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无赖大结局,我的手机通讯录里只剩下泊车员了

本文含严重剧透,请自行决定观看与否,整篇行文都是在单曲循环《FLY》这首歌的情况下完成的。

我一定要把这篇写好,才对得起他们的故事。

“我一个人 在大街上 感觉什么都是空空荡荡的 没有兄弟 有的只是怀念”。也许自己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曾经一起厮混的兄弟音容相貌宛如昨日的红日,只是现在,仇敌已死,这世间却又只剩下我一个了。

这首FLY,是我送嫂子去选婚纱时电台碰巧放的,但却十分应景,那个时候她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我甚至有那么一刻也想赶紧找一个这样温柔的人坠入爱河,好羡慕大哥,他一定会是一个好丈夫。

当大哥让我去拿东西的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会有事发生,直到爆炸声起…

老天爷为什么不能送出对你们的祝福呢?我杀红了眼,也没保住你们两个,如果宝叔再出什么意外,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因为你说过:“我们是一家人。”

 宝叔的葬礼他们果然去闹了,我带手底下的弟兄没让他们吃到一点便宜,可笑笑面虎那个王八蛋居然还在关心选举的事,真为宝叔感到不值,他放了狠话:“如果除我以外的人坐上了新义安的龙头,那将不会有宁日。”

我一点都不怕。

只是我发现杰克最近有些消沉,他曾在车上问我:“威,以前我认为加入新义安能出人头地,但现在呢,我究竟得到了什么?”

我安慰他道,“你有我们啊,我们都挺你的!”

他欣慰的笑了笑,跟我说道:“是的,我也永远都支持你。”那一晚,我睡的特别踏实。

可是,第二天就出事了,我打不通他的手机,最后迟来的,只有一条绑架短信——18K的混蛋绑架了他!让我独自一人去找他们,我发了疯似的去找他们,从巷子头一直打到巷子尾,踢断了十几根肋骨,最后逮到的小头头终于在我的强硬手段下屈服了,告诉了我大致的位置信息。

废了他之后,我用定位追踪终于找到了杰克的位置,在某个海岛上,我开飞了车,甚至撞上了别的车,用最快的速度感到了码头,老咸蟹把早已准备好的步枪递给我,我从那一刻发誓,如果有谁感动我兄弟一根汗毛,我绝对让他加倍偿还!

打爆了七艘18K的游艇后,我开到了那座岛上,发现了一个棺材,我吓得拼了命的打开棺材盖,这才发现杰克,还好,他还在。

他发疯了似的用拳头打在沙滩上,我紧紧抱着他,他还是打个不停,他受了惊吓

在车上,他谈了好多,谈了自己小时候的梦想,谈了大哥温斯顿和嫂子,谈了我,最后他也说,自己的生活好像只有你们几个,我笑了,我又何尝不是?你能平安,比什么都强!

我送他回去,下车后他深深看了我一眼,还是说了那句不知道说过多少遍的话:“威,我永远支持你。”

我不善于表达,但至少这一刻,我感觉诺大的香港,有属于我的一份真挚感情,它是笨拙的,是真诚的。

 

可是,我做梦都想不到,隔天,短信又来了。

杰克在一个小巷子里,被一个外科医生开了肚子,血粼粼的挂在铁链子上。

“啊啊啊啊!”我仰天狂啸,手背青筋暴起

我TMD真是蠢到家了,为什么昨晚不把他叫到自己家呢?!为什么叫他自己走?

18K。老子要屠你全家!

“咚!”由于情绪亢奋,听觉灵敏的我没注意后面有人,我被人打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自己被五花大绑到了一个椅子上,唐医生,个王八蛋,我就知道杰克的残忍手法是你做的,我保证,如果得势,必将把你挫骨扬灰。

他满脸掌握了局势的表情,用他独有的刀子切割我胸膛的皮,献血顿时流了下来,不仅如此,还用锥子扎我的脚背,我疼得昏了过去,因为我的身上还有他想知道的秘密,他让手下看着我,在我醒的时候去叫他。

蠢货,这就是你最致命的地方,你惹得是我沈威。

我醒来后,借着这两个蠢货上厕所的机会,用水泥锯的刃磨断了手脚上的绳子,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甩了甩脑袋上的血,我杀意决绝,慢慢走出了这间房子…

我让你TM上厕所,这次让你永远待在厕所里!

我让你TM的蒸桑拿,还我兄弟命来!

对,没错,唐医生,到你了,想好怎么死了么?我非常讨厌你那张仿佛掌握一切的脸,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你连你的命都掌控不了!

这一拳,是为了连环杀人案中新义安死去的兄弟们打得!这一拳,是为那些惨死在你手中的无辜人们打得!这一拳,是为了杰克打得!

….

最后一拳,为我的好兄弟,我在香港的温暖,给我死!

 

我站了很久,拿起了他的那把精致的刀,宰了门口汽车旁的两个小弟后,跑到医院包扎伤口,在路上,我一直记得他死前的话:“笑面虎不会放过你的,是他策划的一切,要让你和你的兄弟统统死光!好让他选举成功。”

去NMD笑面虎,你会后悔你所做的一切的,记住我的话。

 

又是一个雨夜,明天就是大选。

我开着唐医生的车,缓缓开到了笑面虎.李的地盘,就用唐医生的刀,一路暗杀到了中庭,再成功偷袭了持枪的守卫后,我开始了今晚的血色盛宴。

这把步枪今天格外好用,敌人沾着死,碰着亡,我的反射弧从未有过今晚的灵敏,因为我不能输,我要为温斯顿报仇,为杰克报仇,我必须让笑面虎付出代价!

发现他了!他看到我居然还敢大笑,说我会死在这里,当看到我半分钟解决他所有手下后,终于坐不住了,开始发疯了似的往后面跑。我一路追赶,不料在开门时被他一霰弹枪打中了左肩膀,他还想射击,可惜霰弹枪卡了壳,他气得一把扔过枪,自己往下面的湖里跑去。

我强忍剧痛,一路追了上去,在最后的时刻抓住了他的汽艇,一路跟到了湖中心的一个小型仓库边上

因为爆炸的原因,我被绕后上岸的他偷袭,被打倒在地,他用枪指着我,冷笑道:“你应该和温斯顿那个蠢货一起死才对,或者像那个被开膛的傻瓜也可以,我现在非常乐意做这件事。”

“你和那个蠢猪医生一样话多!”我一把夺过他的手臂,用力一甩,手枪被丢到了湖里。

他恼羞成怒,立刻对我发动攻击,他以为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我,因为我左肩膀负伤?别做梦了,你这头成天只知道吃喝嫖赌的蠢猪!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神力,成功反击了他的所有攻势,一拳又一拳地打在他油光满面的脸上,渐渐地,他开始不断露出破绽。

我看准时机,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痛的他直翻白眼,他用手紧抓我受伤的肩膀,痛得我直哆嗦。

我又给了他一脚,拖着他直奔工厂旁还在运作的碎冰机!这一刻,我看到了杰克,看到了他下车时的表情…

“去死!”我将它扔进了碎冰机,像扎西瓜汁一样的,喷了我一西装,我呆呆地看着,推后了几步,呆坐在石阶上,久久不说话,半晌,我降头抬起,向着香港的雨夜中放声大喊:“啊!…..”

 

我的上司来了,我只和他说了一句话:“那个老头子,佩德罗出卖了我,信不信由你。”

出奇的是,他笑了笑,跟我说,威让我们替你度过这段日子,你需要冷静一下。

是的,我确实应该冷静一下。

过了几天,上司在我家的桌子上放了一个档案袋,里面有一个U盘,我抱着好奇心插进了电脑里,结果…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来是佩德罗这老鳖害死了宝叔!

他们两个都死了,你也跑不了,这狼狈为奸的狗贼!

我把U盘当做指认证据交了上去,果然,这老狗的联邦督查梦夭折了,被留在了香港第一监狱,我是第一个去看他的。

“我是诚心诚意地为这个城市服务的,不像你,你已经违背了自己最初的意愿!”他冲我叫嚣道

我道:“你是不是以为抓你还能给你放出去?别傻了,看看这个吧。”说着,我把硬盘中的医院监控照片给了他,他只看了一眼,就面如死灰。

“威,你不能这样对我,监狱里有新义安的人,我活不过一天!”

我冷笑道:“放心,我早就给他们看过照片了,老贼。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报,你也不例外!”

说罢,我从最高监狱里走了出来。

女警官依旧亲切,和她闲聊了几句,我还是开车去了曾经那条街。

“威,我们是一家人。”“你倒是给我倒酒啊”“威,我永远都支持你。”

“阿威,温斯顿是个好人,希望我嫁给他每天都能开心!你也是一表人才,怎么干坏事的男孩都这么好看。”

“威,我是杰克,快来,按摩馆来了好几个漂亮妹妹,今天我请客,嘿嘿,我是没多少钱,昨天买了一辆走私车分到不少,哈哈哈,我离出人头地又近了一步!”


我一个人 在大街上 感觉什么都是空空荡荡的 没有兄弟 有的只是怀念”。

 

                                         ——热血无赖.沈威

#热血无赖#     #第三人称#    #剧情游戏#   #动作#  #香港#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