慢汇聚到MO 的身上,使MO也达到最终形态,得以追上伊莱拉。塔外黄沙漫天,阳光在地平线闪闪发光,大战一触即发。

伊莱拉会从口中吐出无数弹幕攻击,锁定激光和跟踪电磁圈封锁走位,在此状况下MO要打破能源罐,积攒能量,等伊莱拉机体过热露出核心时攻击,才能造成伤害,当BOSS血量下降到一半时,能源罐不仅会随着机体移动,BOSS也开始释放全屏光束攻击,红黑的配色无不表示伊莱拉内心的愤怒与恨意,即使MO的连续攻击也无法让伊莱拉清醒,仇恨早已蒙蔽了她的心。

最终MO与伊莱拉合为一体,但仇恨从来没有放过伊莱拉,即使过去了几十年,没有人知道格林贝尔去了哪里,就算他早已就死在了星际航行的路上。伊莱拉也一定要找到格林贝尔,向他复仇。

盲目仇恨是心灵的癌症,它让人精神残疾,只为恨而活。赛瑞斯的仇恨让所有人成了活尸,包括他自己。栖息者的仇恨让种族几近灭绝,伊莱拉的仇恨更是让她踏上没有尽头的复仇之路。

这不该是他们的结局,杀戮不是解决恨意的最好办法,一定还有什么记忆是我没有找到的。

回到开头,又重新打了一个周目。

找齐全部的记忆碎片,再次击败暴走的伊莱拉,结局总算有了变化。

在伊莱拉加入研究所之前,曾任职于曼帝斯集团,极源流体便是她发明的,原本的目的是为了用无限的能源来消除资源配置不均的问题,但却成了曼帝斯掠夺资源的工具,伊莱拉毅然退出了曼帝斯加入研究所,但只不过是从一个骗局跳到另一个火坑而已,这一次更是搭上了自己。原本的目的是为了消除战争,却被心怀不轨的人一次又一次引上歧途,带来了更大的灾祸,这和伊莱拉的誓言相违背,她的复仇会造成更大的伤亡,最后她放下了仇恨,消解了自身。

世上唯一一个极源生命消失了,研究资料在异时空的飞船里被荆棘保护,也许这就是伊莱拉所希望的,这不是原谅,也不是软弱,只是不想和他们一样而已。

这个世界无法给予我们安宁,也无法给予我们平静,我们只能在自己的内心找到它。同样的,这世界也无法夺走它。

#游戏杂谈##单机游戏##游戏推荐#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