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R」《历历在目》:灵魂与羽毛的重量

各位旅行者,请检查飞船后视镜和核动阀门,调整电台音乐频率。前方即将降落于土星野餐旅馆: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

「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一个写作团体,由一些玩家和游戏作者共同成立。我们希望一起做一些硬核又有趣的事儿。在疯狂的宇宙里,希望有片刻能打动你——每一位旅行者。

我想对你说的话,只有三个词、六个字——

墙壁、眼睛、膝盖。

“最好先睡一觉。”叫乌鸦的少年说,“一觉醒来时,你将成为新世界的一部分。”
——《海边的卡夫卡》

 #印象

极具创意、技术性与未来感——

这是一款关于眨眼、呼吸与心跳的游戏。

眨眼、呼吸与心跳——灵魂与生命的符号。

怅然若失的旅途、欲说还休的言辞、无可把握的岁月。

真理、自我、艺术、伟大、遗忘。

濒临死亡与重生的审判、冥界的暗河、船桨与摆渡人。

诚恳或虚构的故事,谎言之鸟或贼海鸥。

关于良好的生活方式、以及真正值得过的一生。

——即使不能拥有完美的生活,所幸追求过完整的自我。

《历历在目》适用人群

剧情、氛围感游戏玩家。

创意交互性与虚拟现实爱好者。

《本杰明·巴顿奇事》、《斯通纳》与阿拉斯泰尔•雷诺兹小说读者。

消沉于失眠、死亡和虚无感的生活失败者(自认为)。

罹患疾病、拥有卧床静养的大片洁白瞬间的人——祝你健康。

眼睛很漂亮的人——眨眼时就像羽毛上下翻飞。

#阿努比斯的审判

阿努比斯(Ἄνουβις),古埃及神话中的死神,又称“在其山岳之上者(He who is upon his mountain)”,暗示了他身为亡者与坟墓之守护神的身份。阿努比斯在神话中经常以胡狼头加人身的面孔与样貌示人,往往被描绘成黑色,象征了死亡、生命、尼罗河的土壤以及尸体防腐后的暗沉,在法老的葬墓壁画中双手合十或高举着权杖,指引着亡魂去往死后之境。

死后的人进入往生来世之前,必须经受阿努比斯的审判,又称天平审判、杜阿特(Duat)。

玛特(Maat),古埃及神话中的真理、秩序与正义女神,其象征物为鸵鸟羽毛。在神的审判厅中,两个一模一样的玛特立于两端,故此厅又称“双公正之厅”。当审判开始时,天平一端放置死者之心,另一端放置玛特的羽毛。只有象征死者灵魂的心脏轻(或等重)于羽毛时,方可进入冥界的宫殿——若灵魂重于羽毛,其心将会被鳄头狮身的怪物阿米特吞噬,坠入万劫不复的虚无。

游戏开始,刚睁开双眼时——你正航行在冥界巨大的暗河之上,缺了一只耳朵的胡狼人坐在你的面前,他告诉你:你的灵魂刚被他打捞上来,你需要诚恳地回忆自己已然逝去的一生,而他——作为冥界的摆渡人,会把你一生的故事讲述给看门者听,无上的冥界之王将会以此对你的灵魂进行裁决。

而你,需要做的只是面对海市蜃楼般浮现的昨日场景,轻轻眨眼。

当你眼睑颤抖,眼睛眨动的瞬间,你目睹的一切都会无可阻挡地消散。

“不要留恋过去,你无法永远留在那里,牢记这一点。”

——摆渡人告诫你道。

#节拍器与时间

 Stay Here.

当我第一次坐在钢琴前的时候,艾拉对我说——

“这叫节拍器。我们用它计算时间。这样就不会在音乐中迷失了。“

我注视着它的模样,三角形的尖塔,像是一座城堡、一个灯塔。我幻想这个小小的宝盒中潜藏着时间和音乐的秘密。

哒哒哒哒……我敲击琴键时,它在身后不紧不慢地响动着、行走着,仿佛什么都不能让它停下来。

此时此刻,我坐在冥河的船上,当我的生命正在消逝……我的往昔、我的人生片段回转在我的眼前。

那是多年以前的儿时黄昏,我和艾拉一起坐在海滩上——那时我的妈妈还是年轻美丽的模样,厄运和黑暗还未曾找到我们。海浪在温柔地回荡,龙舌兰在橘色的海滩旁吐放着它的芬芳,艾拉向我念出它的名字,那是我人生中认识的第一朵花。

”那是龙舌兰。再过十一年,那棵植物会死掉,然后从它那儿长出这棵繁花盛开的大树。“

她带着温情的笑意谈起花的死亡和衰老。自从这时,我知道了花和树最终和最初的命运是如何交织在一起,密不可分。

橘色的夕阳铺陈在海面之上,像是一座桥,从地平线延展到我的脚下。

我想再仔细看看她的脸,可一切都在慢慢变得模糊、透明,遥不可及。

 每个人一分钟要眨眼15次,在短暂的4-8秒的时间里,人不得不合上一次眼睑。

就像我无法抗拒、无法逃避时间与死亡的追猎一般。

节拍器的声响在四下里响起,催促着濒死的人驱散过往的梦境。

我是多么想再看她一眼,我是多么想永远留在曾经的瞬间,我知道当我闭上眼睛再睁开后,这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我努力睁大眼睛,可一切只是徒劳,或者适得其反。

——”本尼,你看……“

在我合上眼睛的刹那,艾拉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被死亡打断的话语,就像是未曾寄出的信件,永远留在了时间和生命的冥河深处。

巨大的节拍器的响声,永远在追随着我,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天才与杰作

我的妈妈艾拉年轻时曾经梦想成为一名伟大的作曲家,但后来为了生计,她选择了会计主管的工作。

艺术、天才、作曲家、画家、伟大的作品……这是艾拉生活中最经常提及的事物,也是她生命中的一切。

小时候她曾经坐在钢琴前轻轻对我说:

”对抗时间的唯一方法是留下杰出的作品。在你逝去后,它仍然留在世上。“

她修长纤细的手指轻抚琴键。

她未能做到的事情,这次她想让我替她完成:成为伟大的艺术家、留下伟大的作品,免于被世人遗忘。

也许生活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我猜。

《爱情、死亡与机器人》中有一集叫《ZIMA BlUE》,改编自阿拉斯泰尔•雷诺兹的同名科幻小说。

「齐马蓝」讲述了一个有关记忆、艺术与自我的故事。

在遥远的未来世界,宇宙中有一位最知名的艺术家,齐马。他为了探求艺术与真理的奥秘,接受了全面的生物改造,拥有半机械的躯体,不再需要呼吸,能潜入深海、靠近恒星,与宇宙对话。并将自己目睹、感受过的壮丽与神秘经由画笔展现给世人。

从人物肖像到绵延数十米的壁画,再到横亘星际之间的巨大画作:他的作品中开始逐渐出现一些蓝色的几何形状,并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齐马的作品中延伸、扩展,直至最后消解了所有的构图、内容和风格,成为了画作的唯一主题和内容——一抹蓝色。

而这个蓝色,就是「齐马蓝」。

他甚至开始在外太空进行创作,将彗星的尾巴、小行星带染成这种蓝色,让整个宇宙赞叹他最爱的、梦中的颜色。

在世人的不解和惊叹中,他宣布将展出自己艺术生涯的最后一件作品。

齐马邀请了一位叫克莱尔的记者来到一颗被海水包围的星球。他说,他一直在通过艺术寻找某种真相,他终于找到了,真相就藏于他们面前的游泳池中,他希望克莱尔能够把他的故事讲给世人。

原来在很久以前,齐马根本不是人类,而是一个清理泳池的机器。他的主人对他进行各种改造,他也逐渐产生了意识,并在一代又一代的主人手中升级、迭代,变得越来越像人。

「我有一次不小心把一抹蓝色涂在了即将完工的画作上。那只不过是一抹黑底上的天蓝色,但它却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战栗。那种感觉就像是一股电流击穿了远古记忆,在这团记忆里,这抹蓝色似乎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齐马创作了无数伟大的作品,为了这抹梦中的蓝色寻遍整个宇宙——不过现在他可以确定这抹神秘的蓝色到底来自何方了。

真相就在曾经他还是一个泳池清理机器人时,日夜永恒面对的泳池里。

泳池的瓷砖是他看见的第一件物品。齐马蓝,就是瓷砖的颜色。

他一直醉心描摹的那抹蓝色,不是宇宙深处的深邃秘密,不是宏伟广阔的艺术真谛,只是它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东西。

艺术之神把齐马从宇宙引向了自己的心灵和自我,也由此成就了真正的艺术。

展览开幕,在万众瞩目之下,齐马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跃入泳池,激起淡蓝色的浪花。他在水中静静摇荡——宛如他意识的孩提时分。他主动关闭高级脑功能、自我拆解,退化为了最初的原始机器人形态。

”我对真相的探索终于结束了,我要回家了。“齐马最后说。

《历历在目》中的本杰明,探寻艺术与生活的轨迹亦与齐马殊途同归。

他年幼的时候喜欢用手指画画,色彩和形状是他学会的最初的语言。

当摒弃了一切期待、梦想与意义的追逐时,仅仅依靠兴趣、感知与情绪指引手中的画笔时,本杰明才最终找到了艺术的乐趣和意义。他也由此画出了更好的作品、获得了生活的价值,在死亡的震慑中寻得了自我的平静与安宁。

即使不能拥有完美的生活,所幸追求过完整的自我。

 一种愉悦感油然而生,好像起于一丝夏季的微风。他模模糊糊回想着自己念念不忘的失败——好像它有多重要。此刻,在他看来,这些想法太平庸了,太不重要了,与他曾经度过的生活相比太没有价值了。一种柔软感缠在他身上,一种倦怠感爬上他的四肢。一种他自己的身份感忽然猛然袭来,他感觉到了这个东西的力量。他就是自己,他知道自己曾经是什么样的人。 ——《斯通纳》

与自我和生活的真相相比,天才与杰作只不过是雾霭中的蜃景,并不值得追寻。

本杰明·布莱恩,已经度过了了不起的一生。

他是怎样为一个家庭带来希望。

他是怎样遇到了一个女孩,他的邻居。当她在这个世上孑然无依时,是他令她重新感到安宁。

他怎样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真实的自我。他们几乎已经忘记的自我。

所以,当他知道他要去向何处时,他是平静的。

他已经拥有了所需要的一切品性。

他曾那样存在过。

Tips

-请一定要用摄像头交互游玩!眨眼是游戏的核心玩法,也是剧情和主题的一部分。

-游戏时长大概 1.5-2小时,多周目可以获得不同的对话,但结局只有一个。

-价格仅仅37元,十分推荐打折/原价购买。

-不必追求每次对话的面面俱到,临终之人或许皆有遗憾。

 如今我已不再置身事外,

所有的色彩皆已化入

 声音与气味。

 且如曲调般绝美地

 鸣响。

 我何必需要书本呢?

 风翻动林叶,

我知晓它们的话语,

并时而柔声覆诵。

 而那将眼睛如花朵般摘下的死亡,

将无法企及我的双眸…

——《盲女》里尔克

想想看,有时做共犯比告密者更好——犹如萍水相逢的人最终成为一段歌谣,我们是游戏玩家,我们是「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

加入我们,关注公众号: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

——时间所剩无几了。

#HGR##全息玫瑰碎片#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