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日2》纪录腐朽森林中的顽强生灵

这是一篇对尼文森林生物的记录文,以此怀念并理解奥日的旅途与归宿。

一‌,背景

“每一颗树都守着光,而每一束光都属于树,两者互相交融。而光虽永不衰微,树却无法万世长存。当没了树,光变得弱小不堪。光芒破碎,我们只剩一丝萤火”

当灵树西饵老去,她的树叶飘落,枝干枯萎,光也随之破碎。尼文的大地被黑暗笼罩,腐朽不断侵蚀着这片土地,所过之处生灵俱灭。尼文的精灵深受腐朽的侵害,最终离开了这片土地。慢慢的,地穴的莫拉被黑暗蒙蔽双眼;雪山的鲍尔陷入沉睡;泉源的磨坊被“恶臭”缠停。森林,如何存续?

“灵树之末”

当奥日从暴雨中跌落,踏上寻找库的旅途时,玩家得以从奥日的经历中窥见森林的“生命”。莫基,这一活泼可爱的生物让森林有了声音;托克,这只立志在一切消失前游遍遗迹的大鸟,让森林有了历史的痕迹;卢波,这个坚强却胆小的制图师,他让森林有了脉络;奥菲,武器大师同时也是求知者,他让知识得以留存;推伦,这位颇有阅历的碎片商人,他让森林有了熙攘;格罗姆,这一伟大的建造师为生灵造了抵御腐朽的避难所;威洛和图里,这两兄弟一个收集种子立志恢复林木,一个想要煮好一锅美味的汤:莫泰,这个一直跟在奥日背后的记录者;还有基依,这位坚强的护树人以及好斗的豪尔。当然还有我们的三大守护者,鲍尔夸洛克莫拉

森林是生灵的家,生灵是森林的灵魂。在充斥黑暗与腐朽的尼文,正是他们的存在使森林依旧保有活力,没有彻底消散。

二,生灵介绍与生活记录

1.莫基:

格勒姆在帮我们修房子,我们也想帮忙,但我们太小了,我们喜欢玩

莫基是一群充满活力的小家伙,他们体型柔小,但是内心勇敢。莫基的原生地本来在静谧森林,可是腐朽最先降临这里,后来史雷克又在此盘旋,于是那里也被称为“死亡之林”。

据奥菲所说,莫基一族在泉源的磨坊停转前就已经搬到了水墨沼泽一带,距今已过了整整一代。莫基喜欢钓鱼和游泳,他们常常为水源被污染而沮丧。莫基拥有善良的心,他们常常为奥日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比如指路、帮忙寻找萤火和照顾重伤昏迷的库等。

 莫基语录:

勇者莫基:“没什么说服力,但我真的很勇敢。或者你给我一个豪尔的战利品,我就能变勇敢”‌

怕黑的莫基:“一位特别的莫基送我的礼物遗落在了洞穴里,可以帮我找找吗”

探路的莫基爸爸:“我走了很久才找到这片土地,这里很美,我的家人会喜欢这里的,可是我们没有房子”;“格罗姆已经帮我建好小屋了,有小屋就有了家,如果你去东边,可以告诉我的家人我已经找到新家了吗,他们住在静谧森林,靠近入口的第一个小屋。我可以给你一些报酬,现在森林已经不安全了” “那太糟了,不过谢谢你告诉我”;(后来回到了老家中,并死在了那里)

好动的莫基:“我曾和精灵赛跑过,他们特别快”

雪山采果的莫基:“我想去雪山,但是被沉睡的鲍尔挡住了,我本来想用草挠他鼻子,但是没有用”。在奥日唤醒鲍尔后,他去雪山采果子的时候遇寒了,“谢谢你的辛香沼泽鲜汤,我感觉充满了力量”。

瞭望者莫基:“我是瞭望者,我在这里观察史雷克,精灵,你可以进来”

怕光的莫基:“这里很美,但光线太亮了,我需要一个帽子”

悲伤的莫基爸爸得知家人石化后回到了静谧森林,最终与家人团聚了(指死在一起)

怕黑的莫基

帮忙照顾库

之前怕蜘蛛,后来和蜘蛛交朋友的莫基

爱冒险的莫基


2.托克:

现在我可以继续漫游尼文的奇观啦。……趁我们还没失去更多前

托克是一只大嘴的鸟,他希望在一切消失之前探遍尼文的遗迹,在一次暴雨中避雨时,他遇到了从天而降的奥日,并为其提供了契石,帮助打开了后续的路。在“夸洛克的凝视”和“?”中,他给了奥日提醒。

得益于会飞,托克总是能在奥日之前一步到达遗迹。应该说托克还是有一些旅行者智慧的,他往往能够给奥日提供一些意想不到却又完全正确的解密思路。当然,这在托克看来只是没有依据的随口一说罢了。“只不过是传说罢了,呸”托克往往以此结尾。

作为旅行者,托克也有他的人格魅力,比如他从来不白拿人的东西,在奥日帮他找到指南针时,用矿石还了人情:“谢谢你帮我找到了指南针,这个格勒克矿石给你,这下我们两清了”。

托克也喜欢钓鱼,他曾经在光之池钓鱼时被怪花咬过。

3.豪尔:

嗷呜~

豪尔是一只在水墨沼泽出没的恶狼,他的巢穴阴冷昏暗,充满了荆棘和毒水,四处散落着尸骨。豪尔可能受到了腐朽的侵蚀,但是据莫基所说的“豪尔喜欢在东边的树林里打架”和他们对豪尔的态度来看(比如以和豪尔打斗并获得战利品为荣),似乎豪尔并没有受到侵蚀,而是生性如此。

豪尔确实喜欢在东边打架,而东边是大家忌惮的静谧森林,我想豪尔对此是不服的,因为后来奥日发现豪尔石化在了那里……

豪尔后来石化在静谧森林

4.卢波:

“你要买一份地图吗?”

“那就以后再说吧”

卢波头上有两个触角,似乎说明了他卓越的感知能力。近乎偏执的他总是走在尼文的最前沿,为尼文绘制了完整的地图,当然,地图也需要支付报酬 。

卢波有一些胆小,“喔,东边的森林,天气,下雨,灰尘,死亡威胁,都太糟糕了,你可以帮我去记住细节吗?我可以给你的地图打个折”,他这么对奥日说到。当然,这并不说明他懦弱,相反,这突出了他的勇敢。

卢波跑遍了尼文的角落:

  1. 磨坊:“我担心这些齿轮会不会突然转起来,我讨厌这些齿轮”
  2. 水墨沼泽:“这里的水都被污染了,我用水墨沼泽的水画地图,把我的好纸毁了”
  3. 狂风沙漠:“他们都说沙漠没什么好画的,但是狂风沙漠的沙子一直再变化,我可以一直画下去”
  4. 鲍尔之触:“鲍尔之触让一切都太寒冷了,在昨天,我捡起掉落的地图时,发现他们像刀一样锋利”
  5. 午夜地穴:“我觉得这地方太惊悚了,但比起潜藏的威胁,黑暗似乎好一点”


卢波制图室

如果仔细观察,不买他的地图,他表情就会变得不耐烦

5.推伦:

“想要购买或精炼你的精灵碎片吗?”

“谢谢惠顾”

推伦是一位充满神秘感的,四处游行的精灵碎片商人。他有着丰富的阅历,见过许许多多特别却被慢慢淡忘的人。他曾经有一个朋友,后来他身边却只剩下了碎片。对他来说,奥日是一个值得特别铭记的名字

推伦平时很神秘,他围住自己的身体,只露出眼睛用来观察别人。他去过很多地方,尼文只是其中一个。据他所说,尼文这里有很多人来找他买碎片,并且这些顾客都以敬畏的口吻讨论奥日。

推伦似乎是没有见过精灵一族的,虽然这与他所售卖的东西完全不合,但这是他亲口所说,“你和其他购买碎片的顾客不一样,你的身上在发光,给我说说,你们一族从天而降这种事很常见吗?”


神秘的旅行商人

语录:

  1. “你的名声空前响亮,但我在旅途中听见的名字可太多了,他们来我身边买碎片,然后又离去,他们名字都差不多。但我的碎片在你身边尤其明亮,或许你的名字值得我铭记。但既然如此,你就得做一些值得被铭记的事,不是吗?” 
  2. “来找我买碎片的人都喜欢听我的旅行故事,我学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找到新的碎片却很简单,但有些东西难以替代” 
  3.  ”在我身边只剩下碎片时,我也有一个朋友,我会记住你的,ori。


6.奥菲:

“乐意效劳,你想磨练你的技巧吗?”

“悉听尊便”

奥菲是尼文的武器大师,同时也是知识的守护者。他教会了奥日许多技能,并与奥日一同前往泉源停转的磨坊,“我要去寻找知识的奥秘,而你要修好齿轮”,奥菲如是说。在那里他敏锐的发觉了恶臭的存在,并救下了奥日。

“知识曾经和水流一样流淌不息,但现在水不再流动,而知识也落寞了” 

“你恢复了磨坊,我真佩服你,奥日,如果有需要请告诉我”

泉源磨坊失落的图书馆

7.格罗姆:

“有了格勒克矿石,我能将这片林地修筑成一个避风港,想要建造吗?”

“呃,看来实现梦想是需要有耐心的”

格罗姆是幸存的格勒克建造师。在风沙淹没他们家园前,尼文的精灵们发现了一种似乎可以抵御腐朽的矿石“格勒克矿石”,但是他们没能来得及试用就消失了。格勒克建筑师们坚信破镜终有重圆时,许多族人留了下来,并建造了圣殿来保护最微弱的萤火“森林之心”。风沙掩埋地表后,格勒克一族转移到了地下生活,但最终还是被侵蚀了,格罗姆在这之前逃了出来。

他是一个有责任的建筑师。他没有忘记建筑师的职责,发誓要在泉源林地建筑腐朽的避难所。不过由于格勒克矿石被淹没在了狂风沙漠的洞穴里,他的计划很难实现。和格罗姆一起的几个真正的格勒克建筑师离开了,他们或许没能避免腐朽的侵蚀……

格罗姆曾和夸洛克一起保护林地,当夸洛克去世后,他决定坚守夸洛克的事业,虽然这或许会孤单许多。


格勒克一族建造的保护萤火“森林之心”的圣殿

语录:

  1. “我立誓要建造腐朽的避难所,精灵,我不能辜负森林 ” 
  2.  “离开家园后,再也没有见过格勒克矿石,谢谢你精灵,我又能自称建筑师格罗姆了”
  3. “ 对一些生灵来说,希望早就与旧日精灵一起离开尼文了,但夸洛克坚持了很多天,我会坚守他的事业,但或许会孤独许多吧 ”       

格罗姆

8. 基依:

也许还有希望,新的生命。也许这最后一颗种子能变成第一颗树

守树人基依是一个充满悲情的角色,在静谧森林沦为死亡之林后,他独自一人坚守在一颗枯死的灵树前。当奥日把还有生命气息的树枝带回泉源林地种下后,他又来到了这里,从一而终。

“啊,光明使者,你们在这里,不受欢迎,这里,是我的花园。树木最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却离开了,这里只有这冰冷的石头和苦涩的尘土,只有一棵树在苦苦支撑,离开这片死亡之地吧,就像你们之前那样,除非你能治愈我的最后一个孩子,带着他中毒的枝条。光明使者,去找一个自然治疗者,挽回你们犯下的错误 ”

枯死的树,基依曾一直守在这里

来到泉源林地的基依

9.莫泰:

莫泰是一个大蜥蜴,他一直跟在奥日的身后,记录着奥日的一举一动。

大眼的莫泰

10.威洛,图里:

图‌里保护了所有花的种子,立志恢复林木,讲泉源林地建造为一个大家共同的花园。

威洛则想要为林地的大家煮一口美味的沼泽鲜蛤汤

种花的图里

煮汤的威洛

11.森林之声:

森林之声是灵树四散的萤火之一,她代表了森林的声音,一路指引着奥日前进。当森林之声响起,那是远古的指引。


12.守护者夸洛克:

一只慈祥的大蛤蟆,他在腐朽到来后一直坚守夸洛克地穴一带。最终在长期的侵蚀和“恶臭”的影响下,他还是被迷失了心智,并吃了森林之力。最终他被奥日唤醒,击杀了“恶臭”,但也因此而死。

” 越弱小的生灵,受腐朽的伤害越大,而灵树死去,光明逝去,我们的土地陷入腐朽“

”水恢复流动了,谢谢你精灵,我们欠你一个人情。希望你能在史雷克之前找到你的朋友“

地穴仍旧在,不见夸洛克

13.莫拉:

莫拉是居住在沃林深处的蜘蛛守护者。光明与黑暗需要保持平衡,莫拉维护着这种平衡。但是她的力量不足以对抗腐朽,最终陷入迷失。击败莫拉后,沃林深处又有了光。

“腐朽使我蒙蔽了心智,谢谢你精灵。腐朽不断侵蚀,但你让我们拥有信心”。

恢复心智后的莫拉

14.鲍尔:

鲍尔是唯一一位没有被侵蚀的守护者,在腐朽到来时,他陷入了沉睡,而春天也永远不再光临这里,鲍尔之触终年被风雪覆盖。

  1. “你来了精灵,我梦见过你,但你来得太迟了。春天不再光临这里,我们能做的只有沉睡“
  2. ”精灵,你唤醒了森林记忆,也唤醒了我,现在春天会回到鲍尔之触了,但史雷克不欢迎春天回来“


鲍尔是一只大熊

15.史雷克:

史雷克是猫头鹰一族。腐朽最先来到沃林(静谧森林),那里的一切生灵都已经凋敝石化,而史雷克也在蛋中受到了侵蚀,他失去了翅膀和正常的样貌。史雷克曾经作为幸存者离开了静谧森林,但是出于对腐朽的恐惧,大家没有接纳他。悲伤的史雷克回到了静谧森林,并且禁止一切声音发出声音,沉沦在黑暗之中。

史雷克受过去蒙蔽,不愿意接受光明。他攻击了和奥日交接中的西饵,并与奥日战斗,最终被击败。史雷克在将死之时奋力回到了静谧森林,死在了父母的怀里。他是一个渴望亲情的可怜人。

静谧森林是一个不再有猫头鹰的地方

死在父母怀里的史雷克

三,写在结尾

灵树是有寿命的,当灵树死亡后,光没有了容器,腐朽自然降临。在奥日的世界中,精灵是树的孩子,光又孕育了树,树又接收发散了光,这一切是一个轮回。所以当树死亡后,森林需要等待,等待一位精灵来收集萤火,传承光明。

玩完奥日2后,总觉得心里面空空的,我并不同意一些人结尾仓促不合理的观点。觉得空只是因为体验了奥日从黑暗森林的蜕变,到萤火意志的牺牲这一生。就像是自己的一个珍爱的东西突然不见了,你不会觉得它的消失本身有什么错,你只会怀念并惋惜从此再也不会有它了

在游戏结尾的片段中,我们可以看到奥日的家人和许多新的朋友围绕在他的身边,随着奥日树的长大,他们慢慢的死亡并融入到了树中。因此,我有了记录下奥日经历中的各个生灵的生活和经历的想法。想借此来深化自己对奥日选择的认识,以及对部游戏的不舍。

打哈欠的ori

绝美的精灵树具有一种东方的美

划水的奥日

 #奥日与精灵萤火#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